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番外03

荣耀,我们的荣耀


随着时间推移,只有职业联赛并不能满足荣耀爱好者的参战与观战欲望了,于是各类名目的小型比赛应运而生。大多是以学生为主体的地区联赛,从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这些小型比赛的选手大多以进入职业联赛为目标,相当用心争取着与联盟接轨的机会。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新的商机,各大俱乐部自然不吝惜这种选拔赛手、创造收入的机会。蓝雨战队也在这一年的夏休期单独拨出了一天时间与荣耀大学生联盟的年度冠军队伍打友谊赛。由从固定阵容退下来开始打轮换的喻文州带队,上场比赛的清一色是训练营选拔上来的新人,这样不算高压力高强度的比赛对他们来说是相当不错的磨练机会。

不是正经...

如果的事 番外02

 

漫长的一天

 

G市夏天的清晨,八点,窗外阳光很好。

这是黄少天退役之后的第一个夏休期,喻文州虽然还没退役也已经放假了。假期第一天,没人会对睡懒觉这件事有任何异议。

卧室窗帘是柔和的灰绿色,被遮挡在外面的阳光裹上温暖的金边。墙体被漆成看起来很软的奶油黄,哑光的质感毛茸茸的。床边置物架上摆着喻文州看到一半的睡前读物,床头的墙壁挂着画框爬满Q版小剑客的蓝雨冠军战阵容拼图。床架中间嵌入几张场景各异的双人照,使用条纹花样寝具的床上睡着喻文州和黄少天。

无比宁静幸福的一个早晨。

如果门铃没有突然响起就更好了……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如果的事 番外01

把番外们PO一下混更……

番外一共三个,按时间序


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这个时间点,在荣耀位面代表的是刚刚发布的新版本、进行中的新年活动、一周后到来的全明星和越来越近的常规赛后半程。

很少有职业选手会过这个舶来的节日。

他们有太多太多其他事情要做。

今年的圣诞夜,蓝雨战队照例集体在公会辅助下参加着游戏里的新年活动,尽可能将他们的角色武装得更为强大。一次新年活动的奖励能够拉开不小的角色属性差,任何一支战队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放松。

只是……今年的新年活动也未免有点太休闲了。

并不是诚意不足,但确实晚饭后没多久,在线的人就纷纷结束了今天的活动内容开始无所事事...

如果的事 72 End

第二天黄少天进家门之前灌足了冰水才能勉强冷静下来。黄家父母提前接到儿子的通知都安安稳稳坐在家里看电视等谈判。喻文州进门的时候黄少天简直比在赛场上还要集中精神关心父母的一举一动以免发生任何意外。

黄父还像平常一样招呼着喻文州随便坐。

黄母只是看了看喻文州,换到个距离他远点的位置坐下。

黄少天绷着脸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喻文州和父母之间。

“今天要谈的事情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要跟文州在一起。你们就算反对,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理由可以说出来好好商量,别再莫名其妙地玩我了好吗?”他还是有点激动。

黄母很是傲娇地转头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喻文州一眼,完全沉默地继续转回去看电视。

黄父则仍旧“你们谈,这个...

如果的事 71

黄少天凝滞了一会儿。

“我也想啊但是国内法律又不允许如果可以我早就拉着你扯证去了也免得我家里还乱七八糟的搞不明白。如果是自己搞个仪式我随时配合都没问题游戏里也绝对没问题还可以叫点人来观礼……你是想要哪种?”

喻文州非常认真地看着他,“我想要有法律保护的那种。即使国内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跟你多一重联系,即使这重联系特别薄弱也无所谓。”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那就只能去国外了,要去哪国我都没研究过是不是要去荷兰?”

“加拿大,只有那边承认外籍旅行结婚。”喻文州显然早有准备,“我们两个的资料之前已经交上去了,如果顺利,最近面签之后就能拿到签证。机票应该不是特别紧张,拿到签证之后再定也来得及...

如果的事 70

神之领域地图的某处山地尽头连接着一片浮空的巨石。这些巨石组成的云中阶梯由悬崖向外延伸着,距离悬崖最远也最大的一块石头横截面被设计成浪漫的心形。虽然策划并没给这个细小的设计取一个足够浪漫的名字,但因为它的造型确实过于浪漫非常适合拍结婚照,被玩家定名为“情人崖”。

索克萨尔把夜雨声烦带到了这里。

巨石组成的云中阶梯需要跳跃很多次才能到达情人崖上,在今天这个公会大战不会有人跑来拍照的日子,云中阶梯上只有那么三两个正在练习跳过去的玩家而已。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就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快速跳过——这种操作普通玩家可能还需要练练,对于喻文州和黄少天来说就只是调整一下行进和跳跃的节奏而已,完全不需要停下...

如果的事 69

第七赛季蓝雨并没能再续上一赛季的辉煌,冠军最终落回了上赛季被他们惨烈剿杀的微草战队之手。对于这个结果,战队经历了第五赛季的失落之后已经很能平衡心情,俱乐部也没什么意见——冠军嘛,拿过一个就好了,只要之后的成绩不算特别难看,每年都进季后赛,每年都有几个全明星,每年都有相对应的经济产出,冠军这种东西拿到最好拿不到也无所谓。

蓝雨的招牌不会倒,俱乐部的经济效益不受影响,战队排名就不是那么特别重要了。

不过,战队和俱乐部看得开不代表粉丝们也看得开。

每年总决赛之后游戏里的粉丝混战总是暑假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几大俱乐部公会挑头,地图上一片喊杀声,技能特效看得人眼花缭乱,世界大战的规模可能也不过如此...

如果的事 67

新赛季开始之前,各家战队的人员变动继续进行着,蓝雨也不例外。这次他们由训练营提拔上来的男孩子叫林枫,职业盗贼,接手的仍旧是前辈留下来的账号,跟着战队从常规赛开始轮换磨练。

本来蓝雨可以有一个更强力的盗贼——呼啸战队的方锐原本是蓝雨训练营的训练生,作为气功师的他或许是因为宋晓的原因没能被蓝雨启用,在第五赛季的时候被呼啸挖走了,这两年操作着盗贼号鬼迷神疑在联赛中大放异彩。

林枫对这件事情始终有点耿耿于怀,喻文州则安慰他。

“打你自己的比赛,在蓝雨就做你自己,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样,你才是蓝雨的成员。”

“我尽量。”林枫点点头。

他是个不错的选手,他的战斗贼后来也确实像喻文州期待的一样,表现十...

如果的事 66

那顿晚饭黄少天几乎是哭着吃完的。

吃过饭坐了没多久黄少天就起身告辞。喻文州送他到楼下叫车,一路上听他哭诉自己的心情郁卒消化不良简直像吃顿饭身边坐了十八个韩文清。

“我已经努力稳重了他还是不喜欢我,我还特地跟他道了歉!”黄少天说着。

喻文州握紧了他的手,今天确实是黄少天难得乖巧稳重的一天,连话都特别少,“我知道,我会再跟我爸爸聊一聊,他一直是个很大度的人,下次一定会好很多。”

“多来几次我就要心理阴影了。”黄少天还皱着脸,“队长,求安慰。”

喻文州看看四下还算空旷的街道,张开手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截住刚好路过的出租车送他上车:“这几天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新赛季见。”

黄少天点...

如果的事 65

雨停之后黄少天回去送了拼图就来帮喻文州搬家。

虽说是搬出来住,喻文州的行李倒没有多少,处理了那些快递之后一只纸箱两个旅行袋就都塞下了。叫了出租车往喻文州家的方向走,车子走到半途喻文州突然说:“我爸妈都在,你做一下心理准备。”

黄少天立刻僵硬:“不是说好只帮你搬家吗?今天工作日他们不用上班?”为什么搬家还要见父母?他之前倒是见过喻文州父母一次的,那时候还在训练营,义正言辞要人家回家别打骂儿子……几年之后先是喷了他爸爸一通,见面就已经是把人家儿子搞到手的状态了,这让他怎么直视这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

而且他深刻记得喻父那张不算凶却特别严肃的脸。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能不能不去?”

“...

如果的事 64

因为雨太大,黄少天索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留宿在喻文州这里。没有足够的餐具他们只能烧水冲泡面充饥,吃完饭双双横在地毯上聊天,聊着聊着气氛太好就……又聊到一起去。

“不行,”喻文州坚决拒绝,“我已经没有干净床单可以换了,除非你想今晚睡地上。”

黄少天已经在吻他喉结,“要么我们在地上做。”

喻文州头疼地推开他,“这地毯至少一个月没洗了。”

“那我们去卫生间。”黄少天把他拉起来就走,现在谁也别想阻止他们两个亲热,恢复训练这种理由也不行。把喻文州撂倒在铺了浴巾的地砖上的时候,黄少天一边压制着队长并不十分真心的挣扎一边保证:“最后一次,肯定是恢复训练前的最后一次。队长你相信我……”

然后喻文州就...

如果的事 63

就这样吧。

尽快搬回来住。

突如其来的转折让喻文州又愣住。黄少天则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凑到手机旁边去:“叔叔我刚才态度太差了对……”

不起两个字他没说出来,电话被喻父挂掉了。

黄少天有点忧郁地转向喻文州:“他都没听我把话说完就挂掉你爸爸是不是讨厌我了……”

他语速那么快,喻父能卡在这句说完之前按断电话可见早有预谋且身手非同一般。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看见黄少天快哭了的忧郁表情忍不住一笑,眼泪也就跟着流下来。他又哭又笑地表情纠结,黄少天跟着擦眼泪倒热水也手忙脚乱。等这一阵过去,喻文州捧着玻璃杯喝水润嗓子,抬头又看见黄少天依旧忧郁的表情。

“你爸爸肯定不会喜欢我了。”黄少天...

如果的事 62

黄少天被震得全身一抖,突然醒悟自己刚刚喷的真的是喻文州的父亲。他缩了缩脖子,把手机递向喻文州,“叔叔要跟你说话。”

喻文州还在发呆,听黄少天又叫了两声才慢慢回神盯着黄少天递过来的手机。

那个眼神让黄少天一瞬间就不想把手机给他了。

“我偷偷挂掉。”他向喻文州比着口型。

喻文州摇了摇头,“还会再打来的,给我吧。”

黄少天苦着脸,看他把手机拿过去贴在耳边叫了一声“爸爸”。

不知道喻父这次又说了什么,总之喻文州拿到手机之后除了那一声爸爸之外再也没发出过任何声音。他靠在床边低着头,眼神涣散,脸上的表情像是僵硬了很久才眨一次眼睛。

又过了很长时间,黄少天突然看到他的眼睛聚焦了一次,然后听到声...

如果的事 61

黄少天捧着有点烫手的玻璃杯趴在桌面上看喻文州接电话。他讲电话的时候声音总是压得很低语速很慢,完全不像黄少天对着手机就会不自觉把音量提高好像很怕对方听不到。

但是现在这个声音也太低语速也太慢了吧?

在他能够清楚看到的喻文州的侧脸上,眉头随着声音越压越低,嘴角也垂了下来。而且实际上喻文州根本没能完整说出哪怕一句话——全都还在“爸爸”、“我”、“听我说”的程度就被打断了。

黄少天听不到电话另一端的喻父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是能看到十几分钟之后仍旧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喻文州猛地闭了闭眼睛,肩头轻颤起来。

“文州……”他小小声地叫着。

喻文州皱着眉转头又比了噤声的手势。

那一瞬间黄少天看到他的眼圈是...

如果的事 60

“这个,”喻文州放下水壶,“也没什么,就是跟家里吵架了,妈妈劝我出来冷静一下。”

“因为我们的事情么?”黄少天一针见血。

喻文州点着头,苦笑,“本来想借着刚拿了冠军高兴的机会把事情说开,没想到一下子吵得有点厉害,把我妈妈吓坏了,当天就找好地方帮我搬出来。是夏休期刚刚放假那几天,具体哪天已经不记得了。”

他那么好的脾气,能说出“吵得有点厉害”这种话,黄少天简直没办法想象当时是个什么情形。喻母会让他赶快搬出来大概是真的被吓坏了。黄少天还记得他们在训练营的时候喻文州发脾气那次:脸色惨白完全没有血色,全身抖得筛糠一样,真让人担心他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这次恐怕比那个时候还严重吧。

都闹成...

如果的事 59

看着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完全说不出话,手忙脚乱拉他进来裹上被单往卫生间里推——外面挂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雨?连路灯都照不清楚了肯定也不可能叫得到车黄少天一定是自己跑过来的……

自己没有准备姜茶也没有红枣汤只能让他先洗个热水澡喝杯热的花茶然后……

一直被喻文州往卫生间里推的黄少天咳了两声,执意在卫生间门口停下来。

他静静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也静静看着他。

黄少天说:“文州,我知道自己很烦,也没想到你今天心情会这么差,对不起。”

对不起。

喻文州之前烦乱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他把黄少天又往卫生间里推了推,声音恢复温和平静,“先进去洗澡吧,浴柜上面那套衣服是干净的你可以先穿,我去烧水泡壶热...

如果的事 58

叶秋?

因为每年都会有很多场比赛,再加上全明星之类的活动中职业选手齐聚一堂,所有选手都会在其他战队交到几个不错的朋友。黄少天又性格活泼到处招惹,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能跟他聊上两句,而叶秋大概算是黄少天这圈朋友里比较要好的一个。

虽然每次两个人搭上话之后不是垃圾话互咬就是要出去PK,怎么看都不像一对挚友。

喻文州向上翻了翻聊天记录,更早的没刷新出来,只能看出他们两个昨晚约了什么事情,黄少天冒着被雷劈的危险在游戏里等了叶秋半个小时却被放了鸽子。今天一早看到叶秋QQ在线就立刻开群狂轰滥炸起来。

滚动条拉下来,无营养对话还在继续。万幸时间还早,群里几乎没什么人,大家都跟喻文州一样默默地蹲着看热闹...

如果的事 57

回到G市那天天色有点不好。

据说台风要来,喻文州没有多交待,通知了恢复训练的具体时间就放所有人回家。看黄少天还在训练室里面晃悠,喻文州咳嗽一声提醒:“早点回去,还有几天恢复训练了。”

“不是还没恢复吗?”黄少天盯着他。

回来之前的两天他们确实收敛不少,调整作息之后黑眼圈也几乎立刻就消失了,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有些人根本就还没有开始备战新赛季的自觉。

不过夜夜笙歌之后突然禁欲,喻文州自己也有点不适应就是了。

“一会儿下雨会很难叫车。”他还在试图让黄少天放弃,“早点回家好好休息。”

但黄少天的准备显然比他充分:“我知道不方便嘛宿舍里面肯定不行钟点房又要登记身份证国内就是这点不好,但是...

如果的事 56

第二天的情况让黄少天觉得好受多了——他跟喻文州一起出酒店房门的时候还是不可抑制地红着脸,本来以为要被问东问西,想不到结伴去吃早餐的蓝雨队员几乎都红着脸。

当然,别人脸红是因为晒伤,黄少天脸红是因为什么就只能问他自己。

出发前喻文州在酒店前台耽搁了一会儿,黄少天问了一次他笑笑没答话,直到上了车才把声音贴在黄少天耳边:“把昨天用的东西先结账,不能打在总的清单上,那个要交给俱乐部。”

黄少天愣了愣,脸更红了。

这天的游览确实有点无聊,宅男们对异宗教、冷血动物和自由市场的兴趣都不是很大,仅有的收获也就是帮家人带了点纪念品。中途还遇到另一个旅行团里有蓝雨战队的粉丝,揪住他们又是要签名又是要合影地...

如果的事 55

扔了安全套的黄少天帮两人简单擦了擦就在喻文州身边躺下来。

喻文州还闭着眼睛调整呼吸,他的心脏差点炸了,整个人也有点虚脱,完全不想动。

“队长。”黄少天贴着他后颈叫。

听见他黏腻声音的喻文州喘着气勉强翻过身跟他交换浅吻,汗湿的手搭在黄少天肩膀上。

“嘶——”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甩开他,之后才惊觉自己干了什么赶忙解释:“不是……有点疼……”

“疼?”喻文州皱着眉坐起来。身体刚被拆过一遍立刻就要组装好开始活动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他还是没什么力气,只能先倚着枕头靠在床头,“我看看。”

黄少天拧亮了床头灯,也拖着还发软的腿靠过去,怎么回头都看不到自己突然火辣辣痛起来的肩膀到底是怎么了,“突然...

如果的事 53

蓝雨大部分选手出国游的第一天就在蒙头大睡中过去了,连黄少天也不例外。他们夺冠前那段时间实在太累了,怎么睡都补不回来。喻文州提前跟领队打过招呼,干脆把每天出去玩的时间都挪到了下午,上午就留给他们在房间里睡懒觉。

但是……

喻文州从平板电脑上的电竞新闻里抬起头看了一眼隔壁床上大字型肚皮朝天整个上午几乎连身都不翻的黄少天。

睡得真香啊……

下午海边的太阳热辣辣的,一票宅男扒了衣服换上泳裤在太阳下白得几乎晃眼。领队安排的“游览”根本没人理会,黄少天带头把喻文州按在沙滩上埋了半截,然后又被反水抬起来扔进海里。到最后无人幸免,全都被撂倒灌了满泳裤砂子,冲洗换衣服的时候浴室里满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如果的事 52

记者会一结束,刚刚还感人肺腑的气场立刻消失不见。

冠军队又怎么样呢?传承六年移交三代队长又怎么样呢?主力成员还不是一群二十才挂零的小伙子,高兴之余心早就飞了。从记者会回来还没超过半个小时就组团跟俱乐部要求起了福利,不负众望的喻文州作为选手代表跑去跟经理交涉。

“战队要求集体出国旅行,所有费用由俱乐部承担。”

这点要求对于蓝雨俱乐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联盟已经走上正轨而且真正商业化,一个总冠军奖杯带来的经济效益岂止是几百万几千万,更何况一群小伙子出去玩根本花不了什么钱,他们要的无非是热闹而已。

经理打了两个电话,直接告诉喻文州“OK”,具体行程预算定好之后报给俱乐部,按照两倍预算请款,唯一...

如果的事 51

赛后的记者会喻文州带上了战队现在登记在册的所有队员,包括整整一年都没有机会出现在比赛场上的替补。清一色堪称稚嫩的男性面孔让记者席中的闪光灯闪了足有十分钟,到被新闻官强制暂停拍照的时候,喻文州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

蓝雨这架势是摆明让记者们敞开了问,所以记者们也就全不客气,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招呼上去。问题最集中的当然还是决赛,不过也有对蓝雨本身就有恶感的记者将矛头指向了根本没有出现在赛场上的替补队员。

“对于蓝雨夺冠,你们有什么想法呢?”

从来没面对过这种场面的小替补有点心虚,声音也很低,“我们很高兴。”

“但是喻队让你们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只是为了让你们表现自己很高兴吧?”

“这...

如果的事 49~50

决赛当天蓝雨主场体育馆里人满为患。微草是去年的冠军队风头正盛,不远万里跑来支持的铁杆粉丝自然不少。但G市作为蓝雨主场所在当然还是蓝雨的粉丝更多,作为周边发售的队旗、队服之类至少人手一件,挤在一起简直要漂成海。

双方队员握手的时候喻文州对着王杰希笑了笑,“抱歉要打破微草连冠的美梦了。”

王杰希也回以一笑,“恐怕没那么容易。”

决赛开始。

两方阵容都很年轻,又都是比赛经验相当丰富的选手,虽然蓝雨因为家大业大在装备上略有领先,个人赛的部分还是打得相当艰难——王杰希说“没那么容易”并不是一句空话,他们没能从守擂的王杰希手上讨到任何便宜,到个人赛环节结束的时候蓝雨甚至落后微草一分。

“前面很好...

如果的事 48

“宋晓备战备得怎么样?”季后赛开始之前,喻文州这样问。

常规赛的过程中宋晓几乎没有上过场,他一直在不停磨练自己,偶尔轮换调整,就为了再一次站在季后赛的赛场上。他的稳重沉着是蓝雨用以应对季后赛巨大压力的重要武器。

面对喻文州的问题,宋晓很沉稳地笑了笑:“状态很好,我会努力。”

季后赛,蓝雨来了。

为了冠军。

他们用几乎整整一年时间准备,锻炼新人、武装账号、调整战术、磨合配合中的所有细碎问题,为的就是在季后赛中一步一步扎实地向前走。如果努力换不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那么就加上执念,如果加上执念也还不够,就赌上所有的运气。

总之,为了冠军。

为了总冠军。

“最后一击炫吧?羡慕嫉妒恨了吧...

如果的事 47

荣耀联盟第六赛季的职业联赛在万众瞩目中拉开了序幕。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蓝雨新注册的那个狂剑士,“再现繁花血景”的说法也在媒体上渐渐传播开来。但是实际的比赛当中锋芒慧剑与枪淋弹雨的互动并不多,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繁花血景的影子。

比他们更加引人瞩目的反倒是蓝雨新来的那个治疗。

那个接手了灵魂语者账号的徐景熙。

“如果是在擂台场一挑二或者一挑三耗光法力我还可以理解,团队战上……太夸张了。”一位与蓝雨交过手的选手这样说。

“他意识确实很好,而且有奉献精神,但是治疗溢出实在太厉害了。”另一位选手这样说。

简单总结,就是徐景熙上场之后的表现很令人惊叹——出身蓝雨训练营的选手都基础很好意识...

如果的事 46

最后留在战队接手灵魂语者账号的大男孩叫徐景熙,跟宋晓年纪相当但是没有宋晓的沉稳,偶尔会有点一惊一乍。但是在黄少天几乎每天都乍起的对比下,他大概还算是个正常人。

其余落选的训练生又在俱乐部享受了几天战队的款待之后就被送了回去。

在蓝雨训练营茫茫的训练生中他们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几乎才回去就接到了许多中小战队的邮件——职业圈一奶难求,虽然谁也没直接妄想方士谦和张新杰,但是蓝雨训练营里面拔尖的治疗还是可以约来谈一谈的。

喻文州安排了郑轩送几个训练生回去,同时又交给他一件新任务。

“有个新人你刚好一起带过来,那边知道的,叫于锋。”

郑轩点点头,没多问什么就带着一帮有点失落的大男孩去了训练营。...

如果的事 45

第五赛季后的夏休期喻文州跟俱乐部打了招呼就留在宿舍过夏天。跟他一起留下的还有训练营过来的几个小治疗,他们的去留到现在都还没有定论,个个都显得很忧郁。

“像张佳乐似的。”黄少天说。

“你怎么还不回去?”喻文州看着已经开始假期还出现在训练室里的黄少天,“陪我加练?”

“好啊,反正回家也是打游戏。”黄少天立刻就把拎着的行李丢回房间去了,“你不知道,我爸妈实在太恶毒了听说我要休息就双双出国旅行去九月份才回来,也不说安慰一下我没能拿冠军的心,还叫了我姐姐过来说是照顾我。姐姐这种生物多可怕啊!他们怎么忍心!”

喻文州笑出来,“是他们要带你一起去,你不肯去吧。”黄少天的心思太好猜,留下来也是早有预谋...

如果的事 44

借着索克萨尔换武器的劲头,蓝雨全无悬念地冲进了季后赛,也确实像喻文州说的一样走得很远。但是很可惜,蓝雨并没能夺冠,他们的脚步停在了四强赛。

总决赛上争夺冠军的两支队伍是微草和百花,最后微草胜出,拿下了微草战队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冠军。两支队伍的精彩对战也让观众看到了可能是有史以来视觉效果最华丽的总决赛。

虽然百花的阵容里并没有繁花血景。

季后赛刚刚开始百花战队就公开了孙哲平因伤退役的消息,那之后的每一场比赛,与以前一样令人眼花缭乱的赛场上游走的都只有百花缭乱一个人的影子,带着百花战队锐不可当地一路过关斩将杀进总决赛。

“如果孙哲平还在,说不定这个冠军就是百花的了。”这样的说法被无数人默默传...

如果的事 43

这可比生病给黄少天的打击大多了。

“我的限量贴纸——”IT正把显示器的尸体搬出去的时候黄少天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

IT受惊,差点松手把显示器扔地上,喻文州赶紧跟出去安慰了两句,又回来安慰黄少天。黄少天受到打击的心是脆弱的,但精神还是坚挺的,对着比原来更大更薄更高端的显示器抱怨了两天之后,拿来新的贴纸武装一通然后很快把这件事情放下。

贴纸诚可贵,电脑价更高,若为比赛故,两者皆可抛……

春节之后的第三轮比赛,黄少天和夜雨声烦回到了蓝雨的赛场上,同时宋晓则暂时离开赛场休息调整。与所有观众印象中一样,夜雨声烦还是那么吵,垃圾话刷屏从来不停,但是因为中间隔了两场格外安静的蓝雨的比赛,大家纷纷表示...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