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57

回到G市那天天色有点不好。

据说台风要来,喻文州没有多交待,通知了恢复训练的具体时间就放所有人回家。看黄少天还在训练室里面晃悠,喻文州咳嗽一声提醒:“早点回去,还有几天恢复训练了。”

“不是还没恢复吗?”黄少天盯着他。

回来之前的两天他们确实收敛不少,调整作息之后黑眼圈也几乎立刻就消失了,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有些人根本就还没有开始备战新赛季的自觉。

不过夜夜笙歌之后突然禁欲,喻文州自己也有点不适应就是了。

“一会儿下雨会很难叫车。”他还在试图让黄少天放弃,“早点回家好好休息。”

但黄少天的准备显然比他充分:“我知道不方便嘛宿舍里面肯定不行钟点房又要登记身份证国内就是这点不好,但是可以去我家里今天工作日爸妈都上班了就算台风也不会提早回来如果下大雨你就索性住在我家之前也不是没住过刚好行李也在身边。再说我不相信饿了两三天你会一点都不想。”

喻文州挣扎了一会儿,被他搔得痒痒的心终于宣告失守。

不过……“还是去我家吧。”他说。

黄少天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顿了一会儿才问:“方便吗?”

喻文州看他一眼,提起两个人的行李箱,“很方便,我搬出来住了,离你家也不远。”

出租车很快把两个人送到目的地。

喻文州的新住处距离黄少天家大概两公里,在很干净冷清的一幢公寓楼里,设施齐备的小套间,环境不错就是没有人气。

“这边的邻居大部分是上班族,白天根本不会有人。等下你可以直接叫车回家,住在这里也没问题。”喻文州安顿好了两个人的行李,去开很久没动过的冰箱给黄少天拿水喝。

暂时只有瓶装的白水,一人一瓶。

“为什么搬出来?”黄少天显然很介意。

喻文州笑了笑,“方便。”

看他无意多说黄少天也不好再细问,皱了皱眉拧开瓶盖喝水。喝着喝着就喝到喻文州身上去……喻文州床上还是出国前新换的床单,很快又被他们搞得根本没法睡了。

情事之后喻文州把黄少天踢下床,自己翻了干净床单出来换,一转身看到黄少天对着窗外被狂风吹得摇动不止的树枝咧嘴。

“据说是今年最大一场台风,要回家就快点走吧,看样子下雨之前风会更大。”喻文州说。

G市受台风侵袭是常事,两个人从小到大已经经历过不知多少场台风和热带风暴,很清楚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况。黄少天又看了一会儿转过身来:“你一个人住,家里有吃的东西吗?”

喻文州摇摇头,“出去买一点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我陪你去。”

两个人顶着大风出去采购了足够喻文州吃到恢复训练的食物和水。全部整理进冰箱之后黄少天才拖着箱子回家,临行紧紧抱了喻文州一次。

“一个人在家小心点,有事打我电话。别以为你是队长别人就不能照顾你了想当初我上小学就能接送弟弟妹妹去幼儿园,从小到大都很靠谱。”他说。

“知道了,有事一定打你电话。”喻文州笑着送他下楼。

到入夜的时候大雨就下了起来,间或还有电闪雷鸣,手机收了几条雷暴预警的短信,喻文州关了电脑切断了所有电源静静躺在被大雨敲得几乎呻吟出声的窗下,默数照亮房间的闪电次数,不知多久以后慢慢睡着。

第二天他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

窗外大雨还在疯狂冲刷街道,明明是上午,天色却暗沉得简直像午夜一样。手机在喻文州床头想了两三分钟才被他接起来——他本以为是黄少天,实际却不是。

整整一个小时的电话讲得他筋疲力尽,但是也无论如何没办法继续睡着了。

他爬起来开了电脑,QQ刚刚登陆就看到职业选手群在狂闪。

点开窗口,他最熟悉的名字刚好跳出最新的消息。

夜雨声烦:叶秋你妹,居然放我鸽子,敢不敢现在就来PKPKPK……

评论 ( 1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