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番外01

把番外们PO一下混更……

番外一共三个,按时间序


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这个时间点,在荣耀位面代表的是刚刚发布的新版本、进行中的新年活动、一周后到来的全明星和越来越近的常规赛后半程。

很少有职业选手会过这个舶来的节日。

他们有太多太多其他事情要做。

今年的圣诞夜,蓝雨战队照例集体在公会辅助下参加着游戏里的新年活动,尽可能将他们的角色武装得更为强大。一次新年活动的奖励能够拉开不小的角色属性差,任何一支战队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放松。

只是……今年的新年活动也未免有点太休闲了。

并不是诚意不足,但确实晚饭后没多久,在线的人就纷纷结束了今天的活动内容开始无所事事。战队今天本来也没安排更多的训练项目,大家纷纷自觉做起了基础练习顺便聊聊自己在活动中的收获,时间一久,训练室里就躁动起来。

喻文州中途被经理叫去说了点事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聊天的人多、练习的人少。黄少天坐在他的位置上正操作着索克萨尔狂刷手速,本来就不需要特别耗时的任务即将宣告结束。

喻文州想起刚刚与经理的谈话。

今天倒真是个放假的好时机,既不会影响原本的训练计划,也能稍稍放松一下。

即将开始常规赛后半程,他们确实也需要一个短暂的假期进行调整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拍了拍手,在聊天的众人发觉队长回来都赶忙转回电脑前继续训练,直到喻文州说:“大家都暂停一下,有个通知。”

所有人都立刻停下来。

包括已经帮索克萨尔完成今天的新年活动的黄少天。

“因为新年活动耗时比较短,从明天开始晚饭后会增加一轮活动期间的基础训练,到全明星为一个周期,明天晨会上我会做具体安排。今天的训练内容不增加,另外,今晚放假,大家可以自由活动,记得在明天晨会开始之前回到俱乐部。”

喻文州说完,训练室里立刻沸腾起来。

这是可以夜不归宿的节奏啊!

但是一票宅男很快又茫然了——没妹子没约会对象,就一个晚上回家也没什么意义,他们干什么去?最好选择还是留在宿舍打游戏吧?

有人跳起抗议:“队长,现在只有你跟黄少有家眷,选在圣诞夜放假太狠毒了吧?”

喻文州笑笑,“我以为你们都想要今晚开售的新主机。”

此语一出,四下寂然。

游戏宅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还是游戏啊!新主机在G市某商场圣诞节零点准时开售,蓝雨众本来都已经放弃这个机会等着从黄牛那里入二手,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能不亢奋!

喻文州又说:“粉丝团的人在那边多拿了几个排位号……”

“队长不用说了我们都懂!我有后援会会长的电话不劳队长费心!跟黄少玩开心点!”

感叹号三连发之后,训练室里的人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黄少天还坐在喻文州的位置上。

喻文州的视线也就落到他身上。

“索克萨尔的活动任务已经做完了。”黄少天说,“现在这套装备是怎么凑来的那么高闪避和跑速?任务怪打过来几乎都是MISS可以站桩输出简直太爽。要不要在银装上也堆一下?提高生存能力。”

喻文州摇摇头,“凑齐这套装备的时候我跟技术部的人就谈过了。职业圈神级账号的命中比任务怪高太多,靠这点闪避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这两种属性的堆叠堆叠对材料的消耗很大又不能同时提高其他数据,增加重量还会损失施法速度,不划算。”

“这样,太可惜了。”黄少天皱了皱鼻子,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收拾他们两个人的账号卡然后关电脑。

难得的沉默。

喻文州从身后靠近他,手指搭上黄少天因为低头整理抽屉而弯出弧度的后颈,在颈椎最末尾的凸起上揉了揉,慢慢说:“少天,我们出去约会吧。”

 

黄少天这段时间都对“约会”这个词有些抵触——他们公开了关系,理所当然地作为半公众人物惨遭媒体集火。这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情,问题并不大,造成这个情况的意外出现在之后的一个比赛日。

那天比赛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因为精神亢奋提议出去走走,喻文州就借机拉着黄少天去压马路享受比赛期难得的两人世界。结果寂静无人的夜路上突然有人冲出来指着他们两个大骂一通,举起玻璃瓶子把液体往两个人身上泼。喻文州反应不及被冰凉的液体灌了满眼,当时就疼得缩在路边。

虽然后来去医院检查知道那只是盐水,对喻文州的视力和健康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索克萨尔缺席一场常规赛之后就重新回到比赛场上,俱乐部也毫不客气地联系警方找出犯人让她承担了相应的责任,但是黄少天却好像有了心理阴影,总不愿意跟喻文州单独出门,尤其不肯去人迹罕至的地方。

那些地方本来是他们约会时候贪图清净最喜欢的去处。

约会这两个字变成了戳在黄少天心头的一根针,稍一触动就会疼得要命。

他们的感情想要被世人接受确实可能要经历更多磨难,但是绝对不能以伤害喻文州为代价。

否则黄少天宁愿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相爱。

“约会是没问题,但是圣诞夜外面肯定全都是人,队长不嫌吵吗?”黄少天转过身,抓着喻文州的手在嘴边咬了两下才放开,“万一嫌吵要找清净地方我可不陪你去,太危险了。而且人多也未必就有多安全,如果再出现上次那种事情记得躲到我后面,上次虽然慢了一步但是我反应可是比你快得多足够保护自己。还有……”

喻文州笑着吻了他一下。

“先走吧,今晚都听少天的。”

黄少天咕哝两声,细细碎碎地念叨着拉他到宿舍换衣服戴好围巾帽子,手牵手走出俱乐部。

圣诞夜,约会!

 

他们知道圣诞夜外面人多,但确实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买了圣诞老人和麋鹿的帽子戴上与街上的人流混为一体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要紧紧拉着彼此的手才能保证不被闹市区的人流冲散。

这简直不是约会而是闯关,全明星的会场外面拥挤程度都达不到这样。

他们最开始还只是拉着手,后来干脆互相搂着腰和肩膀在涌动的人群中间艰难行进。万幸身边的人都沉浸在节日的快乐中,还没人认出顶着麋鹿角和圣诞帽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否则场面要更加热闹了……

“好好的圣诞夜为什么不在家里跟家人团聚一定要跑到街上来。正常圣诞夜应该都是家人团聚的吧?街上已经这么挤了他们有多想不开啊还要凑热闹。”黄少天不停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拉着喻文州往人群更加密集的广场中心走,“连条路都没有了,这么大的广场究竟是聚了多少人才能挤到这个程度,赛季之后世界大战也就是这样了吧?他们有多闲?有多闲?”

“少天,”喻文州被他拉着艰难地往人群深处挤,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消失过,“你现在就在做自己口中特别闲的事情。我们究竟是要去哪?”

有对情侣突然逆着人流向外冲,移动中撞到了本来已经要站立不稳的喻文州。

黄少天把他搂得更紧了点,理直气壮地说:“队长不是说要约会吗?要应景当然是找圣诞树了。就在前面很快到了再坚持一下。”

喻文州抬起头,看到他们前方不算很远的地方,一棵巨大的、有点夸张的圣诞树立在广场中央的花池里,由树顶拉下无数藤蔓连着花池周围的路灯杆,藤蔓上吊满了应该是槲寄生的小花束。

情侣们都是为了那些吊在头顶的槲寄生才不断往花池挤过去。

进去拥抱,在槲寄生下接吻,然后兴奋地红着脸离开。

简直成了广场上的一道风景。

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只有自己的恋人和无比亲昵的其他情侣,给人的感觉是这根本不是圣诞节而是情人节……喻文州被黄少天搂着腰在人群中间跌跌撞撞地穿行,与无数兴奋的情侣擦肩而过。他想,本来计划的圣诞夜约会不应该是这么一个混乱的状况,不过“在布置温馨的街道上并肩走走”的梦想已成泡影,融进这样混乱的场景里似乎也不是个太差的决定。

混乱并且热闹的环境不知触动了黄少天的哪根神经,等他们终于挤到了人群最中间的花池边,他看准一对情侣退下来的机会一步蹿上了站满人的花池围栏。那里整整一圈都站满着拥吻的情侣。

黄少天把喻文州也拉上来,笑眯眯地说了句“圣诞快乐”。

笑容里有说不出的满足,像刚刚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任务。

嗯……他们穿过人群最终来到圣诞树下确实挺了不起的。

“圣诞快乐。”喻文州笑了笑,这样回复他。然后转头看了看身边与他们画风不太一样的情侣们,突然促狭地眯起眼睛,“但是钻进这里来的人好像都不是为了说这句。”

黄少天愣了一下,也转头看着身边吻得浑然忘我的那些情侣。

一瞬间红了脸。

他们身边原本喧闹的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安静下来,无数人用惊疑的目光看着冲上了花池只是互道节日问候的他们俩。

有个女孩子在静默中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请问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吗?”

这个年纪的荣耀粉是很多的,G市又是蓝雨大本营,蓝雨粉和喻文州、黄少天的个人粉更加遍地都是。即使不玩荣耀不关心电竞,偶尔也会从新闻上听到这两个名字。

于是这个问题就像投进碳酸饮料的薄荷糖,让周围的人群瞬间炸开,连他们身边正在拥吻的情侣都停下来,盯着站在花池围栏上并没有回答的两个人——黄少天已经下意识把喻文州挡在身后了。他很明显地戒备着,现在赛场上戒备对手伤害索克萨尔一样滴水不漏地防范。

倒是喻文州在最初的轰动过去之后笑着点了点头。

“是我们。不会不欢迎吧?”

“不会不会……”无数人摇着头表示。

“支持你们在一起!”更大的呼声来自女孩子们。

这样集中而且一致的善意让黄少天放松下来。最初问话的那个女孩子更加友好地笑了笑,指了指他们的头顶。

喻文州站立位置的正上方就是一束悬挂在藤蔓上的槲寄生。

“机会难得,不抓住一下吗?”她问。

喻文州和黄少天抬起头,有点茫然地看着头顶那些植物。

有人大声地喊出来:“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会厮守到永远,亲一个吧!”

“亲一个!亲一个!”更多人响应起来,呼声从花池边开始蔓延,很有节奏感地一直蔓延到广场边缘去。即使距离更远的人根本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也凑热闹跟着喊起来。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喻文州略显无奈地抿起嘴唇。

有点不好意思。

而满脸通红的黄少天扶着他的肩膀,吻住了他。

比呼声还要惊人的尖叫和口哨声从花池旁边再一次炸开,与之相伴的还有手机闪光灯没完没了的闪动和咔嚓咔嚓的电子快门声。

当这个格外温柔的吻结束,黄少天的脸简直红得不能见人了。喻文州帮他遮掩着,从花池跳下来。

那个女孩子退了半步帮他们让出一条通道。

“要幸福啊!”她说。

喻文州向她笑了笑,“我们很幸福。”

一直会很幸福。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那个女孩子似的懂事。喻文州在身份暴露的一瞬间就预见到了接下来铺天盖地的签名和合影的要求。他和黄少天应付掉了一部分,但是因为过于拥挤,他们不得不开下“蓝雨主场全明星的时候会开放足够自由时间给大家签名合影”的空头支票才勉强脱身。

从圣诞树下挤出来,喻文州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万幸黄少天足够灵活,偶尔还能帮他开路顺便保驾护航。到人稍微少一些的地方,喻文州扯了扯黄少天的手,干脆倚在他肩上,“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骨头都快断了。”

约会而已,比打完整场比赛还累。

黄少天看了看街边人满为患的快餐店和咖啡厅,根本找不到一个看起来可以休息的地方。

除了……

黄少天举起手,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他们斜前方一块还算干净的招牌。

主题酒店。

靠近商业中心的主题酒店说穿了就是专门提供小时房的地方。房间里的布置充满情趣,如果只用来睡觉简直暴殄天物。没人会在这种地方纯休息,黄少天看起来也不是这个打算。

他的脸还有点红,但好歹等着喻文州的反应。

按理说,这确实应该是确定恋爱关系的情侣约会的最后一站。

但是他们定好的比赛期间不偷吃呢?

虽然最近活动频繁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比赛压力。

对着黄少天跃跃欲试的表情,喻文州无奈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酒店招牌。刚刚细密绵长的亲吻之后他确实也有点情动……权衡之后喻文州放弃抵抗,“下不为例。”

黄少天立刻掏出了身份证。

禁欲三个月的结果是两个人都亢奋得有点过头,还没插进去已经先射了一轮。黄少天吻着喻文州的胸口帮他扩张,手指灵活让他才射过没多久的前端靠着身体里面的温柔刺激又硬了起来。进入的时候喻文州伏在枕头上喘息不停,几个月没承受过这种侵入的身体有点艰涩,艰涩得黄少天在他里面磨蹭很久才得趣,久得喻文州一泄如注之后只能颤抖着溢出点透明的腺液,来自身体深处灼烧让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折磨。

 

做完这轮刚好十二点。

黄少天洗好澡回到房间里就看到喻文州开了酒店的电脑,裹件半透明的浴袍坐在椅子上刷网页——酒店太情趣也不好,浴袍干嘛要准备半透明的……

“不是说好今天放假吗?出来还找机会给自己增加工作量?队长你是不是太敬业了点好歹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如果有精力我们可以再战一轮。”黄少天凑到他身后,立刻被屏幕上硕大的“圣诞限定”四个字吸走注意力,“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联盟又出限定周边吗看看图。”

喻文州往下拉着页面,蹭了蹭他刚刚洗完还没吹干的头发,“把空调开高一点,别感冒。”

“已经二十八度了没问题。”黄少天还在他身后挤着,视线一刻也不离开屏幕,上面刷开了联盟官方制作的无数种周边,每页至少可以拉二十屏,“什么时候已经有这么多周边了。圣诞限定的是哪个?我记得换装的一枪穿云才出了没多久啊。”

喻文州点开某个子页面,“之前联盟那边说过今年圣诞限定是剑与诅咒的手办。很久没有我们两个的新周边了我想看看样子。”

自从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公开,联盟方面制作周边的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开始是反对的声音多,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相关产物的销量一跌到底。没过多久网上出现了支持他们自由恋爱勇敢在一起的联名投票,每一系列他们两个的周边产物都被粉丝们成对成对地买走。再后来出了喻文州遇到盐水袭击缺席比赛的事情,一片惨烈呼声中联盟第一次尝试性把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强制捆绑销售,结果赚了满盆满钵。

到现在,已经干脆把两个角色拼在同一个场景手办里销售了。

还圣诞节限定,只接受圣诞节当天的网络预订……

图片很快刷新出来。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

换了新长袍的索克萨尔坐在纯黑色的荆棘王座上,灭神的诅咒放在身边,有些慵懒地向座位下伸出一只手。

而夜雨声烦像个骑士一样收起了冰雨单膝跪地,执起索克萨尔伸到他面前的指尖,低头吻上索克萨尔苍白消瘦的手背。

底座还镂着一行字。

Be your sword,my curse.

极尽煽动之所能。

这倾向也太明显了……

“靠靠靠靠靠,他们也真做得出来!”黄少天叫起来,这种场景作为官方周边推出简直让他想捂脸了,“官方的节操和廉耻呢?这设计是叶修做的吧叶修做的吧叶修做的吧,这么不要脸的设计肯定只有他做得出来啊还my curse……”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我倒觉得做得不错。少天不喜欢吗?”

黄少天转头看他,微妙地红了脸。

“放心,我不会让少天cosplay的。”喻文州笑眯眯地说。确实也没什么必要,手办上夜雨声烦顶的已经是黄少天的脸,索克萨尔顶的也是喻文州的脸,视觉效果足够良好。

黄少天的脸更红了。

“队长这个设计真的不是你跟他们提议的吗……”他的怀疑立刻从叶修身上转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很无辜地摇摇头,“我只知道他们要做剑与诅咒的限定手办,具体的样子也是刚刚才看到。这个我蛮喜欢,想要一个。少天要吗?”说着话他已经填起了订单。

黄少天踌躇了一会儿。

“我们只要订一个就可以了吧?我送给你。这种造型摆一对太奇怪了……”

喻文州笑了两声,“我会提议他们情人节的时候再做一个配套的限定造型,到时买来送给少天,未来在家里跟这个摆一对。”

“队长你认真的吗?不是认真的吧不是认真的吧不是认真的吧。”重要的事情问三遍。

喻文州又笑了两声,提交订单。

新的页面上刷出关于圣诞卡片的说明和输入框。

“卡片上还可以写赠言,要写什么?”

黄少天想了想,在收件人姓名的位置加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在输入框里敲下很短的两行字。

“圣诞快乐。要幸福。”

 

To 喻文州&黄少天:

圣诞快乐。

要幸福。

From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评论 ( 6 )
热度 ( 2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