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番外02

 

漫长的一天

 

G市夏天的清晨,八点,窗外阳光很好。

这是黄少天退役之后的第一个夏休期,喻文州虽然还没退役也已经放假了。假期第一天,没人会对睡懒觉这件事有任何异议。

卧室窗帘是柔和的灰绿色,被遮挡在外面的阳光裹上温暖的金边。墙体被漆成看起来很软的奶油黄,哑光的质感毛茸茸的。床边置物架上摆着喻文州看到一半的睡前读物,床头的墙壁挂着画框爬满Q版小剑客的蓝雨冠军战阵容拼图。床架中间嵌入几张场景各异的双人照,使用条纹花样寝具的床上睡着喻文州和黄少天。

无比宁静幸福的一个早晨。

如果门铃没有突然响起就更好了……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门外的人有点执着,比较浅眠的喻文州终于慢慢睁开了眼。越过黄少天茸茸的脑袋,他能看到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钟,才八点。

这个时候会是谁?

快递?

他困倦得眯着眼,用脚踢了踢床上的另一双脚,“少天……门铃……”声音糯糯的。

趴在枕头上的黄少天咕哝两声才抬起头睁眼。不过他的关注点不在响个不停的门铃而在他身边被子里的喻文州,“几点回来的?”他凌晨两点下游戏的时候喻文州还没回家,发短信说是在跟经理开会可能要通宵让黄少天先睡。

黄少天以为他会干脆睡在俱乐部。

比大半夜跑回家来方便多了,凌晨恐怕也不好叫车,小区十一点之后又不准出租车进门只能走进来……

“嗯……”喻文州的脑袋在枕头上来回蹭着,这让他的头发稍微翘起来一点,不像平常那个温和如水无所不能的蓝雨队长。他磨蹭了一会儿才闭着眼睛说:“大概三点吧,不知道,回来就睡了。”声音还是糯糯的。

黄少天吻了吻他闭着的眼睛,“再睡一会儿吧,我去开门。这个时候估计是快递,最近家里添置的东西太多我都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了。”

门铃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黄少天套件衬衫踩着拖鞋去开门。

“来了来了别按了吵死了。快递就不能下午再送吗至少考虑一下生活习惯差异吧让夜行生物怎么活知不知道变通两个字怎么写……”

他压着把手拉开了大门,甚至没问一声门外究竟是什么人。

门外一男一女默默看着短裤衬衫打扮的黄少天。

黄少天也看了他们一会儿,“砰”一声关掉大门。

他们鸡飞狗跳的一天,从这里开始。

 

“文州!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几乎是屁滚尿流地逃回了卧室,没管床上迷迷糊糊爬起来的喻文州直奔衣柜,翻T恤翻长裤,“快起来快起来你爸妈在门外他们怎么来了连电话都不打一个突然袭击我下面就穿了条短裤好吗之前维持的形象都毁了!”

短时间内被吵醒两次的喻文州有点低血压,眼睛根本睁不开,勉强爬起来坐了一会儿脑子才恢复运转。

他想起昨天好像确实接到过母亲的电话说要来看看,结果俱乐部的事情太多,他似乎是忘了把这件事情告诉黄少天——他还不习惯自己在俱乐部获得的消息需要另外告知黄少天,以后要改一改这个习惯。

“抱歉,我昨天接到电话说他们要来,忘记告诉你了。”喻文州说。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就在门外但是我们两个还没起床总之先换衣服然后……”黄少天突然咬了自己的舌头,转头看着大门方向。

他,刚刚,把喻文州的父母关在门外了……

还“砰”的一声!

他这个身体反应永远比脑子转得快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黄少天突然中止的声音让喻文州疑惑了片刻,然后很快意识到现在的状况。

他套上黄少天抛来的衣裤,冲进卫生间漱口擦脸整理头发尽量神清气爽地出去开门,“我先招呼他们在客厅坐坐,少天换衣服整理房间,准备一点喝的。”

“明白明白明白!”黄少天立刻行动。

这是他们搬出来之后喻父喻母第一次造访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新家。之前因为还在比赛期,房子虽然料理完了却根本没人来住,直到黄少天打完这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当场宣布退役,才先收拾了他和喻文州的一部分东西搬过来。

之后两个人不是忙着给新房添置东西就是忙着俱乐部的事情,两边父母自然不会来添乱。

他们两个人的家,还是让他们自己打理吧。

家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包括那套价值不菲的骨瓷茶具。黄少天蹲在厨房里噼里啪啦找于锋送的那块茶饼——喻父喜欢普洱,陈年的熟茶最好,虽然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极品,五年的上品拿来喝喝也足够了。

外面传来喻文州跟父母闲聊的声音。

黄少天拿着小锤子乒乒乓乓凿茶。

泡好二道茶注在骨瓷杯里,黄少天端着送到喻父喻母面前,“刚刚不好意思我没睡醒……叔叔阿姨喝茶,朋友从云南寄来的,据说是最好的五年茶趁热喝。”说完又往喻文州身边蹭了蹭,小小声地问:“文州你喝什么?”喻文州有点低血压,现在还睡眠不足,肯定不能喝普洱。

喻文州想了想,“家里是不是有果汁?我想喝点冰的。”

黄少天点头,钻回厨房准备。

喻父端着茶杯打量儿子的新家。与喻家的风格完全不同,这里看上去清新、温暖,丝毫没有书香门第的沉重感,当然也少了些书卷气息。

……有点太活泼了。

“装修方案是黄少天定的吧?”喻父还巡视着客厅内外,干净跳脱的配色、简洁明快的线条搭配,怎么看都像是黄少天的风格。

喻文州对父亲笑笑,“我跟少天一起选的方案,设计师也帮忙调整了一下。这样看起来更舒服,本来我们两个每天在家的主要活动就是闷头打游戏,如果装修再死气沉沉,这个家简直没法住人。”

喻母也附和:“整体看上去很舒服,孩子们喜欢就好了。”

喻父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不久黄少天端着两杯果汁过来,坐在喻文州身边的脚踏上。分给喻文州的那杯外面裹了隔热套,黄少天说:“去了冰的,怕你早起直接喝冰会胃疼,有点凉,别喝太快。”

“谢谢少天。”喻文州笑着端起了杯子。

喝一口。

“噗!”

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喻父咕哝的一句话让喻文州把那口果汁又原封不动喷了出来。黄少天和喻母手忙脚乱过来帮他收拾。喻文州苦笑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满脸茫然看了看其实应该是罪魁祸首的喻父。

“他说什么了?”黄少天压着声音问。

喻文州摇摇头,看了看他,又摇摇头。

“没什么。”

总不能告诉黄少天,喻父刚刚是在夸奖他。

“看不出,他还蛮贤惠……”

 

“听说你们最近已经在筹备开店的事情。”观察够了他们的新居,喻父端坐沙发上与两个小辈闲谈起来,“很忙吗?”

电竞选手毕竟不是能做一辈子的职业,从前他们也说起过退役之后的人生安排——喻文州想继续读书,至少拿到自己满意的学位,而黄少天比较贪玩索性考虑起自己创业。商量的结果是他们未来会经营一家规模不需要太大的荣耀主题咖啡吧,黄少天负责看店招呼客人,喻文州负责后台的管理工作。如果某天两个人觉得累了想要放松,就把店交给员工临时照看,他们拎着行李出门旅行。

在蓝雨的老家,这样的咖啡吧生意向来不错,而他们的夫夫店少不了蓝雨俱乐部里众多后辈的支持赏光,这本生意大概能做得更轻松一点。

这个听上去很没出息、近似退休养老的人生计划曾经遭到喻父的种种唾弃,喻文州却一直坚持要完成这个计划,即使暂时只有黄少天一个人支撑打理,甚至若干时间之后他们都会忙于本职工作根本无暇打理,他们也要把这家店开起来。

因为店里会有一面照片墙,贴满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蓝雨的所有记忆。那是蓝雨的历史,即使有一天联盟解散,即使有一天蓝雨不再,即使有一天荣耀关服,这些记忆都会与这家店一起留存下去,作为他们的、蓝雨的、荣耀的曾经辉煌存在过的证明,长久流传。

不过黄少天现在看起来有点兴趣缺缺,他说:“店面还在装修,已经蛮久没去看过了。”喻父不知道的是,包揽了装修工作的正是黄少天最害怕的那个姐姐,每每谈之色变,又非常值得信任,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店里也是情理之中。

这答案让喻父囧住,“那你最近在做点什么?物色新工作?”

“打游戏啊。”黄少天说,“夏休期不都是这么过的……”

喻父还想说些什么,被喻文州掐住了话头,“爸爸,如果想看店面,改天我和少天可以带你们去看看,少天姐姐的装修公司做得不错,这套房子也是他们的手笔。”说着,又不动声色握了握黄少天的手。

这是黄少天退役之后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夏休期,虽然没有坐下来具体讨论过,但喻文州认为他有权利足够放松地享受完最后一个夏休期再投入更加规律又更加不规律的工作生活中。黄少天足够随性,也足够认真,他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不需要父辈过多的关注和关心。在职业圈摸爬滚打的这些年,他们保持着为追求荣耀永不放弃的赤诚,也接触了很多同龄人还不十分熟捻的人情冷暖。他们天真,但深谙世故,更互相了解,着实没有必要让父母以关心为名不自觉地伤害要离开为之奋斗了十余年的荣耀职业圈、还没调整好状态迎接新生活的黄少天。

离开职业圈从来都不是一件能够轻松度过的事情。

特别是黄少天在短时间内不可能真正离开。

他的爱人是喻文州,是蓝雨的队长,并且可能会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继续背负这份责任。

他的难过,恐怕其他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喻文州也不行。

隐约发觉气氛不对,喻母也赶忙插进来把话题拉开,琐碎地问了许多关于装修的事情,被喻文州哄得立刻要打电话约人来谈喻家老房子翻新的细节。黄少天大概觉得尴尬,始终被喻父以复杂的眼神盯着,在喻文州一家母慈子孝的场合里又插不上话,沉默着进进出出地给每个人都添了水,翻出些点心来嚼。

在他第三次跑进厨房又拿着水壶跑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忍不住打了一串哈欠。

“昨晚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喻母立刻关切起来。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凌晨才到家。没事的,今晚早点睡就好了。”

“睡不足太伤身体,你当自己还十几岁吗,熬夜不当回事。我跟你爸爸只是来看看新房子住得舒不舒服,既然一切都好我们也就放心了,你们快回去再睡一会儿吧,难得假期,好好休息。”喻母说着。

反应正合他心意,喻文州没再推拒,又扯几句就起身送父母出门。黄少天与两位长辈道别然后锁了门,垂下肩膀踩着拖鞋蹭回卧室去。

“不高兴了?”靠近床边,喻文州顶着他的鼻尖问。

“倒没有,就是还不习惯,你也知道我从来都不是计划型的选手,随机应变才是我的强项。”黄少天皱着脸。他父母放养得厉害,他又不像喻文州似的看起来就让人安心,彼此托付了未来的人生之后喻家父母难免要多关心督促。他随性惯了,对这样的督促多少有些不适应,特别是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黄少天摇摇头,“算了不想了快点睡觉我陪你。昨天我也两三点才睡现在还挺困的,晚上还要跟他们公会战,我可有大把时间奉陪到底看谁还敢欺负蓝溪阁——”

“少天,”喻文州笑眯眯地叫了他一声,在他抬起眼睛的时候说:“其实我不太想睡。”

“怎么会,刚刚困成那个样子你是装的吗?就算是装的也快够了昨晚才睡几个小时不要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好吗,我退役了可以胡搞你可没有……”

“偶尔胡搞一下也没关系。”喻文州说,“少天觉得呢?”

黄少天凝滞。

“……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开大招,你不是个控场吗?我温和内敛的喻文州哪去了哪去了哪去了……”抱怨着,他把喻文州拉倒按在柔软的床铺里。

 

最初的吻是激烈、热切的。为了赛季末的各种事情,再加上回避黄少天退役带来的各种骚扰,他们已经超过两周没有足够的私人时间来亲热,甚至连独处都很奢侈,所以即使是凌晨,喻文州也还是选择回到家里——夏休期结束之后一段绝对不算短的时间里,他们的“相处”会变得更加珍贵,一分一秒都不能随意浪费。

黄少天的体重制约着喻文州的所有动作,相当标准的重量让他只能陷在床铺里,任由黄少天用汹涌的深吻掠夺他的呼吸。

黄少天最近喜欢在亲吻的时候用齿尖和舌头撕磨喻文州的嘴唇,他的舌头灵巧,舌底碾着喻文州通红的嘴唇,舌尖还能进得更深,偶尔滑过上腭。喻文州被他吻得动情,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别急别急别急,我找找套子和润滑剂放在哪里了。”终于松开他,黄少天爬去床头在抽屉里翻翻找找。总算解放的喻文州也没闲着,直接从后搂着黄少天的腰一颗一颗解他的衬衫纽扣和裤头拉链。

腰上被蹭得发痒,黄少天笑倒在枕头里,“文州你有那么着急吗?痒死了我还没找到润滑剂,不带套子没关系没润滑你要痛死……够了够了够了,哈哈哈哈……喻文州!”

捏住他重点变本加厉的喻文州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黄少天歪在枕头里,看着喻文州欺近,慢慢亲吻他还湿润的嘴唇。亲吻中,还搭在床头柜抽屉里的手动了动,黄少天舔一记他发烫的嘴唇,在难得的间隙里挤出一句“找到了。”

喻文州接过那支还剩一半的润滑剂,又吻吻他,坐直身体,“我自己来。”

心情大好准备欣赏喻文州“自己来”的黄少天暴起手速,三两下把彼此都扒得精光,然后……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突然再次响起的门铃声让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空气中的热度也有几分消褪。喻文州颇为担心地说:“不会是我爸妈忘了什么东西吧?”

一句话把黄少天几乎冲了个透心凉,又三两下给自己套好衣服去开门,“最好是快递。你爸妈刚刚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不可能这么不巧忘在这里了,我又不是张佳乐……”

还念着,大门已经被他拉开,远比喻文州父母更汹涌的人顺着门缝涌了进来。

“黄少!队长!你们在家实在是太好啦!”像开闸放水似的,由卢瀚文带头,蓝雨的年轻人流进来一群,从黄少天肩膀上一直淌到门框里阳光晒不进来的阴影尽头。

“小卢?”刚刚跟出来的喻文州看着地板上淌得横七竖八的队员们,“你们不是约了今天去HK?这个时候还没走,赶不及过去吃午饭了吧。”

屋子里开着空调的清凉让一票宅男很快活过来,七嘴八舌开始解释关于他们是如何在街头错失彼此、如何漏带通行证和身份证、如何错过了原本预定好的车、如何要延后到十一点之后才能重新踏上旅程。

“最可恨是这种天气他们居然不开空调!附近的咖啡店快餐店全都坐满了,队长和黄少家最近,我们就先过来了,收留我们吧午饭之前我们就走!”他们如此央求着。

原本以为自己会再次面对喻文州父母,不断祈祷着门外是快递员,最终却迎来这样一票不速之客的黄少天早就没有语言,摆着令人发指的脸陪他们坐在客厅里。他们的新房子没有招待这么多客人的准备,只能勉强饮料果汁白开水凑足了人手一杯。

喻文州与黄少天挨在一起坐着,陪他们聊天打游戏耗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送走这伙脱线的客人。

“白培养气氛了!这种机会他们倒是抓的足够准。”黄少天抱怨。

喻文州笑容无奈,转头吻着他,“要不要再来?”

黄少天点头,他们就回到卧室再来。

润滑剂是不需要再找了,黄少天这次连套子都提前摸了出来,脱去两人的上衣倚在床头细细密密地亲吻。喻文州揉着他一直努力保持没有赘肉的腰,用肩膀和下巴磨蹭他锁骨平直的线条。黄少天的手在他两腿之间忙碌着,套弄、揉捏、挤压出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再一次响起的门铃声让黄少天整个人都僵硬了,他完全不想理会响个不停的门铃,反正这个时候门外的不可能是喻文州的父母,其他人都不用管不用管不用管……

可是这次门外的人似乎有着与喻文州父母一样的韧性与坚持,断断续续地按个不停。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啊!”黄少天咆哮,“做个爱就这么困难!”

“或许就不该白日宣淫。”喻文州说着,在断断续续的门铃声里把黄少天推下床,“去开门吧。一直按吵死了。”

黄少天气鼓鼓地穿上衣服又去开门。

这次真的是快递。

黄少天前几天买的东西,终于寄到了。

抱着箱子回到房间的时候黄少天的脸都是青的,盯紧手里快递箱子的眼神堪称愤然。

“自作孽。”喻文州还火上浇油。收获了黄少天更加愤慨的眼神之后,他钻进被窝里把薄被拉过肩头,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被门铃打断这两次,乐趣没尝到多少,倒是把他的困意勾起来了,“我先睡一会儿。午饭不用叫我,睡够了起来再吃。少天要不要也睡一会儿?”

满脸怨色的黄少天看一眼手上的快递,撇着嘴扔开它扒光衣服钻回被窝里。

“文州好梦。”

“少天好梦。”

 

喻文州再睁眼时天色已经转暗,黄少天也早不在他身边的位子上。他抓了抓睡乱的头发,套上家居服踩着拖鞋走出卧室。书房里只亮了一盏昏暗的灯,两台电脑倒是都开着,一台上面正运行着荣耀,另外一台显示的是几个叠起来的网页,招聘网站和汽车网站都有。

还没彻底醒过来的喻文州蹭到门口。

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戴着耳机头也不回,“睡醒啦?饭菜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如果懒得动等我把这个本刷完……靠靠靠你才妻奴好吗你们全家都妻奴!”

喻文州懒洋洋地笑了两下,转身去热饭菜端到书房里吃。

副本很快结束,黄少天摘了耳机转过来跟他一起吃饭,发现喻文州的视线不时飘向显示着网页的显示器,很快解释道:“我妈刚刚问我们想不想买辆车,她大概又看到别人开了什么车自己想坐了吧。等新赛季开始了我先去考个驾照,以后你如果还要凌晨回家就叫我去接你……”

“招聘网站呢?在看工作?”喻文州点了点鼠标,把他打开的那些职位都看了一遍,“游戏公司?”

黄少天摇头,“我想还是先去念书,直接转行太仓促了,可以挑选的机会也少。反正我的积蓄也还够我挥霍几年,读个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我可以养你啊。”喻文州笑着,“等我退役去念书的时候你养我。”

“成交。”黄少天立刻通过这个提议,转向下一个问题,“前几天我问过他们有没有什么推荐的辅导班,结果没人给推荐给我,G市这么大不可能真的没有靠谱的选择吧?张新杰倒是提过几个但是都不是链锁机构G市没有啊,我又不想跑到别的地方去上辅导班……”

喻文州想了想,报出某个培训机构的名字。

“这家我看很久了,口碑一直不错,可以先去试试。”他说,“如果少天也觉得不错,我退役的时候就报他家。”

“所以我就是去帮你试毒的吗?”

“至少省掉了你筛选的时间。”喻文州说。

黄少天皱了皱脸,把勺子放进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里,“你洗碗。”看喻文州很快整理餐具出去,只扫了一眼游戏又转身连连催促,“动作快一点BOSS刷新了!”

“知道了知道了……”

喻文州很快去而复返,关掉一连串的网页打开荣耀。

“今天不想指挥。”他说,睡醒不久加之刚吃饱喝足让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确实没什么长时间说话的欲望。争抢野外BOSS又算不上他的专长,这时有黄少天在身边他就忍不住想要偷懒。

“那就偷偷躲在我团里,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了。”黄少天说着,快速移动角色,公会频道里也刷起了召集人手的固定句式。有前面几天的铺垫,现在蓝溪阁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个小剑客是黄少天,从上到下都对他言听计从,“论起抢BOSS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刚好今天叶修和魏老大都不在,这个时候张新杰也差不多睡了,听我的听我的。先进团,坐标发给你了……”

喻文州上了他的小术士账号,往黄少天报给他的坐标移动过去。

书房的窗开着,夏夜清凉。

夏休期的第一天,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评论 ( 10 )
热度 ( 2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