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55

扔了安全套的黄少天帮两人简单擦了擦就在喻文州身边躺下来。

喻文州还闭着眼睛调整呼吸,他的心脏差点炸了,整个人也有点虚脱,完全不想动。

“队长。”黄少天贴着他后颈叫。

听见他黏腻声音的喻文州喘着气勉强翻过身跟他交换浅吻,汗湿的手搭在黄少天肩膀上。

“嘶——”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甩开他,之后才惊觉自己干了什么赶忙解释:“不是……有点疼……”

“疼?”喻文州皱着眉坐起来。身体刚被拆过一遍立刻就要组装好开始活动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他还是没什么力气,只能先倚着枕头靠在床头,“我看看。”

黄少天拧亮了床头灯,也拖着还发软的腿靠过去,怎么回头都看不到自己突然火辣辣痛起来的肩膀到底是怎么了,“突然特别疼像火烧一样,之前还没事,你又没抓我。”

“坐低一点。”喻文州懒得动,一再让黄少天调整姿势来适应他的视线高度。黄少天调了几次都不合适索性垫了个枕头坐在地上,把整个肩膀都暴露在床头灯下给喻文州检查。他整个身体都还泛着情事余韵的潮红,喻文州看了几圈才发现那一点点非常不起眼的白色。那是脱皮的痕迹,薄薄的一层在黄少天的肩头卷起,如果不是因为疼,确实很难发现。

“到底怎么了?”黄少天还在努力回头。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让他去拿条冷的湿毛巾来。湿毛巾贴在黄少天后背很快帮他褪去了那一身绯色,也就让他肩背大片不正常的潮红和越来越多的脱皮处暴露出来。

非常明显的晒伤。

“怎么晒成这样?”喻文州不解了,“不是给你们发了防晒霜?没擦吗?”

“擦了我绝对擦了我把一整支都用完了!”黄少天努力证明自己是听话的好队员。

喻文州想了想,让他先到另一张床上趴好,自己挪下床去翻行李,找到那支根本是拿来备用的晒后修复凝胶,一边给黄少天涂一边问:“擦在哪了?”

黄少天也想了想,“脸上,前胸,四肢,还有后背。”

就是没擦防晒重灾区的肩膀。

就不应该妄想他们能有这份常识。

喻文州无力地想。

把黄少天涂好了晾在床上,喻文州拿起手机开始群发短信询问有没有人也晒伤——按摩后遗症严重,直接闯门工作量大又后果不堪设想,这方法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不问还好,一问才知道这些好歹也算在海边生活多年的宅男真的根本没这项生活常识,脱皮的、水泡的、起疹子的比比皆是。而且没人知道自己是晒伤了,全当成奇怪的皮肤病报给队医,害得队医和营养师拿着凝胶和药挨个房间给擦,忙得根本忘了通知他这个队长。

“喻队你也中招啦?”擦完一圈,听说喻文州询问有没有人“也”晒伤的队医筋疲力尽来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房门口,满脸感累不爱的表情。他一直以为喻文州应该是蓝雨唯一一个有常识的人了……

“不是我,是少天。”喻文州适时拯救了他对这个世界的希望,“我看他晒得有点厉害,不知道擦凝胶够不够。”

黄少天趴在床上还在垂死挣扎,“这个时候擦药就是SM!宁死不擦!你们不用再劝了,我是不会屈服的……”

没人理他。喻文州一脸倦色坐在床边看队医帮他检查,队医仔细看了一会儿断定黄少天是所有人里面情况最轻的不需要擦药,喻文州就连声道谢送队医出去。顺路看了一圈其他人的情况之后,喻文州回来就看到黄少天已经叫来客房服务整理床铺——被他们蹂躏过的那张床实在没法睡了。等服务员出去喻文州才暗暗叹口气,靠在床头休息。

这期间黄少天都安静着,一言不发。

到喻文州静下来,他才凑近了一些支起身体整个人在床边拱成一坨,有点担心地盯着看起来非常疲惫的喻文州,“队长你还好吧?从刚才看起来就有点不太对劲跟平常的你不太一样啊?”

喻文州转头对他笑了笑,“你说哪方面?”

然后喻文州又收获了一只红得像熟透大虾似的黄少天。

“少天……”喻文州觉得自己有点头痛了,“不管怎么看,现在该害羞的人也不是你吧?”

黄少天还缩成大虾状,“闭嘴!不对……队长求别说。”

连续折腾与被折腾了一个晚上,喻文州确实也没什么体力跟他继续扯皮,这会儿噼里啪啦关了房间里的大部分灯只留下床头一盏就钻进被窝合起眼,“睡前记得去锁门。我先睡了你也别太晚,晚安。”

“……文州晚安。”黄少天说。

本来已经进入准备睡眠状态的喻文州一时又睁开眼睛,盯着他笑笑,“啪”一声关了床头灯。

“快睡。”

评论 ( 11 )
热度 ( 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