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随手同步一下

最近湿气重整个人病病歪歪的,亮仔说,鹌鹑肉可以祛湿,所以我就割了一块……没有肉,没有!

剧情有三次元原型,勿扒,知道的也不要讨论……

 ================================

最近某个论坛上突然出现一个帖子,引得万人围观。

论坛嘛,比较冷门,所以万人围观成了件大事。偏偏引起围观的帖子在交易区,连管理员都被惊动了,跟版主几次联系确认过那只是个普通的求购贴,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抽空点了进去。

内容无它,就如版主所说的,求购。只不过求购的清单很长,而且都是绝版的热门款,一眼看过去就都是人民币,还有人帮楼主估了总价,足够在二线城市付个首付。楼主是个注册当天在水区划满了二十积分就来交易区开贴的新账号,回帖的人很多,围观党更多,版主在里面频频高亮提示谨防受骗,楼主就跟在版主帖子里一再表示自己不是骗子,急求列表中的这些手办,有急用,可以任意高价。

管理员觉得有意思,仔细看了看求购列表,忽然觉得眼熟,掏出了一年多以前他亲自删进回收站的另一个帖子。

出售贴,出售列表很长,全部是绝版的热门款,而且售价全部低于市价。楼主是个在论坛混迹很久的著名账号,帖子里写明了急用钱,想预留和分期付款的恕不接待。因为都是热门款,而且价格实在厚道,帖子开出三天就全部卖光了。当时是楼主亲自找到管理员要求删帖,不要让之后来论坛的人看到这个帖子,毕竟他这样也算是破坏市场的行为。

一年多以后,把这个帖子跟引来万人围观的新帖对比,很有意思啊……

管理员想了想,点开QQ戳出那个仿佛清完家当就金盆洗手、再也没出现在交易区的人,直接把链接甩过去。

我不是个管理员

看个热闹~

夜雨声烦

什么什么什么?别打广告啊,我不接广告很多年

……这人是谁?

我不是个管理员

不知道,我看跟你之前卖的list挺像的,给你看看,壕啊!

夜雨声烦

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他的登陆IP?

你不用告诉我IP是什么,告诉我是不是在G市T区就行了

我不是个管理员

怎么?认识?

之后就再也没有回音了,管理员又留几句话,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闯了祸,顺手点开论坛后台给那个新帖的楼主发了条站内消息。

To 索克萨尔

你认不认识黄少天?

 

黄少天站在公寓门口,不自觉地用手指敲着大腿。他都站在这里了,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冲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喻文州开口:你跑去收那些手办干什么?有人跟我说你在收一大堆高价手办。有人给我看了个帖子你说他是不是挺壕的……

“艹!”他忍不住骂,他理直气壮地把喻文州叫回来,现在居然心绪不知道应该怎么质问他了!

不过他也确实没什么立场质问喻文州……喻文州欠他的那些都还清了,现在喻文州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又怎么轮得到黄少天来过问。他们又没什么别的关系……

“少天。”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身后,忽然出声,吓得黄少天一哆嗦,挂在手指上的钥匙就落了地。喻文州帮他捡起来,直接拿着去开门,“怎么不进去?外面这么热。”

黄少天僵硬地站在门口,“我就来说几句话,我……”

“那楼主是我。”喻文州简略地说,然后向黄少天比了个请进的手势,“进去说吧。”

喻文州这套小公寓是家里出事之后买的,卖大买小的差价几乎都拿去补了窟窿。他换房子之后给了黄少天一套钥匙,起初说是债主随时可以提前讨债,后来就变成了为防止喻文州忘记带钥匙进不去家门。

可是喻文州从来不会忘带钥匙。

黄少天很少过来,因为最初喻文州的母亲还在这里跟他同住,黄少天跑来跑去难免尴尬。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会儿被喻文州硬“邀”进来仍旧是手脚都找不到合适的摆放位置,满脸错乱地被喻文州按在沙发上,看着喻文州去冰箱里拿喝的,喻文州自己是瓶装的饮用水,给黄少天的是一瓶可乐。

喻文州不喝碳酸饮料,但是冰箱里总会准备点,黄少天喜欢。

喻文州说:“想问什么?今天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今天之后你再问相关的问题,我可能一个字都不会说。”

黄少天张张嘴,突然有了底气。

“帖子开得那么土豪,当心给人骗了!”

“之前我也有点担心这个,”喻文州温柔地笑着,“现在……不是有你吗?”

 

黄少天当初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他的限量版们本来就在展示柜的内层,平时被外面的一层挡住不见天日,即使它们都不见了,喻文州也不会发现,黄少天自己只要不去看空荡荡的柜子也不会觉得难受。喻文州会很乐于相信黄少天拿给他的是黄少天的父母、家庭临时资助的巨款,黄少天的父母在当时也确实是乐意临时资助喻文州一家的生活的。

只不过他们乐意的金额是两万,不是二十万。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黄少天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他?

喻文州是不会曝出后期出卖他的论坛管理员的,而前期并没有人可以出卖。他说:“我去过你家。”

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你去过很多次。”喻文州的妈妈不会做饭,出事之后喻文州根本是把他家当免费饭堂在蹭,连吃带拿。幸亏黄少天的妈妈喜欢他,从来不觉得他这样蹭饭有什么问题。

“有一次你不在家,我看到你的空柜子了。”喻文州说,“你是不是觉得那一层藏在里面,我永远都不会发现,即使问起来,你也可以说它本来就是空的?”他说着打开了手机,翻出一张他们两个人的大头自拍。背景是黄少天的手办柜,外层柜子滑开一大截,露出里面摆得整整齐齐的藏品来。

“……失策。”黄少天说。

“之前我一直很不解,为什么叔叔只关心我的生活怎么样,只字不提生意上的事情。那么一大笔钱,他怎么也该关心一下钱的去处、我什么时候能偿还。更何况我跟你还没有什么。后来看到空柜子我终于知道,是有人谎报资金来源。”

黄少天不说话了。他拧开可乐,但那瓶饮料并没像他希望的那样喷涌而出,只是锐利地“哧”了一声就安静下来。

“钱你都已经还给我了。”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可是我上次去的时候,那层柜子还是空的,为什么?”喻文州问。

黄少天犹豫了一会儿,决定破罐子破摔,顿时也理直气壮起来:“谁知道你之后还要不要用钱,现金换成手办再急着转手又要缩一次水,反正我买回家也是摆着,还不如把现金放在那儿呢。明明是我找你有事要说,你凭什么质问我,我的钱,我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

喻文州叹着气,“可我这一年多乃至之后的努力,都是为了让我的家人能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随心所欲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虽然有很多是金钱买不到的,但目前这个阶段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花钱了。”

“我又不是你家里人。”黄少天咕哝。

“怎么不是?”喻文州问。

黄少天讶异的目光里,他又摆弄了两下手机,给黄少天听里面的一段录音。

“……这二十万是我跟黄少天签卖身契换来的,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我们也可以选择不要这笔钱,母子俩相依为命,从捡垃圾开始白手起家。”

 

“喻文州,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莫名被签了卖身契的黄少天说,“她居然就相信了吗?”

“当然没有。”喻文州毫无负罪感地说,“不过她知道,我们一旦决定动用那笔钱,之后就不能再干涉我跟你的事情了。”

“你那时候明明还不知道那是我的钱!”

“是叔叔阿姨的钱更好啊,这样该叫童养媳还是上门女婿?”

“喻文州——”

黄少天要往他身上扑,喻文州拦住他,忽然又正经起来。

“李远说有些可能出再多钱都买不回来了,他也在帮我盯着国外的拍卖网站。我本想今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把收到的那些送给你当生日礼物,现在被你发现了,亲自把关一下品相和价格吧。”

黄少天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一阵,有些为难。

“你送这么贵的,我还礼都还不起!”

“这个很好解决呀,”喻文州说,“以身相许吧。”

“喻!文!州!”

黄少天又扑过去,这次喻文州没躲,被他扑倒在沙发里。黄少天虎视眈眈盯了他一会儿,小心翼翼俯下身用嘴唇碰一碰喻文州的,很快又警觉地四下探看:“你妈不会突然跳出来吧?”

喻文州被他压得呼吸困难,挣扎几下才能发出声音:“她搬走有一阵子了,也没有留钥匙,我们在这里想干什么都行。”

此言一出,黄少天像被烫了似的跳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喻文州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这句刚刚说过了。”

黄少天咬牙。

“想骗我预支生日礼物,想都不要想!”

喻文州突然很后悔把以身相许提早定性成生日礼物了。

要知道他的生日在半年多以后呢……

 

失策……

评论 ( 14 )
热度 ( 258 )
  1. 温靥越洋情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