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49~50

决赛当天蓝雨主场体育馆里人满为患。微草是去年的冠军队风头正盛,不远万里跑来支持的铁杆粉丝自然不少。但G市作为蓝雨主场所在当然还是蓝雨的粉丝更多,作为周边发售的队旗、队服之类至少人手一件,挤在一起简直要漂成海。

双方队员握手的时候喻文州对着王杰希笑了笑,“抱歉要打破微草连冠的美梦了。”

王杰希也回以一笑,“恐怕没那么容易。”

决赛开始。

两方阵容都很年轻,又都是比赛经验相当丰富的选手,虽然蓝雨因为家大业大在装备上略有领先,个人赛的部分还是打得相当艰难——王杰希说“没那么容易”并不是一句空话,他们没能从守擂的王杰希手上讨到任何便宜,到个人赛环节结束的时候蓝雨甚至落后微草一分。

“前面很好,最后打得有点急,不要低估对手的血量。”擂台赛结束后,喻文州简单安慰了下台来的同队前辈,站起身对着自家选手席拍拍手,“决胜负的时候到了,走。”

负载蓝雨梦想的年轻人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活动筋骨,在全场的加油声中走向比赛席。

“蓝雨——必胜——”

蓝雨,必胜!

喻文州坐在显示器前长长吐了一口气,把耳麦戴上。

“开始吧。”

决赛的团队战,蓝雨选了一张他们在常规赛时候经常使用的地图。晴朗天空下有些起伏的碧绿草地一端连着清浅的河滩,另一端则是纷乱排布的灌木和树丛,地形不算复杂但很利于隐蔽。这种条件是黄少天的最爱,至于蓝雨的大部队,自从有了于锋开路就再也没担心过进攻的问题。

开场,双方都维持着阵型迂回前进。让观众跌破眼镜的是,蓝雨并没有选择贴近灌木丛的一侧而是在更靠近中线的位置集体行动着。

夜雨声烦没有消失。

他和锋芒慧剑几乎是贴在一起前进的,像合在一起的两把剑。

观众席有点躁动起来,蓝雨是在决赛突然改变了战术?要打微草个出其不意么?

突然!

一颗手雷被丢进了距离蓝雨这边不远的灌木丛里。

所有人都能看到是枪淋弹雨毫无预兆地就出手了——挑头主动攻击可不像是这位选手的风格,解说员显然也吃了一惊,镜头立刻追上枪淋弹雨丢进灌木丛的手雷。缩爆式,是用来探路的么?

观众们都可以清楚看到微草这个时候与枪淋弹雨抛掷手雷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看他完全无意义地丢了一颗手雷像是探路同时又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忍不住为蓝雨着急起来。

“很小心啊。”公共频道里王不留行突然说。

索克萨尔过了一会儿才回复:“对付魔术师,谨慎一点是很有必要的。”

“彼此彼此。”

废话两三句的功夫,两队都在自己的团队频道里密集下达着命令来调整阵型。从角色位置的变动和防御方向调整之类的操作可以看出,虽然还没有接触,两边却已经是进行了至少两三个回合的交手了——用阵型排布。

“蓝雨确实打得很谨慎啊,面对上一届的总冠军,他们还是有一定压力的。”解说感叹着,“微草也是一支在战术布置上比较缜密的队伍,想从他们身上寻找机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难怪夜雨声烦这样的机会主义者都放弃了潜伏选择正面对垒……”

他话没说完就被恶狠狠打了脸。

夜雨声烦消失了。

从上帝视角可以看到他正通过刚刚枪淋弹雨用手雷探过路的草丛向微草的侧翼迂回。索克萨尔这时摇动法杖开始了吟唱,天空中坠下混乱之雨。在这样的遮蔽下,锋芒慧剑冲前,重剑劈进了微草的阵中。

战斗开始。

“锋芒慧剑冲的很猛啊,”解说立刻跟进,“这位新秀在本赛季的表现也是非常可圈可点,一直都能很好地完成突破任务。就打法上来说他有点接近已经退役的孙哲平选手,但是为了配合战术通常都做不到那么疯狂,很可惜蓝雨是没有繁花血景这种配置的……好,我们看到现在双方都开始大规模的接触战了,蓝雨的防守核心当然还是索克萨尔,连守护天使灵魂语者都非常小心地保护着他们的队长,而微草这边的战术虽然以王不留行为核心,重点的保护对象却是他们的治疗防风。两个守护天使的定位相差很多嘛……王不留行这次一打二防得非常漂亮……等等,这是!”

微草阵中,守护天使防风突然朝着蓝雨那边飞了过去。

防风当然是不可能自己飞过去的,王不留行视角一转,看到了防风被抓的罪魁祸首。

涛落沙明。

蓝雨的第六人?

他什么时候交换过来的?

因为夜雨声烦的消失,微草的重点防范几乎都针对着他可能会出现的灌木丛,王不留行则自己应对由正面攻来的锋芒慧剑和枪淋弹雨。没有人注意到夜雨声烦什么时候偷偷溜去了距离战场最近的换人区,换上了涛落沙明。

也没有人注意到涛落沙明是什么时候靠近战场从王不留行身边找到这个空当,一记捉云手抓走了被微草重重保护的防风。

“杀。”索克萨尔在团队频道里下令。

锋芒慧剑和枪淋弹雨回身,所有技能都砸向了开启生命激活和圣盾术苦苦支撑的防风。索克萨尔这时也转身,在枪淋弹雨技能的掩护中吟唱了一个术士的70级大招——死亡之门。

王不留行冲上去技能打断。

索克萨尔这次没有转身而是后退了一步。

与灵魂语者拉开距离。

走进了微草的战圈。

故意的?王杰希皱了皱眉。索克萨尔这一步确实走得有点刻意,但是卖这么大的破绽是为了什么?要交换掉防风?

“不管他,救防风。”微草的团队频道里,王不留行说。

微草四人立刻穿过索克萨尔身边向着防风冲过去。枪淋弹雨立刻转身拦截,弹药专家的很多技能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是阻挡效果一流,最烦人的当然就是被击中之后的僵直。而在他身后,涛落沙明和锋芒慧剑正把防风按在地上狂殴。

防风根本没机会放恢复技能了,血线不停下降。

一团混战。

就在所有人都为了防风拼死拼活的时候,有意主动交换却被微草丢下的索克萨尔重新吟唱起了死亡之门。

黑气弥漫。

王杰希当然也注意到了,但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打断。

终于能动的防风逃出战圈不停给自己刷着血,同时在团队频道建议:“先杀他。”

“杀索克萨尔。”这是微草的最后决定。

守护天使生存能力强,方士谦暂时也能够自保,而术士防御低,喻文州的操作又有手速这个硬伤,即使他们先去杀了索克萨尔再回来,应该也来得及救防风。

解救了防风的微草四人于是又向索克萨尔扑过去。

这时死亡之门吟唱完毕,索克萨尔掉头就跑。

本来想跟队友一起冲出蓝雨战圈的防风也被涛落沙明再一次揪住,推向那个死亡之门。

索克萨尔无处可躲。

死亡之门抓住了防风。

索克萨尔同时也落入了微草的包围圈。

四对一,微草和索克萨尔。

二对一,蓝雨和防风,如果算上索克萨尔最后贡献的死亡之门,是两个半。

速杀。

索克萨尔勉力支撑,索克萨尔倒下。

微草众立刻转身去救防风。但是从他们开始强杀索克萨尔,防风就被涛落沙明和锋芒慧剑像扔玩具似的浮空起来一路交替着技能往换人区的方向揍。灵魂语者更是早就一路小跑提早过去换出了夜雨声烦。

枪淋弹雨出来拦截,边打边退。

微草众压到可以救防风的位置时夜雨声烦已经在补最后一刀。

防风倒下。

交换。

双方刚刚接触就打出一轮这样的交换实在令人目瞪口呆,连解说员一时也跟不上两边思路只能让观众继续关注场上情况。蓝雨少一个DPS又血量不足,杀完防风立刻组团跑得比谁都快,而微草没有冒然追进。两边第六人很快补充上场,刚下去没多久的灵魂语者跑过来给队友刷着血,而微草的第六人在团队频道确认坐标之后向王杰希告知的集合坐标赶去。

五对五,蓝雨没有指挥,微草没有治疗。

 

“你们队长死了。”王杰希这个时候突然爆了一句垃圾话。

是的,队长。喻文州是蓝雨的战术核心,索克萨尔的倒下会直接破坏蓝雨的战术连接,这也是刚刚微草决意用治疗交换掉索克萨尔的原因。

黄少天怎么可能让别人在他面前靠垃圾话占便宜,立刻刷出一段:“用队长换掉你们治疗还是挺划算的,联盟第一治疗吧,还没奶几口就躺了吧,你们还有第二个奶能补上来吗?我特别担心一会儿你们全队就只剩下队长还没死了。”

王杰希没理他,重新整理思路开始向蓝雨压进。

既然已经没了队长,下一个该躺的当然就是治疗了。

蓝雨这边也很快重建阵型,把灵魂语者死死保护起来。

看过蓝雨比赛的观众都发现了,从前他们怎么保护索克萨尔,现在就是怎么保护灵魂语者。

边打边退。

“蓝雨表面上看起来因为失去指挥变得很被动,但实际上整体都还是非常稳定的。毕竟现在有治疗是他们的最大优势,在场上单独保护某个人也算是他们的长项了。”解说趁这个频繁交互但没有任何一方取得突破进展的时候调侃起蓝雨的战术习惯,“微草也并没有因为失去治疗而急躁,他们正在努力突破蓝雨的保护层……面对微草比较有章法的进攻,蓝雨这边扛得还是比较辛苦啊。”

微草的攻势不断压进着,而蓝雨的队形在接触中慢慢拉起了纵深。不知不觉中,有近战踩进了蓝雨气功师面前的危险区域,虽然踩得很不明显,只有一个身位格。

但是足够了。

“太深了,回来!”王杰希这句发出的时间晚了一点。

几乎是同时,那位队友就朝着蓝雨那边飞了过去。

又是捉云手,又是涛落沙明。

微草又被抓进去一个。

“同样的招数用第二次对真正的圣斗士是没有效的!宋晓打个天马流星拳给他们看。”夜雨声烦又聒噪起来,同时在枪淋弹雨的掩护中冲前抵挡着微草进一步的攻势。

那个可怜的微草角色,就又被涛落沙明和锋芒慧剑揪到后面按在地上揍了。

“这……”解说也有点被囧到了,连说:“确实是个很有效的战法。”

场上,夜雨声烦和枪淋弹雨二挑四。

近距离与夜雨声烦对拼操作对于王杰希来说不算特别大的压力,对于其他人来说却不是这样了。而且蓝雨这边虽然打得很辛苦但是他们的血量不断下降后又会随着身上白光不断闪现而重新上浮。

微草可没有这种好待遇,他们没有治疗。

在蓝雨有治疗的情况下这种血量交换非常不划算。

拖延时间也只是白白看着队友死掉而已。

“退。”

随着王杰希一声令下,微草四人就此离开了战圈。

蓝雨没有很快追进,他们回复血量然后尽速调整了队形。

枪淋弹雨起手,令人眼花缭乱的技能组合追着微草的四个人向前铺开。

观众席先是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一下炸了锅。

这个打法他们认得,并且在这个赛季还无数次的见到过。

百花缭乱。

百花式打法。

蓝雨的繁花血景要出现了?

解说很快打破他们的幻想:“郑轩选手确实是正在模仿百花缭乱的打法,但是蓝雨的整体打法并不是繁花血景,这大概可以称为繁花血景的变种吧?”

繁花血景是以弹药专家为遮蔽狂剑士为主导进攻突破的打法,在狂剑的突破之后还有队友的补充。但是现在枪淋弹雨的光影遮蔽中有两把剑——锋芒慧剑和夜雨声烦,而这两把剑后面涛落沙明的补充看起来就有点不那么给力了。

“蓝雨在远程方面一直都有点弱,不过他们的打法从来都是以近战和术士控场为主,现在这样密集的站位就是能够发挥他们每个人最大效用的。微草看起来被冲的有点乱……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反而像是微草更接近失去指挥了嘛。”解说这样说着。

确实,失去索克萨尔的蓝雨并没有像所有人认为的会陷入混乱,甚至所有人的攻击节奏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和谐。看起来就像是事先预演过或者是喻文州仍旧在针对场上情况做出指挥调整一样。

而且观众们能看到,蓝雨战队的团队频道已经安静了很久,仅有的发言也就是夜雨声烦在公共频道进行的垃圾话攻击。

没有指挥,也没有队内交流,蓝雨的五位选手就像一个人一样延续着之前的攻势并且随时做出调整。如果不是他们的战术素养都在突然间达到了喻文州的高度,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是喻文州在退场前已经做好的安排。

在索克萨尔倒下的现在,他们仍然毫不动摇地贯彻着喻文州留下的指示。

这场比赛从最开始,他们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索克萨尔换掉微草治疗的准备。

“如果真的是这样,喻文州这位选手就太可怕了。我们都知道微草的方士谦是截至目前为止联盟最好的治疗,只要有他在的赛场上对手都很难从血量方面占到微草的便宜,如果能把他在最开始就杀掉,面对微草的比赛压力会小很多。”解说也这样感叹着,“但是直接牺牲索克萨尔这个代价会不会大了一点?虽然蓝雨可以做赛前指示,但是赛场上的情况会随时变化,如果不能够灵活变动恐怕会吃更大的亏。”

他的搭档这时候插了一句:“但是,如果不是用索克萨尔换,王杰希一定不肯的吧?”

王杰希之前之所以选择先杀索克萨尔,就是因为索克萨尔是蓝雨的指挥命脉。

如果不是索克萨尔,微草一定不会心甘情愿冒着把防风交换掉的危险去强杀。

当然也就不会促成之前的交换。

“喻文州这位选手果然非常细心而且谨慎啊……”解说又叹了一句。

场上的情势仍旧非常扑朔迷离。

王杰希指挥着微草与蓝雨打起了消耗战,双方血量都各有损失,同时也都有两名队友在这样的拼杀中倒下——三对二,蓝雨还站着的是治疗灵魂语者和夜雨声烦、锋芒慧剑,微草则只有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和一名近战。

所有人血量都不多。

夜雨声烦和微草的近战纠缠着,而王不留行则更灵活地消耗着锋芒慧剑的血量。

灵魂语者在两名队友保护下不断给予支持。

“看着你的蓝!”团队频道里,夜雨声烦突然喊了一句。

徐景熙反射性去看自己的法力,顿时一身冷汗——最多再两三个技能,马上就要见底了。

这是王杰希刚才打消耗的意图?徐景熙对法力的控制确实是弱项,但是自从季后赛以来还从没出现过法力耗尽的情况。王杰希用两个队友的生命耗空了灵魂语者的法力?那是交换了蓝雨的多少生命?以夜雨声烦和锋芒慧剑现在血量都很可怜的情况来看,如果蓝雨没有治疗恐怕早就输了!

徐景熙咬着牙。

不过很可惜,蓝雨有治疗,并且现在还活着!

“黄少,放生你了。”灵魂语者在团队频道回了一句。

观众席看到这种对话又是一阵躁动。

黄少天没再回话。

夜雨声烦这个时候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生命了,他还在拼尽全力跟对方交换。双方血线对着下滑,在发现夜雨声烦已经被放生的瞬间对方曾经想要掉头去追灵魂语者,但是黄少天怎么可能让他跑掉?

在他的死命追击下,对方终于还是回头了。

“于锋补刀。”夜雨声烦留了最后一句话,倒下。

二对二,其中一个是几乎空蓝的守护天使。

锋芒慧剑从与王不留行的缠斗中脱身——实际上是王杰希也甩开了他,王不留行向着灵魂语者冲过去从最远攻击距离开始向失去庇护的治疗身上扔技能。他的队友还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血量,应该足够他摆平灵魂语者,不管是血量还是法力,总要交出一个。

他们没有足够的血量应对还可能接受两三次治疗术的狂剑了。

遭受密集攻击的灵魂语者转身,开启生命激活。

驱散粉。

几乎是浪费了一个技能的灵魂语者没有犹豫,又给自己套了个圣盾术。

驱散粉还在CD中的王不留行只能选择继续攻击,消耗圣盾术。

这时锋芒慧剑终于完成补刀的任务脱身,微草还有最后一个人——王杰希。

“于锋挺住!”

圣盾术坚持到灵魂语者甩出最后一个回复技能,还在向灵魂语者冲去的锋芒慧剑身上白光一闪血线上升。如果锋芒慧剑回冲的动作再慢一步,这口奶他就吃不到了。

锋芒慧剑冲近,起手。他没有拉开王不留行与灵魂语者之间距离的意思,他不是去救灵魂语者的——来不及救,空蓝的奶救也没意义了,他冲去的目的是王不留行。

在圣盾术消失的瞬间王不留行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紧密攻击,空蓝的治疗无力抵挡很快倒下。

同时锋芒慧剑飙着血冲到了。

灵魂语者最后那次回复帮他拉回到25%的血量,而王不留行还有不到12%。

虽然拼技术他未必是王杰希的对手,但是在接近红血的情况下,狂剑士有绝对的属性优势。

可以一拼!

狂暴。

崩山击!

……

…………

………………

王不留行倒下。

只剩锋芒慧剑还站在地图中,血量3%。

荣耀。

全场尖叫和欢呼响起的那一刻,于锋有点呆滞地滑出比赛席,转头看了看旁边位置上的黄少天,“黄少……我们赢了?”因为最后的拼杀太过惨烈,他根本没有取胜的真实感。

黄少天也还愣着。

赢了?

蓝雨赢了。

冠军?

属于蓝雨的冠军。

在全场观众的躁动中,黄少天甩脱耳麦直接冲出比赛席抱住了同样看到这个结果的喻文州。

“队长我们赢了!”

“嗯,”喻文州也紧紧抱住他,“赢了。”

他们耗费了整整六年,传承三代队长之后,终于拿到了蓝雨战队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冠军。

不再只是豪门。

而是冠军队,蓝雨。

评论 ( 16 )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