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贺岁篇 花市(无差)

G市在春节前后总是美的,花市开着的时候街上走的人手里几乎都捧着花:金桔、春桃、水仙。还有人从外地跑来就为了凑花市的热闹,买一两束早在温室里培好的切花,在玻璃瓶里盛放几天也算乘过G市新年换旧年的花潮。

蓝雨俱乐部的新年假期与花市的时间重叠,花市开始前两天就清空了宿舍,即使战队成员想要留在俱乐部训练也会被强制清理出去——没办法,有一场花市要占用主场体育馆附近的街道,这是为了方便管理进行的统一安排,俱乐部的面子再大总还是要给政府让路。

更何况也确实是该休假的日子了。

“队长队长,约个时间一起逛花市啊?家里的花肯定又是我买,一个人太无聊了一起一起一起吗?”临分别的时候黄少天问。与蓝雨的大部分战队成员一样,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青壮年劳力,逢年过节采购花卉这种需要体力和耐力的工作自然就堆到黄少天头上。

有不识相的人插进来,“黄少我家也要买花,听起来黄少很有经验,带我一起啊?”

“滚滚滚滚滚滚滚!你家那么远跑来凑什么热闹,那么多花市就是为你这种人准备的,就近参加好吗让郑轩陪你去,快去快去快去!”黄少天说。

躺枪的郑轩默默念了一句压力山大。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理理我。”黄少天又转回喻文州那边,“我又会选花又会砍价简直是不可多得的陪逛人选,光顾一下好不好?新年前我全天空闲白天看的比较清楚但是夜市比较有氛围,一般我会选第二天的下午,人又少花又多质量好还容易谈价钱,戴着墨镜口罩也不突兀。队长?”

喻文州想了想,“可是我只有晚上有时间。”

“没问题啊!晚上也没问题的我可以戴口罩。第一天还是第二天?超过第二天可选择的余地就比较少了不太推荐,如果时间不合适我们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完全没关系反正都是叫车回家。”

“黄少你刚刚还说就近参加,不然带我一起啊……”

不识相的人很快被群众拖走。黄少天追着喻文州要答案,“队长队长队长?”

“我两天晚上都没问题,看少天安排。”喻文州笑着说。

 

有人自告奋勇去花市采购,喻母花了点时间拉好采购清单跟现金一起交给儿子,“钱要不要多准备一些?少天可能出门又忘记带钱包,过年花钱如流水……”

喻文州哭笑不得,“再提这个他又要生气了。”

“终归不是跟我生气。”喻母拍拍儿子肩膀,推他出门,“不要忘记跟他约时间。”

“记得了。”喻文州应下,很快消失在楼梯口。

他和黄少天约在距离花市区域一条街的街角,往来行人非常多,穿过人群他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路灯下戴着口罩塞着耳机晃来晃去的影子。

然后他走过去拉住了黄少天的手。

“等很久了?”

“也没有,就是出门有点早。到底是谁告诉我最近会堵车一定要提前半个钟头出门?”黄少天抱怨了一会儿,忽然回忆起这句话的来源是叶秋。想想H市令人发指的交通和叶秋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本质,黄少天断定自己会相信他的话简直蠢透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你要买点什么?我妈又拉了一张比裹脚布还长的清单给我。明明每年都买这些东西为什么她的需求量就这么大?”

喻文州摸出自己的那张购物清单,跟黄少天掏出来的对比一下,两个人都笑了。

“大概阿姨跟我爸爸一样,喜欢养点东西但是从来没有养活过。”喻文州说,“有几个叔叔曾经赞叹我能平安长大简直是生物史上的奇迹,都是我妈妈的功劳。”

“你至少还有妈妈,我爸比我妈还恐怖,我都不知道每年那么多花花草草是怎么在他们手里与世长辞的。我们能活下来真是太不容易了。”黄少天突然拉着喻文州冲进人群,向着某个摊位一路疾走过去,“买东西买东西,有几个老板我很熟了可以买到不错的春桃跟金桔,据说今年的水仙都不太好你还要什么单子给我看看。等下我来负责杀价队长什么都不要管,付钱就行。”

喻文州看他一秒钟切换购物狂人状态,忍不住笑起来,“今天带钱包了吧?”

黄少天立刻愤慨,恶狠狠瞪他一眼。

买花的时间并不长,他们的清单虽然内容丰富但是黄少天熟悉的几位老板都库存丰厚,几乎是十几分钟就能敲定一单。黄少天是杀价高手,语速又快,偶尔旁边路过几个似乎是外地来客的人都一脸惊恐看着这个戴口罩的年轻人冲锋枪似的往外喷粤语。

喻文州就像个单纯走马观花的游客,跟着他经过一摊又一摊。

“都搞定了。”结束最后一单,黄少天开始琢磨怎么把他们的战利品弄上送货的面包车,喻文州则盯住他们身边摊位上那些小小的乌龟。黄少天凑过来,“你要养这个吗?据说有的品种很难养到家就不吃不喝就算肯吃喝也要放在手心里否则看都不看。”

喻文州摇摇头,“本来想推荐爸爸养这个,看来也不行了。”

“我们两个饱受摧残就可以了放过地球上其他生物吧,我妈还曾经说过想再生一个我特别担心他能不能健康成长万幸他们最后放弃了。”黄少天这番话惹来喻文州一阵侧目,被他盯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转开视线,“其实应该让你爸妈和我爸妈交流一下育儿心得,怎么用不同方式把两个男孩子养得这么凄惨,反正已经一起吃过饭了,新年假期时间又刚好,你也知道夏休期……”

“初二那天跟你父母一起来我家吃晚饭吧,”喻文州突然说,“我作为家庭代表盛情邀请。”

黄少天震惊了一会儿,“你怎么能抢我台词呢?怎么能呢怎么能呢?你明知道我马上就要说到这个了居然抢先说出来,把我前面那么长的铺垫据为己有,小学时候老师就教过不劳而获是不好的鸠占鹊巢也是不道德的,虽然我不喜欢跟你分那么清楚但是这是我的前情提要!”

“借用一下。”

“可是!”

“初三去你家吃晚饭。”

“可是可是可是……”

“我跟爸妈里说过了,初三晚上不回家。就是不知道可以留宿你家里还是去酒店。”

“……酒店,我家隔音不好。”

 

喻文州摊开了已经很久没有正经动用过的笔墨。为了修心养性,他从很小就开始练大字,只是中途出现了荣耀这个游戏,职业生涯打断了他长时间的习惯。

现在他打算写点什么,裱起来作为送给黄少天一家的新年礼物之一。

“文州可是很久都没有正经练过字了。”喻母说。喻父来看了一眼,转身又去伺候那些注定命不长久的花花草草。

喻文州笑笑,提腕运笔。

洒金纸上字迹挺秀。

 

谨贺新年。

马到成功。

 

以及,后来。

大年初三喻文州一家收到相当丰厚的回礼和黄少天另外送的一对黄喉龟。

“我问了好多人都说这个最好养了真的……”

评论 ( 15 )
热度 ( 2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