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67

新赛季开始之前,各家战队的人员变动继续进行着,蓝雨也不例外。这次他们由训练营提拔上来的男孩子叫林枫,职业盗贼,接手的仍旧是前辈留下来的账号,跟着战队从常规赛开始轮换磨练。

本来蓝雨可以有一个更强力的盗贼——呼啸战队的方锐原本是蓝雨训练营的训练生,作为气功师的他或许是因为宋晓的原因没能被蓝雨启用,在第五赛季的时候被呼啸挖走了,这两年操作着盗贼号鬼迷神疑在联赛中大放异彩。

林枫对这件事情始终有点耿耿于怀,喻文州则安慰他。

“打你自己的比赛,在蓝雨就做你自己,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样,你才是蓝雨的成员。”

“我尽量。”林枫点点头。

他是个不错的选手,他的战斗贼后来也确实像喻文州期待的一样,表现十分精彩。

常规赛前半程很快过去,紧接着就是十二月转会窗和全明星活动。

第七赛季的全明星蓝雨有三人入选,不过参加活动还是全队一起。趁着元旦之后这个难得放松的机会,喻文州订了距离酒店不远的包厢一起唱歌热闹一下。这距离他们上次集体进KTV已经有一年半,那次蓝雨止步四强所有人的心情都很低落,现在则是彻底放松了心情竭尽所能的疯。

不管是不是五音不全都敢到麦霸黄少天手里抢歌了。

并且仗着话筒声音大全然不惧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想唱就唱。

也难得今天黄少天居然没有抢了话筒就不肯松手,在点歌的刷屏数量上取得绝对优势之后就跑去角落里不停发短信,光线不是很足的包厢里他的脸被手机屏幕晃得白惨惨的。

一直赖在沙发里喝奶茶的郑轩摸出去上厕所,喻文州就在群魔乱舞的队员中间穿过坐到黄少天身边,“少天,还在吵?”黄少天和家里的问题就如他之前所说的一样很难解决,父母都是比他还冷静阴险的狐狸角色,任凭黄少天怎么努力都岿然不动,还扬言喻文州敢登门一定狠狠打出去,搞得黄少天比赛之余所有时间都用来跟家里打口水仗了。

“他们分明就是在玩我。元旦回家还看见他们把我房间重新装修之后把你送的那个拼图挂在我床头墙上,结果我只是上了个厕所拼图立刻被摘下来了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这样我都不敢带你回家了好吗万一他们真的干出什么不文明的事情来简直没法直视……”黄少天跟他小声抱怨着。

喻文州点了点头,“出去说。”

走廊里清静得多,包厢门关紧就干脆听不到里面的群魔乱舞了。喻文州看一眼包厢门口的自带卫生间,拖着黄少天到另一边的转角去。

“不是说好一起解决么,怎么自己跟家里吵起来了。”喻文州盯着黄少天。

“他们玩我!”黄少天还在愤慨,估计刚刚短信来往的时候没少被母亲调戏,“你说他们这样有人性吗?明知道我不可能放弃的,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他们又不听,我已经说得嘴唇都要磨烂了居然还完全无动于衷这到底是什么父母啊!我越来越觉得你爸爸其实还亲切点!”

喻文州吻吻他据说要被磨烂的嘴唇,还是一样柔软,“我再见他们一次会不会好点?”

自从黄少天被母亲摊牌之后,喻文州确实还没有登过黄家大门。

黄少天把脑袋摇成拨浪鼓,“不行不行,他们说要揍你。虽然我不太相信他们真的会动手,但是考虑到连你爸爸那么斯文的人都失控了我实在不能冒这个险……”他看着喻文州,“我总算明白你之前的感觉了,我宁愿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完全不知道留给我一个人解决就好。”

从最开始,他们保护彼此的心都是一样的。

喻文州笑出来,“问题是你现在根本没办法解决吧。”

“大不了拖着,看谁的耐心更好。我们在俱乐部他们又管不到。”黄少天愤愤。

“但是你总要回家。”喻文州捏着他握手机的手,“很快过年了,闹得这样不愉快不好。”

之前是黄少天担心他过年没办法回家,临近过年的实际情况却是黄少天不好回家了。

喻文州想了想,“要么过年我先陪你回去,年关前后总不至于吵起来。”

“不行。”黄少天摇头,“万一他们是真的不接受,就算不吵起来也不会高兴的。我一整年没在家陪过他们了,不希望他们连过年都不痛快。”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真的是连他都想不到合适的办法。

“或者我们先不提这件事情了,”喻文州说,“搁置一段时间说不定会好一点,一直纠结不出结果也影响你的状态。之后先回家好好过年,等夏休期我到你家去慢慢谈。我想你家人不至于真的动手,就算真的要动手不是还有你保护我?”

夜雨声烦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保镖,和他手中的利剑。

黄少天揉了揉眉心,“也只能这样。两只老狐狸就是拿我寻开心看我一个人焦躁很好玩吗?明明对你印象那么好就差直接收下做干儿子了现在居然跟我说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元旦他们还说漏嘴念叨你很久没到家里玩了啊结果看到我立刻改口带你回家就打出去。我真怀疑他们就是在傲娇啊!如果我们能结婚今天就去扯了证扔到他们面前估计他们就放弃啦!”

喻文州被他逗笑,“好了,先别想了。回去唱歌吧。”

黄少天甩甩头,还是没什么心情的样子,“你先回去吧,我去水吧弄点喝的过来。”

两人在包厢门口分手,喻文州目送黄少天离开,转头看了看还关着的卫生间门。

“在卫生间里站这么久,辛苦你了。”喻文州说完,也开门进了包厢。

“我不想偷听的我只是来上厕所我什么都没听到压力山大队长你听我说……”捂着耳朵的郑轩从卫生间哭着走出来。

评论 ( 7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