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小苹果

今天浪了一天居然没有更新,被主催提醒这是个G文可以放出来……

让我混个更XDD

是给 @熊皮马甲 的阿黄中心本《剑定天下》的!

可糟糕了——

蹭个生贺tag


===============================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

“嗖——”

“砰——”

“哗啦啦——”

“怎么回事!”

“是不是有空袭!”

 

正往巨响传来的方向迅速移动的宋晓听到最后这句,立刻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跟他一样穿条内裤就奔出来的卢瀚文——蓝雨战队的宿舍么,没女生,G 市的冬天一过去,在走廊里裸奔的大有人在,从没人大惊小怪。

宋晓说:“和平年代,和谐社会,没有空袭。昨晚徐景熙到底带你看什么了?”

卢瀚文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实!”

宋晓摇摇头,“原以为我们的治疗只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他的本质其实是战争狂人。今晚来我屋吧,带你撸带你飞,带你体验什么叫大人的世界。”

卢瀚文问:“你要带我体验打了马赛克或者没打马赛克的这样那样的小电影吗?虽然我的身份证已经成年了,但我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少年。宋晓前辈,你发出这样的邀请真的合适吗?”

宋晓说:“究竟是谁教坏了你,大人是玩撸啊撸的,不看小电影。轻浮!”

“你一定是在讥讽只能打炉石和下五子棋的队长的手速。”

“快闭嘴。我才想到今天黄少不在,我们这样去敲门真的好吗?”

他们停了下来。

当然他们从碰面到现在一共也只移动了不到五米。

他们想到,黄少天今天不在蓝雨,他被邀请去做某场友谊赛的嘉宾,正在另一座城市里享受朝阳初升。而喻文州一个人在宿舍里,刚刚的巨响之前隐约响起过闹铃声。这些事实都让他们想到那个蓝雨战队从未被人验证过的都市传说:喻文州有起床气,发作起来天崩地裂。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郑轩选手介绍,这个秘密在训练营阶段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直到第四赛季黄少天亲身体验之后,被蒙在鼓里的郑轩选手才忽然想明白,为什么除了他和黄少天,其他在训练营相识的伙伴都逐个消失不见了——逻辑似乎不对,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少天选手那段时间曾经逢人必用四十五分钟时间完整讲述自己的遭遇,直到某一日,这样的讲述突然之间销声匿迹。

真的很可怕啊,蓝雨的新队长。

 

现在摆在宋晓和卢瀚文面前的现实是,他们如果贸然去敲门,就可能遭遇这样的都市传说。然而更传说的是,卢瀚文突然说:“刚才响起来的好像是黄少的闹钟铃声。”

他们都知道,黄少天是起床困难大户,为了不给喻文州增添更多的麻烦就给自己的手机装了一个特别复杂的闹钟app,超长铃声超强震动。即便以黄少天的手速,集中精神关闹钟也要关上半分钟,无论如何都能把他自己弄清醒。

这个铃声,刚才,似乎在喻文州的宿舍里响起来了呢……

饶是大心脏的宋晓此刻也忍不住抖了个寒战,决定杀回自己的宿舍继续睡觉,远离一切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候,一个比较陌生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这是不是黄少的手机?我在楼下捡到的。是不是他出门的时候掉在院子里了?摔得挺厉害估计不能用了。这么早你们就在走廊里锻炼身体呀?”

……

宋晓转身,看到一个很少与他们直接接触的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只为了文章年龄分级限制并不能仔细描述其惨状的手机。

卢瀚文也转身,看到了那部手机。

宋晓和卢瀚文看了看死状惨烈的爱疯,想了想蓝雨俱乐部宿舍的双层钢化玻璃窗,又看了看那道仍旧平静的房门,决定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真巧宋晓前辈,你也来走廊晨跑吗?哎呀确实是黄少的手机,怎么会掉在楼下了真是不小心,等他回来我们还给他吧——”卢瀚文机智地说。

宋晓接过了黄少天手机的残骸从喻文州房门下方的缝隙塞进去,然后淡定地给卢瀚文点了个赞。

等工作人员走远,卢瀚文说:“队长如果去练习扔手榴弹,一定能超过六十米!”

宋晓纠正他:“和平年代,和谐社会,不需要手榴弹。”

“今晚真的打撸啊撸吗?我小学一年级铂金了之后就没再玩过了恐怕会手生呀。”

“……我们也可以打炉石,下五子棋。刚开过一个40 卡包,我觉得自己有埃塞俄比亚血统。”

“继续氪金自救吧前辈,肝可救非!”

……

…………

 

这个早晨应该就这样平安的过去了。

对,应该。

可惜宋晓回到宿舍没多久,回笼觉都还没睡热乎,黄少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如果从来电显示上判断,应该是喻文州的电话。这两个人百分百是互相拿错了手机,才导致今天早晨惨剧的发生。

不过黄少天关心的重点完全不在他的手机,而是:“你快去看看队长怎么了,我拿错了他手机,他今天上午要去参加抽签,我也不知道我的闹钟开着没有,玩意睡过都就惨了。更可怕的事刚才给我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居然是无法接通!他出门了吗?应该还没有吧?我次奥如果已经出门了快点报警,我手机信号好得很高铁上照样可以刷nico 高清怎么可能无法接通!”

宋晓把手机挪得离耳朵远了一点,等他说完才又挪回来。

宋晓说:“还没出门呢,可能你手机坏了,别担心。”他简直不忍心把那部手机的惨状告知黄少天。

“不不不,这不是理由,帮我去看看他。他也是你的队长,难道你不关心他吗不关心他吗不关心他吗?最好他没事,可是他今天上午还要去抽签,万一我的闹钟没有响害他睡过头错过抽签,你要怎么样面对我们接下来的赛程?发扬一下你的队友爱,队长房间跟你房间的直线距离简直不超过二十米,给自己一个立功的机会,不要让蓝雨的未来断送在你的手里!”黄少天完全不用喘气似的说。

如果接电话的这个人是郑轩,他可能会继续拒绝,磨蹭很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但是黄少天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他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了大心脏的宋晓,就是为了让宋晓尽快去喻文州那里看一眼,以便让全世界放心。

他没想到的是,宋晓见到了比他的话唠更可怕的东西。

等到他真的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说服宋晓,已经是十五分钟以后。

宋晓举着手机往喻文州的房间移动,并且打定主意,只要第一次敲门没敲开就立刻放弃这个任务。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连宋晓也没想到的是,喻文州居然在他之前拉开了房门!

看到宋晓手里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喻文州温柔如常地笑了笑:“是少天?把电话给我吧。”

宋晓把手机给他,考虑自己是不是要直接消失。

电话彼端的黄少天跟喻文州聊了几句,显然问起了喻文州有没有起晚的问题,现在出门应该还来得及赶在规定时间抵达抽签现场。顺便,他问了自己手机的状况。

“正准备出门,不会迟到。你的手机……”喻文州看了看自己房间的方向,表情颇为无奈,“抱歉,关闹钟的时候手滑了一下,摔坏了。”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声音,看着他脚下非常利落地把手机残骸扫进床底的动作,宋晓觉得自己的大心脏也已经摔坏了。

挂断电话,喻文州顺便嘱咐起了今天的日程安排。他敲响隔壁的门叫来郑轩,对这两名除了正副队长以外资历最老的队员说:“今天的基础训练正常完成,自由时间抽签做一次四对四的团战练习。记得录像,我回来要看。”

宋晓站在郑轩身边,跟郑轩一起目送喻文州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踏着艳阳的光辉。

咦,居然还能看见阳光。

啊,今天的天空,真蓝啊……

 

“我曾经以为,队长和黄少那么平淡的恋爱,很快就会分开。”徐景熙在治疗的间歇,摸着鱼打出这一行字,在公共频道里。

李远拉下耳机,大声说:“今天的对战有录像,队长能看到的。”

“……”徐景熙的鼠标滑了一下,继续打字:“想不到他们情比金坚,情深似海,情深不寿,情欲无限……”

其实,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恋爱并没有徐景熙想象的日久生情细水长流,也不像某些RPS同人里那么激情碰撞充满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分。一切的缘起只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颁奖仪式上,兴奋的黄少天亲吻了被喻文州捧在手里的奖杯之后,跳起来拥抱了他的队长。

也拥抱了其他人。

嗯,特别正常的画面对不对?

但是呢,二十来岁男孩子嘛,一兴奋就难免有点生理反应。拥抱这瞬间鸟对鸟的一蹭,大家立刻什么都知道了。

退场的时候,几个人一离开观众和摄像头的视野范围,立刻开始讨论谁硬得更厉害,没有达到某种标准的都被怀疑不举,统统拉去厕所验货。

喻文州和黄少天因为一个是队长,一个话太多,逃过此劫。

喻文州走在黄少天的身后,忽然间就觉得“我的副队不可能这么可爱”,一秒提议:“少天等俱乐部的活动结束,我们单独去吃顿饭吧。”

“可以啊,什么时候?”黄少天说话间摸出了手机,“我给他们发通知。”副队长干的一般都是这种活。

“不。”喻文州用手掌压住他已经亮起来的手机屏幕,温和地说:“单独,就我们两个人。”

黄少天看着他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想起什么居然脸红了!

喻文州凑过去亲他一下。他没躲,就又亲第二下。到第三下的时候黄少天回了一秒钟的神,又被自己给喻文州亲了两下的事实shock 到脑当机。喻文州抓住这大好机会,吻了他的嘴。

再后来的事情嘛,都可以概括成为一句话:我们仍未知道那年的夏休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七赛季再开的时候,这俩已然是情侣关系。不过为经理心脏考虑,并没在俱乐部范围内彻底公开,战队的队员们也被蒙在鼓里。可是天真的恋人啊,平静无波的湖水怎能掩盖玫瑰的芬芳?薄如蝉翼的纸张也无法包裹熊熊燃烧的火焰!

……前面两句画风不对,麻烦排版时候掐掉。

总之,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喻文州和黄少天恋爱的事情就在蓝雨战队里小范围的传播开了。这件事给一直生活在没有妹子的艰苦环境里的单身狗们造成了沉重打击。

他们单知道喻文州并不是那么直的,却万万没想到,像黄少天这样曾经整日把“我的女朋友,要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挂在嘴边的人,也会在一个夏天之后突然弯了。

东窗事发那天,受到伤害最深的是于锋。

他坐在休息室的窗台边,心头渗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到这支战队来,

如果我不到这支战队来我的副队长也不会变成gay。如果我的副队长没有变成gay,我也不会沦落到心如中箭的枯木……”

你的副队变成gay 完全是你的队长的责任呢,思虑太过伤肾啊于锋大大。

 

在悲愤之余,战友们更关心的还是他们俩谁上谁下的问题。

这个问题首先由宋晓提出来,私下流传到于锋那里演变成实力之争。到最后流进战队经理耳朵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要一决高下,输的那个滚出蓝雨战队!

流言就是如此的可怕。

后来,俱乐部高层因为这件事情分别找喻文州和黄少天谈了一个下午的话。

主题是队友之间要团结友爱,正副队长更要起到表率作用,如果在工作中确实出现了不和谐的状况,大家要发挥成年人的主观能动性及时调整心态纠正错误,以保证蓝雨能够在新赛季的赛程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黄少天从经理办公室出来,花了一整个晚上终于追溯到话题的源头。宋晓说:“我的本意并不是这样,虽然最后演变成了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状况,我们还是想知道,你和队长究竟谁上谁下。”

那天晚上黄少天没睡好。

整个蓝雨战队都没睡好。

后来,据说喻文州请宋晓吃了一顿大餐。

再后来,再也没人提及这个问题,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正副队长在自己面前并不特别如胶似漆但还是让人想烧的模样想,情侣关系似乎很和谐,并没有因为上下问题发生什么争执。

即使发生了争执,喻文州也肯定能摆平黄少天。

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恋爱归恋爱,对外还是要暂时保密的。除了战队的队员们,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把真相暴露给任何人。蓝雨俱乐部上到经理大老板,下到食堂的洗碗小弟,就这样一直被蒙在鼓里。

唯一能证明他们两个有点那么非一般好朋友的,也就是他们的手机了。

一起买的,连发票编号都连着。

同款不同色的情侣机。

本来这并不会引发任何问题,可是自从荣耀联盟做了一次活动曝光各战队选手随身携带的物品的活动之后,情侣机这三个字就在RPS 同人圈火爆起来。当然躺枪的还有周泽楷,这个我们不做讨论。重点是黄少天居然有点做贼心虚,居然在某次经理提到战队要退出手机壳的新周边的时候踊跃充当试验品给自己的手机套了一个!

喻文州作为队长,当然也给自己的手机套了一个。

于是两部手机在黑屏状态下再也无法分辨。

导致发生了本文开篇的那一幕惨剧。

至于这两个人为什么会拿错对方的手机,强烈要求姓名打码的治疗选手徐*熙表示:怎会有如此淫乱之事呢。

喻文州参加抽签仪式回来,很快打印出了接下来的赛程。

蓝雨面前的道路有点修罗有点曲折,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他们并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弱而格外重视或者格外忽视某一场比赛。

他们的目标,只有总冠军。

“少天明天中午回来,战术会议就放在下午三点。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喻文州交待完今明两天的安排,按照惯例这样问了一句。

他的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决定不提醒他还有一场对战的录像等着他看。

喻文州说:“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散会。”

徐景熙第一个跳起来逃走。

喻文州说:“景熙你准备一下,我晚点过来跟你复盘今天的对战。”

蓝雨战队徐景熙,扑街。

 

当天晚上,有知情群众在走廊里看到他们的队长霸占着训练室的座机,跟他们的副队长煲电话粥。知情群众们顺便拦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大半夜出现在走廊里的经理。

事后,他们扪心自问。

喻文州需要他们伸出这样的援手吗?

需要吗?不需要吗?

思考着这个深奥的问题,蓝雨的队员们纷纷在第二天的晨练时间迟到了。

万幸喻文州来得比他们还晚。

已经踩在跑步机上的人看着他姗姗来迟面色如常。宋晓想:哦,他没有手机,他没有闹钟。卢瀚文想:我也要做一个在大家面前迟到面不改色的英雄汉!徐景熙想:求不加练。郑轩想:还要跑多久,压力山大。

如此这般。

只有李远勇敢地开口了。

他说:“队长,按老规矩,晨练最后一个来的负责请早饭!”

喻文州站上跑步机,设定了速度和时长,淡淡地说:“每个人加三公里,你们跑步的时候我去买早饭。”

李远泪流满面。

受池鱼之殃的其他人用眼刀剜他。

People die if they zuo,你为什么就是不懂!

 

一个上午的勤奋练习之后,午饭时间到,这意味着,黄少天就要回来了。

喻文州提前帮他留了饭菜,在午睡时间坐在餐厅里陪着他把饭吃完,美其名曰:交流信息。

居然不是交♂流,太可惜了。

留守的餐厅小妹看他们聊得热火朝天,有些忧郁地想。

他们交谈的重点很快转移到喻文州摔坏了手机的问题上。

那是黄少天的手机,他们只是互相拿错了。现在黄少天回来了,把拿错的手机物归原主,就变成了黄少天没有手机用。这对于起床困难大户来说简直是噩耗。

他们很快决定,在下午的训练开始之前,先去买一部手机。

在这个问题上面,黄少天选手的反应是积极的,是乐观的,是合不拢嘴的。

喻文州特别不喜欢换手机,连系统升级都很少搞,那会改变他的使用习惯,最重要的是,输入法里面的智能词库又不会每次都跟着他迁移。这导致每次换手机之后他的短信盲打功能都会失灵一阵子,严重影响他看比赛。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在比赛期间短信跟黄少天交流……

你管得着吗?

让我们回归正题,黄少天当然是没有这个顾虑的,他对手机的要求只有速度快,能够跟得上他的手速不会出现输入或者反应延迟是最好的。可是旧手机已经用了快三年,元件老化之类的问题导致它的反应速度已经大幅下降了。黄少天早有换手机的心思,但因为是情侣机……

黄少天说:“队长,你也买个新的吧。新的多好啊,外形漂亮速度又快,还有各种各样的新功能。我们还可以买三防机,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洗澡时候玩手机会进水。”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第一次听说要买新手机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买,我就马上去买,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买完了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手速“咣”一下,很快、很准,这样观众出来一定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喻文州,就证明上面那个是假的。

假就假吧,喻文州想,反正快的是手机又不是我。

他们就出门去买了新手机回来。

仍旧是同款不同色,套着蓝雨战队手机套的情侣机。

卢瀚文小声对宋晓说:“我简直可以预见惨剧的再一次发生。”

宋晓说:“和平年代,和谐社会,注意安全。”

他们研究了蓝雨接下来的赛程,针对马上要到来的第一场比赛进行了讨论。他们的对手是他们比较熟悉的老牌战队了,只要不出现第八赛季时候轮回的技能点bug 问题,他们应对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

徐景熙提出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手机当然是不能带进训练室的,这直接导致徐景熙的悲惨遭遇并没有留下任何的影像记录。

什么?你说监控摄像头?和谐友爱的蓝雨战队训练室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晚饭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会议室里研究新手机。不为其他,这里灯光条件好,wifi信号强,还可以关门落锁遮蔽一切视线。

黄少天坐在桌面上,把两个人旧手机的TF 卡换到新手机里,设置铃声、桌面,装各种app,同步云数据,加图形密码和指纹锁。喻文州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把身体卡进他的双腿之间,环抱着他的腰,掀起他的T 恤舔吻黄少天肚子上一小块皮肤。

又热又痒。

黄少天忍不住绷起肌肉来躲闪,又被牢牢抱住跑都跑不掉。

黄少天严肃说:“这里是会议室,你这种行为属于职场性骚扰。”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他,眉眼柔和。黄少天坚持了三秒,俯身跟他接吻。他们有好几天没有亲吻了,想念得紧,简直想用吻把对方溺死在自己怀里。

最后差点被溺死的只有黄少天。

深吻的时候用鼻子呼吸这件事太难了,他已经放弃学习。

黄少天舔舔嘴唇说:“队长,我有点想……还没在会议室里试过呢。试试呗?”

喻文州微笑。

那就试试呗。

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还来不及反应,喻文州已经以迅雷不及网际快车之势拉下他的裤子,把他还半软的器官含进嘴里。

黄少天呜咽了一声,呼吸一片混乱。

这将是个淫靡不堪的夜晚……

“嗡嗡嗡——”

黄少天的新手机忽然在一阵疯狂震动之后高声唱起歌来。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喻文州:“……”

黄少天:“……”

黄少天伸手去抓那部兀自唱得开心的手机,“我靠我的闹钟忘记调时间了,等我关它一下!”

喻文州并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抢过黄少天的手机扔在柔软的地毯上,直接把人按倒。

“队长,我设定的是单曲循环,如果不关它就会一直唱——”

“让它唱。”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

了花儿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宋晓前辈,黄少和队长在会议室干什么?我们的晨练不会改成跳这个吧?”卢瀚文问。

宋晓沉稳地说:“霸图最近的锻炼项目已经改成广场舞了,你不知道吗?”

“总觉得,广场舞,是一个特别深奥的项目啊……”

评论 ( 10 )
热度 ( 4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