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星途

手脑同步一发,片段,大概无后续无售后……

这个群太罪恶了,这么多带感的脑洞居然没人售后!我要屏蔽!屏蔽!

 

================================== 

在走红很多年以后,喻文州才拿到那尊影帝奖杯。

有人说是因为少了魏琛亲自改的剧本,什么黑道火拼、兄弟情义都单薄了不少,很难在表现力上有所突破;有人说是因为少了方世镜的导演,当年黄少天就是方世镜一手导出来,才在出道不久就拿到影帝称号;也有人说是因为少了跟黄少天的对手戏,他们各自走红之后就很少在同一个镜头中出现,没有棋逢敌手的环境很难再现当初的“精髓五分钟”。

喻文州却说:“大概因为之前人品还没攒够。”

女主持被他这横空出世的思路逗笑,接话下去:“您是觉得,现在人品已经攒够了吗?”

喻文州何等聪明,绝不踩她的圈套。他想了想,说:“人品这种东西怎么能用够不够来计算?我只能说,多多益善吧。”

他回避得如此熟练,女主持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套不出什么劲爆答案,很快转开话题:“那您觉得,今天这个场合,将坐在您对面的嘉宾主持会是谁?”

这是颁奖典礼后喻文州参加的第一个访谈节目,已经是多年的关系户,出了名的爱挖深度新闻制造爆点。多少刚拿了奖的新人因为这一档节目“爆红”继而消失于沉浮变迁的演艺圈。像喻文州这样从没在任何场合出过差错的老牌演员,也少不得要在面对这位女主持的时候谨慎一些。

沉默片刻之后,他突然十分放松地靠进沙发里,语气轻松。

“除少天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人选。”

演播厅里立刻响起一片小小的惊叫声。

要知道黄少天进组去拍戏至今没有杀青,剧组全封闭谢绝探班和采访,已经大半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了。

“您说得这么肯定,我都不好意思设悬念了。”女主持人笑笑,抬手将现场观众和摄像机都导引向嘉宾登台的那道凯旋门,“那么欢迎我们今天的嘉宾主持,喻影帝的同门师兄弟,同样是金像奖影帝傍身的著名影星——黄少天!”

音乐声响起,升降机在凯旋门后缓缓降下,黄少天在更大的欢呼和尖叫声里朝观众席和摄像机招了招手。他在镜头下摸爬滚打了十多年,虽然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人,这一刻看起来却是绝对的无懈可击。

他拿起话筒,难得简短地说:“在后台的时候我就想一定要用这句开场白: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很多年的同门师兄弟。正常来说应该算喻文州是师兄,因为年长半岁,他在电影学院的时候是黄少天的学长。然而真正出道的时候却是黄少天在先——喻文州在镜头前总有种微妙的剥离感,寻常剧组不敢用他,而魏琛直接把刚刚大学二年级的黄少天拉进了自己的组里。黄少天开始演男二的时候,喻文州毕了业混迹于魏琛手下无数的杂工中间,有时候做场工,有时候做场记。

那时候喻文州捡过的垃圾和道具比黄少天用过的还多。

聊完这些铺垫话题,女主持朝导播方向一笑,大屏幕上很快出现了提前准备好的影片,台下的尖叫声也再一次响起。

《雨夜枪声》。

才二十二岁的喻文州。

才二十一岁的黄少天。

这是一段接近五分钟的片段,只有一个长镜头,当年就被称为奇迹,还有人谓之“蓝雨演技的全部精粹”。喻文州饰演的是在影片中只有这一个镜头的心理医生,而黄少天是片子的男二号。小警察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虽然击毙了歹徒却没能救下人质,在人生最大的迷茫和矛盾中迈入诊室,在谈话过程中完成从见习生到警察的蜕变。

两个人的台词都不多,却每个眼神、每一次细微的动作都是戏。

当年因为这个片子一炮而红的是黄少天,业内却总喜欢把这一段的喻文州拿出来说:他那种清冷的疏离感,那种旁观者冷静甚至冷酷的姿态,远比入戏两个字所能体现的东西更加精彩。

片子播放完,大家的注意力都回到舞台上。喻文州率先开口:“现在看到这一段真的很感慨。一个人可能有一万种方式进入电影世界,但恐怕很少能有人像我这样印象深刻。”

“您是说魏琛中暑的事情吗?”节目组显然提前做过功课,一下子说出喻文州出演这个角色的前情。如果不是因为魏琛中暑,这个只有一个镜头、几句台词但有些考验演技的小角色本来应该由魏琛出演。

“不,”喻文州摇摇头,示意了一下黄少天的方向,“我是说他踢盒饭摊子的事情。”

黄少天没想到当嘉宾主持还要被他出卖,立刻笑出来,“喂,不是说好以后不提这个梗了吗?这个梗用了有十年了吧?不对,已经十多年了。我是主持啊,用老梗这样搞我真的好吗?”

“可是,我真的到现在还因为这件事情十分感激。”喻文州说。

 

剧组包饭,上至男一女一,下至场工群演,即使吃不太好也不至于饿死。盒饭的味道通常都不怎么样,有能力有后台的自己带厨子进组,或者包一家饭店定时送小炒;不太有能力有后台但好歹能在片尾字幕单独露脸的则有一整盆送来然后自行选搭配的大锅饭,荤素齐全,有时候还有热汤;到最后没地位没后台的诸如群演杂工,就只能领到一份普通的盒饭,菜色随机,有时候还不保证是热的。

喻文州是场记进组,偶尔给副导演打打下手,在整个剧组上百号人里算是最不起眼的存在。就连副导演一天工作顺利了给下面的人发水果冰棍,都未必能想得到这个科班出身的准演员头上。

那段时间连续阴雨,雨停了就是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拍室内镜头的大楼又不供冷气,所有人都像进了蒸笼。喻文州细心,拜托院门口那家小吃店把所有饮用水都冰起来,看到谁情况不对就叫人去拿一瓶顶上,好歹没出现因为中暑需要送医院的。魏琛是这些人中之一。他被搀下来的时候黄少天也吓坏了,喻文州给黄少天递水递了几次他才接过去。本来这一个镜头耽搁一两天并没什么问题,可是场地租期马上就到了,晴天更是难得,魏琛还躺在椅子上就拍板说换人。只要能把这一条完完整整顺下来的,直接上戏、上字幕,上什么都行。

喻文州站出来:“魏老师,我想试试。”

然后就有了那五分钟的精粹。

画面停格在黄少天侧脸的特写,二十出头的影帝人选长相眼神都没话说。而在今天这个场合,主持人引导大家去注意的却是镜头边缘那个转身望向窗外的心理医生的身影。

同样二十出头的喻文州戴着眼镜,头发干净妆也不浓,他冷漠的表情在午后阳光的沐浴中显得有些柔软,是冰与火的交融。

“……我本来是应该领盒饭的,那天真的太忙了,收工又晚,根本没人提我的工钱啊待遇啊这些。我是觉得无所谓,既然有了这样一个开端,就不在乎多吃一顿冷盒饭。结果我刚拿到手,少天就过来把盒饭摊子给踢了。”

黄少天嘻嘻哈哈地捂着脸,“完了完了,我的黑历史全曝光了,我现在怀疑这个节目有阴谋,跟喻文州合谋要毁坏我的形象,明知道我最近跟组封闭没法帮自己说话。”

“少天当时说了两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喻文州说。

女主持兴致勃勃地等他说下去。

黄少天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索性整个人躲在沙发里装死,连说:“做嘉宾主持做得我这么失败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导演这段记得掐了别播……”

喻文州转向摄像机,声音像春风拂过花瓣一样温柔:“跟我演对手戏的人吃这种饭,我们蓝雨的脸都被这盒饭丢光了。”

现场静默了两秒,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连女主持都忍不住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喻老师你这样,我觉得好像看见了《春风十里》里面的鲁伊川。”

《春风十里》是喻文州三年前主演的一部文艺片,男主角拥有男神的人设,在故事中却是被“天使”尹枚拯救的迷途羔羊。

喻文州笑了笑,“那个时候肯这样大张旗鼓站出来为我争取一盒热饭的人,难道不就是尹枚之于鲁伊川吗?”

主持人很快反应,“没想到黄少是您的女主角。”

喻文州的应答更快:“我可没这么说。”

评论 ( 30 )
热度 ( 3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