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蟹(别着急还没完晚上来看吧)

【其实我只是突然发现粉丝数居然有一万了……新来的少女们你们好啊

摸鱼产物,搞定了手头工作再来把它写完】

秋风起蟹脚痒,到十月中下旬,全网铺天盖地除了X宝X东双十一,就是各式各样的大闸蟹广告:十公十母三两蟹只要288,凭券兑换,全国门店通用。
喻文州关掉今天的第四个广告弹窗,按掉了手机屏幕,感觉自己十分不在工作状态。
前日冷空气南下,途经B市,把气温直接拉到了零度,每个人都因为还没来得及买的冬装和大楼里迟迟不开暖风的中央空调而颇多腹诽。又是星期五的上午,不在工作状态的绝对不止喻文州一个。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所有人“呼啦”地都涌过去。
有人转过头来叫:“小喻,你的快递!”
喻文州慢半拍地站起来...

【黄喻】2018-2019百日黄喻活动企划一宣

热心渔民黄先生:

我上次就说我还会回来的(被打)



大家好还是我们。(笑)



第四赛季对于联盟来说,可能是黄金一代横空出世。


但对于我们黄喻女孩来讲,没有什么能大得过双核出道。


在这段特殊的、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我们邀请了各位老师一起产粮100天,共同纪念这场即将属于他们的盛世。


同时,这一百天,也会作为蓝雨第三代队长喻文州19岁的、出道以来的第一个生日礼物送给他。


掌声在哪里!!!



活动时间:2018.11.03-2019.02.10



tag:2018-2019...

据说要发个摊宣……

0811青岛霸图O摊位号A2

0819帝都全职O摊位号B05

人不在,都是委托隔壁摊主代管的【捂脸】

list见图,有夜雨、怪盗天哥、周叶无料,任意消费可以领


Bodyguard 09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很快无声地达成共识。

余下的葡萄糖优先供黄少天使用,确保他们能安全降落在空间站。喻文州回到了座位上,尽量避免活动减少消耗。黄少天提议他先佩戴齐防冲击的所有护具,系好安全带。喻文州照办,把自己束在椅子里裹成粽子。

当最后一条安全带自动锁死的提示音响起,舱内开始断断续续接收到来自空间站的语音信息。文字比语音更快一步同步到黄少天面前的全息屏幕上,冰冷得毫无人情味:请出示身份编码,保证解除武装,降低航速。

黄少天看了看他们目前的航速,先把自己的身份识别码发送了过去,紧接着他们就取得了对接通讯权限。黄少天一连串地说:“我们现在的健康状况非常危险,暂时不能降低航速,请空间站做好捕捞...

记脑洞

睡前恐怖故事【不是】小剧场
慎入
于是前情提要一下,喻黄喻&玄幻&大概可能似乎会be我并没有想好因为没有时间想
说的是天哥到幻境修炼好几年,出来之后已经风云突变,蓝雨的人都不见了包括喻总,魔道横行,他只能汇合几个还能找到的朋友打探发生了什么尤其是蓝雨怎么了。有人告诉他喻总投靠了魔尊,天哥说你放屁你全家投靠魔尊我师兄都干不出这种事。但是他们跟魔道打打闹闹你死我活的时候居然真的发现喻总在给魔尊干活,天哥一时激愤,就把喻总给绑回来了。
绑回来才发现喻总还真的不是投靠了魔尊,而且被魔道制成活尸洗了脑,已经不认识天哥也不记得蓝雨了。大眼【怎么又是他】说喻总这样子不可能恢复,就算恢复神志也还是个死...

无责任丢……

黄少天初见喻文州那日,是喻文州跟着裴元到藏剑山庄取兵器,顺路看看叶琦菲的身体。藏剑山庄家大业大,一面引着裴元与一干杏林门下去为叶琦菲诊脉,一面差人带喻文州与同行的几位师兄弟去取定制的兵器。
金玄玉获取不易,几支笔便都被珍而重之地放在静室里。
几位万花弟子鱼贯而入。待到喻文州时,立在门口的匠人忍不住伸手扶了一把,哪知喻文州触及他的手便停了下来,轻声道:“多谢,我自己来也无碍。”他生得白净温润,眉梢带笑,一副没脾气的样子,这么几个字却说得有些不容反驳。匠人看看他带笑的眼睛,又看看他眼前门槛,将手收回。
待喻文州迈进门槛与同门汇合,那匠人才转头朝同伴低声说句:“可惜了。”
他同伴摇摇手,掩上静室的门。
拿到兵...

【无双番外】金屋藏娇(上)

涉及少量正文剧透,感觉没啥影响……
正文什么时候更新呢,我也想知道呀
不知道上中下能不能搞完我每次都觉得很短很短的

——开始

喻文州自屋门出来,恰能看到开得最盛的桃花。花海绵延数里,一直到朴芳镇的官道旁。
殷家姑娘出嫁时将庄子连同大片桃林的地契都给了黄少天,算谢过他们代她报灭门之仇的礼金。黄少天本不好意思收,毕竟人家一家老小都是因他殒命,但一看花轿上门立刻改了口,道:“收了地契,蓝溪阁就算你的娘家。若是嫁过去给人欺负,尽管回来住,我们帮你出气!”
地契给出去,殷姑娘嫁妆的份量自然少了许多,又不肯要黄少天给她的体己。好在她的夫家明事理,后来还亲自登门携妻谢喻黄二人为岳丈一家报仇。听庄子里的仆妇说,殷...

无双 03

黄少天一向身体强健,徐景熙给他用药也用得狠,清热祛瘀生新的方子闻着都觉得苦。喻文州帮他尝了药,叫人去寻一小盅麦芽糖。他推门进屋的时候心内还有些惴惴,一直想着该跟黄少天说“起来喝药”还是“我喂你喝药”。

黄少天闻见药味直皱眉,偏着脸躲了两下,心知躲不掉,便先开口:“你扶我起来,我自己喝,长痛不如短痛。”那么苦的药,一匙一匙喝下去,跟凌迟处死有什么区别!

他开了口,喻文州忽而轻松起来,按部就班搁下药碗和那盅麦芽糖,伸手去扶黄少天。这事情他不算生疏,前面几天总是要将黄少天扶来抱去的擦身、换被褥衣裳,手脚都记住了该放在哪。可谁知他的手刚揽上黄少天肩膀,黄少天便说:“往下一点,那里会拉扯伤口,疼。”...

无双 02

黄少天依旧昏睡着,满室药香。

喻文州自己先吃了些东西,又教人煮了单薄的米汤喂黄少天喝下一碗,才打来热水,帮黄少天仔仔细细擦洗身体,换上干净衣裤盖好被子。这些事情他做了几天,算是熟练却依旧做得不好,不是扯着黄少天的头发就是按着黄少天的伤口。万幸黄少天还昏睡着没什么反应,只有他自己忙出满身汗罢了。

他从前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将黄少天剥得精光的景象,却从没料到想象中的悸动从未出现,只有被黄少天身上绷带牵引出胸口一阵阵刺痛。他想,若黄少天这时醒着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大概又要嫌弃他手脚笨拙,擦个身子弄得他头皮疼伤口疼……

喻文州的嘴角抬起半分想笑,又很快垂下去。

他安安分分帮黄少天将亵衣的带子系好,被...

无双 01

话音落下,堂内一片寂静。片刻后,忽而有人低声问道:“黄少天是谁?”

他声音着实不算高,至少符合“耳语”该有的音量。奈何堂中太过寂静,在场众人耳力又都甚佳,他这一句“耳语”便被所有人齐齐听了去。有些同样想问这一句但自觉不该问出口的,此时不由自主看了看座上的喻文州。只见蓝溪阁大当家仍旧一派和气,笑得温文尔雅,视线从他们诸人脸上挨个掠过,叫那些脸皮薄的不由自主低下头。

这意思再简单明了不过:连你们叫嚷着要蓝溪阁交出来的人姓甚名谁都不清楚,究竟哪来的底气在这里张牙舞爪?

他们在蓝溪阁“叨扰”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早在一个月前,便陆续有人登门问黄少天是否回来;之后人数渐渐多了,他们便理直气壮起来,要蓝...

诅咒之剑的大纲灭文法

就是那个雨天在魔都的书店里,开在临时买的本子上的手写坑,那天写了一个下午也就weeks尺寸的本子不到两页,五百字谢天谢地吧。

我小时候是怎么做到手写周更十万字的呢?就那种一块钱的A5笔记本,还专门做了格子统计字数,刷刷刷很快就写完一本。

不复当年风采……

 

是个妖魔鬼怪大乱斗的故事,于是还是从一次特别庸俗的收费驱鬼开始。喻天师(不是,是老师)用这种方式养家糊口(虽然目前阶段就他这一张口),携带道具:他自己,和一只黑布蒙着的鸟笼子。当然那其实不是鸟笼子,是黑布蒙起来的六星光牢,里面关着一个叫黄少天的球球。喻老师驱鬼的主要方式是先套路然后靠巫术,然而他是个半妖——就是妖和人类的...

秒速百米

补档

来自一个天哥生日当天都无法更新的加班狗QAQ

戳这里


以及各种生贺本子周边balabala十二点整下架!还没来得及拍的要抓紧了……

Bodyguard 08

“走吧。”再次确认了垃圾已经处理完毕、所有临时挪用的物资都送回原位,黄少天和喻文州钻进厚重的防护服里,关掉了他们赖以生存许多天的维生系统。
湛蓝的天空瞬间消失,空气也很快因为失去防护遮罩的拘束而困扰到矿星表面接近真空的环境里。他们借用了黄少天一直使用的那辆星球车作为返回战机附近的交通工具。黄少天负责驾驶,喻文州与他背靠背地坐在后面载物平台上,望着一片漆黑中几乎不可见的那处基地,想想回去之后需要面对的事情,忽然就有些伤感起来。
这是被人类社会抛弃的地方,却也是最容易躲避人类社会复杂关系的地方。
如果能永远只有他和黄少天两个人该有多好……
徒步时候感觉远得难以承受的距离,在星球车的帮助下变成了一种简短的享...

Bodyguard 07

从他们迫降矿星到现在,喻文州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和满足。他的高烧维持了一段时间,身体酸痛,但是那两支退烧剂很快起了作用。等热度退下去,他就真正陷入了黑甜的睡眠,连梦都没有。中间他也曾经爬起来吃喝活动解决生理问题,不知道是因为他生病受到了优待还是因为他烧得产生了错觉,曾经对他不假辞色的黄少天都变得格外温柔起来,让他有种意外幸福的感觉。

甚至还天马行空地想过这种日子继续下去也不错,或者就让他们的时间停滞在这里……

不过,那位王牌飞行员的骄矜始终不减,到警报终于解除,辐射量数字慢慢回落的时候,他又状似冷酷地催促喻文州:“出去之后要尽快规划好路线启程了,否则再来一次你死了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Bodyguard 06

在发现这颗矿星被弃用的原因时,他们就去确认了距离他们最近的地下工事的情况。距离他们最近的避难用地下工事是一处改造过的中转平台,因为改做避难用,原本联通地面、这个平台和更深处采矿平台的隧道轨道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几道厚重的屏蔽门。他们要沿着这条隧道向下行进差不多一公里,为了保证他们的时间充裕,喻文州几乎是一路狂奔,到平台房间里坐下才喘息着看黄少天冲进来闭锁最后一道屏蔽门。

他的身体素质虽然不如黄少天,曾经一度拖了后腿,基础体能却还是在一般水平之上的,不至于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变成负累。

可黄少天显然不这么认为。大概是喻文州曾经体力透支靠他拖进安全地带的印象过分深刻,在喻文州提前整整三分钟完成...

Bodyguard 05

如果是一个月以前,黄少天一定不会相信,自己居然能跟一个公立学校的历史老师配合默契效率惊人。但目前的事实就是这样,他即使不愿意承认也拿不出任何理由。

更何况他现在非常乐意承认喻文州的能力。

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喻老师非常充分地从侧面证明了公立学校的环境有多么糟糕,以至于他作为其中的教师不得不掌握很多本职工作以外的技能。当然,这也就是喻老师的一面之辞而已,黄少天怎么都不会相信有哪家公立中学需要教师自行设计组装大型机并且编写航天轨道计算程序。

这对于他们目前的处境来说是件好事,黄少天可以安心地去做他更擅长的事情,把准备返程路线的工作交给喻文州。

他们目前所在的行星距离迪勒拉非常远,远远超出了战...

Bodyguard 04

偷偷插播广告

《如果的事》再刷预售中,到月底如果不满50本就直接流产啦

==================================================


喻文州失去了意识。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从不知道短暂还是漫长的昏厥中醒过来,地点也转移到了他搭好的帐篷里。掀开帐篷的门帘就能看到黄少天在他身边不远处将一些东西搬来搬去,有很多都堆在他们进来的那个入口,旁边就是进出的缓冲通道,遮罩外面还有一辆不知道黄少天从哪找出来的星球车,看上去是要把那些东西送到黄少天的战机里去。

喻文州乐观地想,那架战机大概还能飞。

黄少天见到他醒了,也不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如何,只是说...

无双 00

说好今天开坑

但是也就开坑……不包更新,不包

这好像是我硬盘上的最后一个想见天日的坑了……我要填坑去了

===================================================

又一匙棕黑色的药汁顺着昏睡不醒的人嘴角流下。徐景熙没了办法,搁下药碗去自己的药箱里找那块压舌头用的竹板,打定主意就算是硬撬,也要把这人的嘴给撬开,把药灌下去。

尚未及动手,忽地门扉轻响,喻文州一阵风似地进来,又轻手轻脚坐在了床边,伸手去探黄少天的额头,口中问:“怎么样了?”

“创口开始长肉了,脉象也平和,只是还烧得厉害,药又喂不进去,正想办法。”徐景熙道。

看黄少天确实睡得比...

爱不留 1

第一次受到邀请的时候,苏沐秋婉拒了陶轩“签约组建战队”的提议,说要回去考虑考虑。
叶修有点不明白,他明明想建战队、想打比赛想得不得了,为什么还拒绝。要说是怕吃亏,从小带着苏沐橙混迹网吧摸爬滚打的苏沐秋堪称人精,怎么也不可能在谈生意这种事情上吃亏。到底为什么?
人精苏沐秋提醒他:“签约建战队可不是线上代打,有个人有个账号卡就行。正式签合同要身份证件的,你有吗?”
哦,这个还真没有。
叶修自从跟苏家兄妹混在一起,就心安理得地当着一名黑户,进出网吧全靠苏沐秋刷脸。他们也想过给叶修弄张假身份证,但一问价格苏沐秋就心疼了:“一张假证居然要那么贵!抢劫吧!”
所以叶修就一直黑到了现在。
黑到他们面临组建战队的实际问题...

Bodyguard 03

黑暗与安静会交叠激发人类的想象力,尤其当一个人身处未知的危险情况,内分泌会为他拓宽无限的想象空间。

喻文州躺在逃生梭里,脑海中转过无数种他们被击落、坠毁甚至就在太空中炸成碎片的可能。但这样的情形始终没有出现,可见黄少天这个王牌飞行员并不是浪得虚名。喻文州又忍不住去想那个背负了他生命安全责任的年轻少校,他得承认黄少天在他和卢瀚文面前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跟卢瀚文聊天的时候那个人是骄傲又亲和的前辈和大哥哥,到了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忍不住笑笑。

如果能在人的脸上将当时的心情用文字表现出来,黄少天面对他的时候脸上一定密密麻麻写着“鄙视”、“凭什么护送你”、“活着不好吗”之类的词句。

十分...

Bodyguard 02

军用战机不怎么在生活区出现,喻文州此前也只远远看到过几眼,能够这么近距离接触甚至搭乘都还是第一次。

它很大。走近了才知道印象中纤细美妙的单人战机根本是个小型太空堡垒,后舱甚至还有独立的休息室和盥洗空间。黄少天啰哩啰嗦地叮嘱他航行期间的所有注意事项,巨细靡遗,从危险指示灯亮的时候应该在哪里躲避和固定身体到食物和水绝对不能进入前舱驾驶室即使带着包装或者只是洗手没擦干也不行。一点不难看出他并不打算跟喻文州进行过多交流,可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他只好妥协。或许为了平衡这种妥协带来的烦躁感,他总是见缝插针地想打听喻文州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舰队派出他和卢瀚文这样优秀的飞行员来进行护送。他的话实在太多,饶是...

Bodyguard 01

最近加班忙到吐,突然发现这个……原定去年冬天(……)要发小料的还没贴过。

原本是给黄喻合志的稿子啦,本子窗了……先发出来混更


==================================================


恒星硕大的金红色身影挂在天上,从没有季节之分的迪勒拉星生活区望过去,它的左侧边缘还隐隐透出些紫色的光芒。教室里已经配置了五六年的紫外线计量仪显示着一个还算适宜人类生存的数字。喻文州在学生们的喧闹中走上讲台,身后的石英屏幕上显示出了他的名字。

学生们安静下来,兴致勃勃看着讲台上这一位非常受到高年级学生爱戴的历史老师。

“我叫喻文州,这个学期负责你们的星球...

我在写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wqwa里天哥的哥哥&他的O的一百问吧。

番外没有,真的没有,大家随便看看。

一百问写起来真开心!


1:请问你的名字是?  

A:不知道,作者就没设定,打她也不要打我们。哦对了我姓黄。

O:不知道。

2:你的年龄是?  

A:34。

O:32。

3:您的性别是?  

A:男,Alpha。

O:男,Omega。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A:就是一般Alpha的性格吧。

O:比较执着。

A:是特别执着。

O:跟你比?

A:…………当我没说。

5:对方的性格呢?...

各种小料无料的印刷档

之后就汇总在这里吧……


贝加尔湖畔(喻黄)

封面感谢  @爱谁谁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VxAZh9


It's a cat.(黄喻)

封面感谢  @爱谁谁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gftFz6F


Artist (喻黄)

封面感谢 @煎鱼煮粥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qWzInyk 密码: cczh


啪啪啪(黄喻)

封面感谢 @Wishmaster 

链...

忘情忘爱 33End

黄少天觉得自己掉进了肺结核治疗中心。从他和喻文州离开宿舍到训练室晨会开始,每个看到他的人都要扯着嗓子咳嗽十秒钟,宋晓还捂着卢瀚文的眼睛提示他未成年人非礼勿视。

“他们是不是在训练营安插了眼线?怎么一个一个都好像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明明都是今天上午才回来的吧?”黄少天问喻文州。

喻文州也关注着这个问题,手指不动声色在他颈窝摸一下,轻声说:“去卫生间看看这里。”

那里有一块不怎么明显的吻痕,好好穿着衣服是看不到的,但是蓝雨的队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衣领,黄少天又颇为多动……他把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高,一本正经地回到训练室去。

过年后复训的第一天没有什么固定的内容,开完晨会大家都各自坐在电脑前面随便...

忘情忘爱 32

新年过后喻文州第一个回到俱乐部,其他人大多要第二天正式开工的时候才回来。黄少天本来跟他约好一起到俱乐部,可是因为回国的飞机因为改签加上延误,至少要下午才能落地。黄少天因为这个气得不行,在短信里痛骂航空管制影响他领开年利是,万一今天赶不回俱乐部如何如何。喻文州要自掏腰包给他一份,黄少天却说意义大不相同,而且老板最爱搞开工第二天的突然袭击,早晨六点跑到俱乐部去派利是,错过了罪大恶极。喻文州边想他从来没有哪一年早晨六点起来抢过利是,说会代他领一份,让他安安心心等飞机起飞不要着急。

之后黄少天没再回复,可能已经起飞。

喻文州分好给黄少天、给队友、给俱乐部其他人的手信,拿着黄少天留下的钥匙去照料那盆...

忘情忘爱 31

美味佳肴摆在面前,自己饥肠辘辘却不能吃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令人心焦。既然不能吃,索性干脆躲远一点。从那天之后,喻文州就尽量避免跟黄少天有不必要的肢体接触。这可把黄少天气得够呛——谁要在热恋期跟自己的恋人保持距离啊?在没人的地方连手都不能拉,你说这是在谈恋爱,黄少天也是不会相信的。

黄少天的情绪十分明显,几乎写在脸上,显眼到就算喻文州是个瞎子也该能发现了,更何况喻文州并不是个瞎子。他在乎黄少天的感受,在乎的不得了。

训练结束后黄少天还留在训练室里整理当天的各种记录,看到右下角喻文州的QQ头像在闪,随手点开,是个链接,鼠标放上去还有广告链接的警告提示。

黄少天懵逼了一下。

夜雨声烦

队长你...

忘情忘爱 30

全明星前,常规赛第十七轮结束,蓝雨在客场大比分获胜。赛后复盘结束,一队人轻松愉快地上了前往Q市的飞机,参加荣耀职业联盟一年一度的盛大庆典。

Q市是北方海滨城市,一月的寒冷程度绝对不是G市能比的,机场又远离市区,气温更低。喻文州一下飞机就把自己裹成了一只小白熊,还不忘给卢瀚文披上一条大围巾。其他人也都各显神通,把自己武装得十分温暖。于是还只穿着冬季队服、微微缩着脖子的黄少天就成了一行人中的异类。

“黄少,你不冷吗?”有人问。

像是怕被黄少天抢白似的,立刻有人接茬:“黄少要时刻保持自己的偶像风度,温度什么的并不重要。”

黄少天刚想反击,又有人说:“黄少,其实情人眼里出西施,就算你穿成爱斯基...

忘情忘爱 28

黄少天进门时,只看到Alpha一个人在厅里看电影,他的Omega母亲和诸多Beta兄姐长辈甚至连家里的阿姨都不见踪影。十二月的G市夜里已经很冷,厅里空调开着暖风,黄少天被静静地糊了一脸。他看Alpha似乎并没发觉自己进门,换了鞋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准备给她一个突然袭击。

没想到刚走到沙发后面,Alpha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坐这里吧。”

黄少天僵了一瞬,乖乖坐过去叫一声“妈”。坐了一会儿发觉Alpha不理他,黄少天又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没想到Alpha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仍旧不理他。黄少天愤怒,他想:你儿子才用你做正面例子教育过喻文州,你居然就不给面子不理我,幸好喻文州现在不在,否则...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