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About Memories 02

今天上午黄少天是有点忙的,有一批补丁要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封包提交,又有新的单子正在接洽期,偏偏甲方的负责人根本听不懂人话。他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简直没有时间去看沙发上的喻文州,但还是不停跟他说话,从喻文州在做什么说到那台电子相册的来龙去脉。

被要求了不能看百年孤独的喻文州最后捧起随意丢在沙发上的电子相册翻看。里面存了不少照片,有黄少天自己的,也有两个人的合影。看着照片就大致能梳理出他们的关系进展——最初是混在一群朋友中间的两个人,慢慢从多人行动变成了双人行动,一起吃饭、旅行、庆祝……到同居,亲密无间。最新那张应该是喻文州拍的,黄少天在他腿上睡得连睡衣都皱起来,喻文州的脸没有出镜,只伸出右手在黄少天酣甜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睡颜旁边比了个V。

喻文州单手扶着相册,伸出右手学照片里的样子,慢慢比了个V。

他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这个身份,也没办法想象照片里跟黄少天亲昵得连糖都能融化的人是他自己。他回忆不起任何与黄少天有关的事情,不论甜蜜还是苦涩。对着黄少天的脸,他也培养不出什么爱意。

完全就是对着个陌生人的感觉。

而黄少天除了早餐时候轻轻的碰触,对喻文州也并没有亲昵动作。连午饭舀汤的时候不小心碰触喻文州的手指,都会迅速但是若无其事地很快避开。

喻文州有些不忍。

但黄少天说:“没关系呀,既然你不习惯亲密动作,我注意点就好了。说不定下一个你会超级爱我,爱得恨不能抱在一起一秒钟也不分开。之前曾经有一个醒过来就一直跟着我,走到哪跟到哪连厕所都不放过,简直像……像刚孵出来的小鸭子!”

喻文州没办法想象自己爱这个陌生人爱得恨不能抱在一起不分开的样子,也无法想象自己像只刚孵出来的小鸭子吊在黄少天身后走到哪跟到哪。不过他想得到,当这样的“自己”出现的时候,黄少天应该是开心的、快乐的。可以与他爱的人亲密接触,一秒钟也不分开。

他把视线从黄少天身上移开,掩饰胸口忽然浮上的微妙的嫉妒。

午饭后他们又回到书房,黄少天继续工作,喻文州又拿起一本书随便翻阅。

忽然,喻文州问:“每天都会有一个新的我,你每天都跟不同的喻文州谈恋爱?”

再怎么轻描淡写的语气也藏不住词句之间隐隐约约的酸。

但黄少天好像没有发觉。

他只是纠正喻文州:“不是跟每个都要谈恋爱,而且也不是每天一个。一会儿你应该要觉得困,困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会儿,然后就会换个新的你过来。上个月之前还是每天一个,现在已经是每天两个了。”

随着时间流逝,喻文州的情况不断慢慢恶化。从前还能保持一整个白天的清醒,但是从上个月开始,他每天午后都会陷入昏睡,再醒来又是一个新的喻文州。医生说这是大脑对自己的保护方式,一定要尽量让他睡足,勉强他保持清醒来接受更多信息只会给他的大脑造成更大压力和伤害。

在手术之前,他们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尽量让喻文州的大脑轻松,避免肿块压迫和疲劳叠加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黄少天没有更加仔细说明的是,自从他开始每天午后昏睡一阵,喻文州每天耗费在睡眠上的时间就越来越长,保持清醒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他与每个喻文州接触的时间都不多,所以他已经开始尽量不投入太多感情,避免提及目前困顿的情况,竭尽所能让失忆的人轻松接受他们的关系对他笑笑,或者不接受他们的关系直接进入下一次沉睡。

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个过程,仿佛永远看不到轮回的尽头。

倦意很快袭来,喻文州没支撑多久已经双眼通红。黄少天劝他睡下。絮絮叨叨劝了很久,喻文州才总算丢开那本书,安静侧卧在与书房并不合衬,应该就是为了他午睡才摆在这里的沙发上。

“我睡了。”喻文州有点不舍地说。

黄少天对他灿烂一笑,“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等他结束这一轮睡眠,黄少天又能见到一个新的喻文州了。

黄少天给沙发上睡熟的人盖了条毯子,回到电脑前继续自己未竟的工作。喻文州生病休了长假之后已经很久没有收入,两个人的积蓄虽然还算丰厚,但未必支持得起喻文州后续治疗的消耗。黄少天只能耐着性子一边应付地球人难以与之交流的甲方负责人,把那份需求提纲的所有细节慢慢敲定,一边开着半成品debug,以便按时交活。

中途觉得眼睛酸,他就离开座位去洗个碗,回来时候吻了吻还在熟睡中的喻文州。

“虽然每个都喜欢,但我还是最喜欢原来的你啊。”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天色刚刚开始转暗。他安静地卧在沙发里,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黄少天桌面上高矮胖瘦叠在一起的四个显示器,和桌面下造型奇异颇为后现代的两台电脑机箱,慢慢把焦距转到已经走近他身边的黄少天脸上。

“我穿越了?”他问。

黄少天随机应变,立刻夸张地大呼小叫起来:“少爷您醒啦!我这就去禀告老爷夫人。老爷夫人快来看啊少爷醒了——可是这家里没有老爷也没有夫人,只有我们俩,我应该叫谁来看你?”

他演得夸张,表情又生动,看上去极有精神且入戏,逗得喻文州哈哈笑起来。

黄少天也笑,摸摸喻文州在沙发上睡出红印的脸。

“很久没看你笑得这么开心了。”

喻文州问:“我叫什么?”

“喻文州。”

“你呢?”

“黄少天。顺便友情提示,我是你的男朋友。你现在饿吗?晚餐如果煮意面会快一点,冰箱里还有之前炒好的酱。但如果你不是很饿,我想吃中餐然后炖个老火汤滋养一下。最近天气挺干燥的,我喉咙有点不舒服好像是上火了,嘴唇也有点起皮。怎么样?”

这个喻文州好像挺容易接受了他有个活泼而且多话的男朋友的设定,选了中餐配老火汤,跟着黄少天到厨房看他准备晚餐。

黄大厨烧饭的动作麻利极了,特别是在有个人扒在厨房门边一直盯着他看的情况下。将最后一道菜收汁装盘,黄少天把喻文州安置在饭桌边,分给他饭碗和筷子,很有一家之主架势地教训他:“矜持点,别这么看着我!”

喻文州捧着碗握着筷子,问得天真又无辜:“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吗?”

黄少天语塞,看着他慢慢凑近自己,亲吻自己略略发烫的脸颊。

“我一定很喜欢你。”喻文州说。

非常非常喜欢。

评论 ( 29 )
热度 ( 3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