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错过你错过爱 01

乱买安利就会有这个后果……

周翔,周翔,周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同世界观设定喻黄 PLUS 《真爱一生》

对,这是两个坑,不要太在意,我就是随手买了安利随手挖一下。娱乐圈太难,不适合我QAQ

网易个坑货版权曲库里居然没有这首歌,不知道用企鹅的链接能不能行,总之BGM走这里→ 《错过你错过爱》


别怕我要探你的心

别逃避我的眼睛

倾听我话语

心中一阵阵翻腾的勇气

不曾是你的过去

但愿在明天能拥有


别问我那深埋的心

别提醒我再想起

免得我伤心

心中一次次努力的压抑

伤痕累累的自己

怎能相信仍有被爱的权力


错过你 错过爱

你和我为何终不能相爱

禁不住的挣扎

想了又想然而真的太难

错过你 错过爱

不相信我们永不能相爱

这说不出的遗憾

是我宿命的孤单


【周翔】错过你错过爱

周泽楷钻进保姆车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妆。他的第一助理紧跟着钻进来,几乎是一秒不停地抓起化妆箱,用卸妆水浸透了棉片递给周泽楷。车子开动,周泽楷靠在座位里熟练地给自己卸妆,副驾上的江波涛轻声说:“我们先去接孙翔,路上你可以睡一会儿。那边估计还有记者,就别下车了,不会停很久,拿剧本隔着车窗给他们做做样子就好。”

周泽楷手上动作不停,点了点头,“好。”

公司动作影响不到旗下的艺人,即使新人一定要挤占其他艺人的资源,恐怕也挤不到周泽楷头上。更别说江波涛比大部分经纪人都要拎得清——孙翔也要安排给他带,他拿着轮回最值钱的两张牌,铁定不会把周泽楷的既有资源切出一部分来分给孙翔,而是要从别处多挖一些过来,让周泽楷和孙翔共享,追求一加一大于二。

如果公司只是想要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也没必要把这两张牌都塞在江波涛一个人手里了。

“孙翔在蓝雨那里还有一张唱片约,这个比较麻烦,据我所知他之前录好的歌已经足够两张碟了,可是喻文州卡着不放,你抽空去聊一下。一叶那个角色的合同是直接转过来的,但是制片方要调整细节,约谈的时候让吕泊远带着律师跟你一起。其他合同都已经解了,可以随意安排。”电话里,方明华一连串地交待。

江波涛想了想,压低声音回话:“他那个挺可怕的后援会呢?”

“你说会长带头转黑的那个?”

“对,那么大规模、消息灵通的后援会,嘉世不会说那是纯民间的吧?”

“我拿到的资料里没提到,如果找到了尽快发过去。一会儿见了孙翔你也可以自己问问,他之前还挺为了自己的后援会骄傲的。”方明华笑着说。

江波涛轻笑一下,挂了电话。

孙翔最近没有通告,确切来说从嘉世的丑闻被彻底爆出来之前,他的通告数量已经少得可怜。不知道是嘉世有意削减他的曝光量,还是嘉世高层被丑闻搞得焦头烂额已经顾不上这颗重金挖来的摇钱树。今天孙翔会出现在影视基地,完全是因为一叶之秋的系列电影最新一季在剪辑过程中发现需要补镜头。据江波涛所知,今天补的不是什么重要镜头,用废片和后期完全可以处理得天衣无缝,但是导演提了一句,孙翔就来了。这让江波涛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里,或者说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孙翔始终是个不可一世、不怎么讨喜的艺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艺人会同意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镜头顶着盛夏的太阳跑一趟影视基地。

“停在哪儿?”车子开进了基地大门,司机问。

“停到绿棚的停车场吧,要出镜也得出的好看点。”江波涛说。

司机应了一声,慢慢打着方向盘往补镜头的绿棚开。周泽楷随着转向的车子晃动一下,无声无息地醒过来,问江波涛:“到了?”

江波涛回身递给他一份剧本,“快了。本子你看一下,上个月定的双男主,角色是程枫。没什么意外就还按原计划,十月进组,十二月中杀青,不影响年底的活动。”

周泽楷接过去随手翻了翻,问:“我和……孙翔?”

这本子是他们上个月谈定的,那时候孙翔的合同还没转到轮回,显然不可能是江波涛代他定下这个角色。可上个月孙翔还是嘉世一哥,肖时钦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该给孙翔接这么个名为男主实为男二,在剧组里不上不下的角色。

对此,江波涛倒是没想那么多,公司方面早有了两种方案:“如果孙翔不想接或者制片那边有需求,就给于念或者杜明,明华那边有准备。不论如何最后都是轮回的人上,都是搭你的车,不用担心配戏和档期的问题。”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关系足够好,话也就说得足够直白。轮回接孙翔的合同是为了用他赚钱,如果不能立刻开始赚钱甚至还要额外投注资金,摆在他面前的机会就要让给轮回自己培养的艺人。即使不考虑花费,跟周泽楷搭戏的附加价值也值得老板向亲生的艺人偏心。这个角色给不给孙翔,江波涛根本做不了主,就连孙翔自己也并不能跟导演制片说定。至于周泽楷,只要安安稳稳等进组开机演好他的男一号就够了。

周泽楷不再说话,低头看剧本。

说是看剧本,实际上是看江波涛标出来的重点和做了记号有必要删改的部分。他们目前拿到的剧本还是初稿,有无限修改的可能,轮回为了维护镜头前周泽楷的形象,对剧本内容多多少少会有些苛刻的要求。不过像他手上这种从最开始就敲定周泽楷男主的剧本,编剧下笔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会把情节设计得太过分。至于周泽楷本人对这些更加不在意,除非江波涛用血红大字强调必须修改的地方,其余都得过且过地把修改意见勾掉了。

保姆车开进停车场,随便找了个车位停下。

补镜头的消息是不会有太多记者知道的,守在绿棚内外的也就那么小猫两三只。有人认识周泽楷的保姆车,立刻捡了大便宜似的凑过来。江波涛也没打算多低调,径直下了车往棚里走。才走出去三步,就听见身后一阵阵快门声。

周泽楷应付这种情况已经很熟练。他不会开车门,甚至车窗也不会动一下。此刻脸上没带妆又刚睡醒,于是连正脸都不给,安安静静低着头做一个读剧本的美男子,把雕像似的帅气侧脸留给记者隔着贴了膜的车窗拍个够。记者们更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八卦来,在外面拍了一会儿,追着江波涛进棚去了。

孙翔的镜头已经补完,刚换下戏服跟着导演看回放。

一叶之秋是全身的油彩妆,卸起来还要半天,也难为他这么热的天跑过来糊一身油彩补几个无关紧要的镜头。江波涛走过去,熟稔地跟导演打个招呼:“这么热的天还开工?”

导演看见他,有些惊讶:“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江波涛看了看旁边的孙翔,笑得格外赤诚,“来接我的人呀。”话音一落,身后又是一片照相机的快门声。江波涛都能想到第二天的娱乐版会出现什么内容,他要的也就是这样的效果。如今目的达成,他问:“进度怎么样?要不要再过一遍?没什么事我可要先带他走了,小周还在外面车上等着。”

“你们忙你们忙。”补了镜头,导演显然很是满意,也没必要让孙翔继续在这里耗费时间和冷气,更没必要浪费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时间。他说:“下次有机会带小周过来吃个饭吧。”

“好的呀。”江波涛非常痛快地答应,然后转向孙翔,“走吧?”

孙翔看看他,一转身钻进了化妆室,没多久穿着T恤走出来。他胳膊上的油彩还在,脖子以上倒是擦得干干净净,露出他年轻又朝气的五官来。他的合同从嘉世转到了轮回,经纪人从肖时钦换成了江波涛,之前的小助理倒是还跟着他。手里捧着卸妆的乳液和棉球什么的,腋下还夹着瓶矿泉水。孙翔把水拿过来喝了一口,对江波涛说:“走吧。”

江波涛转身向外走去,孙翔和小助理在后面跟着,再后面是远远吊着的几名记者。

到了停车场,江波涛拉开保姆车的后厢门,接过孙翔助理手上的那些东西,“你跟小阳一起打车到电视台,让他们提前把小周的化妆间清出来。”

周泽楷的助理听到话立刻从车厢里钻出来,带着孙翔的助理随便拦了辆黑车离开。孙翔上了车,从江波涛手里接过那堆东西。

周泽楷一直维持着看剧本的美男子的姿势,直到车子重新开动,离开基地开上大陆,他才放下从头到尾看了两遍的剧本活动颈椎。孙翔就在另一边的座位上卸妆。一叶之秋的服装不露点,身体部分没什么油彩,胳膊和小腿上却是画满了。肩膀后面的部分他擦着费劲,扭头看了几次也不确定是不是擦得干净,不禁有些急躁起来。这时候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手,拿起他怀里的乳液和棉片熟练地浸透,然后按在他肩头擦拭起来。

孙翔惊诧,下意识虎着脸,“弄你身上我可不管!”

周泽楷对他笑笑,继续熟练地帮他卸油彩,“不会。”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