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69

第七赛季蓝雨并没能再续上一赛季的辉煌,冠军最终落回了上赛季被他们惨烈剿杀的微草战队之手。对于这个结果,战队经历了第五赛季的失落之后已经很能平衡心情,俱乐部也没什么意见——冠军嘛,拿过一个就好了,只要之后的成绩不算特别难看,每年都进季后赛,每年都有几个全明星,每年都有相对应的经济产出,冠军这种东西拿到最好拿不到也无所谓。

蓝雨的招牌不会倒,俱乐部的经济效益不受影响,战队排名就不是那么特别重要了。

不过,战队和俱乐部看得开不代表粉丝们也看得开。

每年总决赛之后游戏里的粉丝混战总是暑假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几大俱乐部公会挑头,地图上一片喊杀声,技能特效看得人眼花缭乱,世界大战的规模可能也不过如此。

夏休期的前一天,蓝雨这边基本已经走空了,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留在宿舍。他们要讨论与黄家父母摊牌的细节,虽然讨论了一整天也没什么结果。

被经理叫去询问公会事宜的梁易春路过宿舍看到喻文州房间的灯还亮着,顺便过来招呼了一声,“喻队,黄少,还没回家?今晚打得特别热闹,围剿中草堂,有空可以上来看看。”粉丝大战本来跟战队没什么关系,不过已经不是比赛期,蓝雨的战队成员又特别好说话,他才提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和黄少天闻声转头,也跟他打了声招呼,说有空会上去看看公会战况。

梁易春转头走了。

喻文州看着为了两个人的事情焦头烂额的黄少天,突然笑了笑,“要么我们上游戏散散心看他们围剿中草堂,去你家的事情就顺其自然,看黄少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不习惯。”

黄少天被他笑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走吧。”

各人的宿舍里都只有自己的电脑,要一起上游戏当然还是去训练室。喻文州开了两个人平常用的机器,看黄少天对着手里两张账号卡犹豫不决。黄少天转向他:“上哪个号?”他们现在都有两个常用账号,在训练室一般都是用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但是今天是上去围观公会战,这两个号未免有点太扎眼了。

喻文州考虑一会儿,刷了索克萨尔那张。

黄少天自然也刷了夜雨声烦上线。

一身银装自然是不能穿到游戏里的。上线换了装备,问了春易老现在正混战的坐标,两个人径直朝着那片混战区域跑过去。

越靠近那个区域人就越多,顶着各大俱乐部公会名号的角色在地图上展开混战,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跑过去的时候踩着几个元素法师地图炮的边缘,敏捷闪避没有损失一丝一毫的血。

他们身后的人群则炸开了锅。

“卧槽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

“蓝溪阁玩真的!”

“会长我们也叫职业选手来啊!”

“集火他们俩!”

“谁TM扔的手雷,地图炮往你自己家里扔……”

春易老看见这两个角色过来也是一阵眼晕——让他们上来看看热闹,怎么自己跑来制造热闹了?现在是派人去保护他们俩还是怎么样……

他还在考虑的时候,喻文州的私聊发了过来:“给我一个团。中草堂在哪边?”

春易老立刻调配了一个百人团给喻文州,很快中草堂主力的坐标也报了过来,他一并告诉喻文州。

“我和少天玩一圈就下了,你们继续。”喻文州说完,团队频道里指挥着队伍往中草堂的方向涌动过去。玩家指挥很大程度上靠语音,他没这个习惯,只是不停在团队频道里调整着阵型,语音只用来跟身边的黄少天闲聊。

“队长你想干嘛?”夜雨声烦也在他团里,看他做好了冲锋的布置,“玩真的啊?”

“既然来了就玩大点,不然对不起他们明天说我欺负普通玩家。”喻文州说着,在团队频道发出了冲阵和集中攻击的号令。春易老给他的并不是蓝溪阁最精英的团队,他也不需要那么精英的团队,本来也就是玩玩。不过在他的战术安排下中草堂阵式的一角突然之间就被冲得有点溃烂,许多其他公会的玩家看见这个机会顶着狂轰滥炸的技能进一步往里冲,一直冲到中草堂本来有序的团战组织彻底崩溃被迫后退重新整理阵型。

而这个时候,罪魁祸首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已经趁乱跑了。

很久没在网游里干这种事情,喻文州一边操作着索克萨尔开溜一边忍不住地笑。身后本来有追来的玩家,但是被他们跑出一段之后杀掉几个,就没人继续跟来了。

“心情好点了?”他问黄少天。

黄少天笑得脸都要僵了,“心情太好了好吗,王杰希不会高兴的!”

“他又不是我的队员,我为什么要照顾他的心情。”喻文州说,“下线休息去?”

黄少天又笑了一会儿,“我们找个地方放烟花吧。我这个号上还有好多限定烟花呢。可能不在背包里得回仓库看看。之前换装备清背包的时候都清过去了。”

“限定烟花?”

“嗯。”

说着话的功夫两个人往仓库方向移动过去,刚刚打开背包夜雨声烦突然就蹲在地上点燃了一个烟花,绚丽的光一下子由地面蹿上天空,绽开成变幻不定的光影。

“就是这个,”黄少天说,“还是刚开服时候活动的奖励,我包里怎么会有一个……其他的可能在仓库吧队长你等等我找一找。”

烟花的光影在天空中越扩越大,无数正在附近PK、做任务、闲逛路过的玩家都能看到它逐渐散去的痕迹。

“卧槽现在居然还有人放这个烟花……卧槽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

地图因为他们两个的出现开始骚动的时候,黄少天还在努力地整理背包,喻文州操作着索克萨尔偶尔挥动法杖打跑来偷袭的围观群众,其他时间就站在原地任凭玩家跑过来合影。夜雨声烦这个账号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整理过仓库里的东西了,各种七零八碎乱七八糟堆得人眼花缭乱,连黄少天自己也要看了物品说明才能分辨每一格里究竟是什么。

天空中烟花的痕迹渐渐消散了,喻文州转头看看还在努力掏自己的仓库的黄少天。

“放完就算了吧,号总在这里停着也不好。”

“我记得还有,就是不记得图标长什么样子了,刚刚那个放之前应该看一下的。”黄少天继续找。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那个很久都没有看到过的烟花效果,“这个烟花当时是做一整轮活动才给一个的吧?你到底囤了多少?”

“二十个。”这个数字倒是相当准确。

喻文州又想起他那二十套剑客贴纸,“你是喜欢二十这个数字么?都囤二十个。”

“不是啊,特殊物品二十个刚好一组,刚刚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包里,可能是公会的人练级时候弄的。”黄少天终于关掉了仓库界面,有点头疼地看着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身边已经堆起来的围观群众,有几个人已经干脆对着索克萨尔围殴起来。夜雨声烦迅速料理了他们,从人群里劈开一条路,“找到了,我们换个地方去放吧?”

评论 ( 1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