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擦肩 06

黄少天对喻文州始终有芥蒂,但卢瀚文实在讨他喜欢,连带着对卢瀚文的监护人也没法抱有太大恶感。一顿饭下来,他尽力无视着喻文州的存在,跟卢瀚文相谈甚欢,居然也吃得开开心心。最后他跟卢瀚文交换了手机号和QQ、微信……等一系列的练习方式,还约定好某个新游戏开售的时候一起去HK排首发。

喻文州坐在旁边安静吃饭,安静结账,仿佛自己跟他们并不认识,只是来拼桌顺便付钱的。

到该分手的时候,卢瀚文蹦蹦跳跳提醒黄少天别忘记晚上抽空登陆游戏加他的好友,然后挥着手说再见。黄少天抬起手回应他,忽然看到他身边的喻文州,觉得有些尴尬,硬着头皮跟喻文州也道了声“周一见”。

“周一见。”喻文州说。

周末的午后,他还要带着...

擦肩 05

进入第二季度之后,喻文州这边的日子明显地好过多了。一则项目开始盈利,再也没有高层施加的压力;二则加班的效果凸显,喻文州也能理直气壮地与高层说手下每个人的工作量都过饱和,要求招几个新人和实习生。

不过坏处也是有的。

正值应届生的招聘季,靠谱的毕业生终归只有那么多。喻文州固然是想选一些好的补充进项目,培养调教一番,之后也方便带到新项目去充骨干。可是黄少天的新项目才开始,同样有很大的人力缺口。一轮轮面试上来,喻文州和黄少天看上了同一个人,各自去跟HR要人。负责校招的HR夹在两个总监中间欲哭无泪,连说“不然你们协调一下”。

其实HR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谁敢跟黄少天抢人呢?他厉害且霸道,嘴巴...

擦肩 04

本章涉及之前说好的一点点点点喻黄……注意闪避


===============================================


“黄少是不是没见过文州啊?”有人这样问。

喻文州笑着,没急于解释他们现在是同事关系,隔三差五总会在餐厅和会议室见到。这对于他们的同学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们显然更关心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没有见过。而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很关心,怎么会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过彼此。

他们都很清楚,高中阶段,他们绝对不是同学。

至少不是朝夕相处、互相看得都烦了的高中同学。

很快,有热情的同学为他们解惑:“肯定没见过。黄少转学过来的时候文州已经走了,黄少来了之后我们才重新...

擦肩 03

黄少天醉得像死人一样,身上却没什么酒味,大概真的只喝了一点点酒。未成年人不太能理解“酒量差”这三个字的含义,跟喻文州一起架着他从楼门外到电梯口的短短时间里,卢瀚文已经衍生出了十八种惊悚的可能,诸如这个人被下了药明天就要丧尸化之类。喻文州想了想摇头说:“丧尸都是被咬出来的,最不济也应该是细菌或者病毒感染,他的症状不像。我猜他是被下了蛊,他那个开酒吧的朋友是个云南人。”

卢瀚文深以为然,开始渲染五毒教的可怕,说那家酒吧肯定是炼蛊的大本营,否则怎么可能说免单就免单,完全不把营业额放在眼里。

“安全起见,我们把他隔离一下。”喻文州说。

虽然不是他主动邀请的,但是黄少天毕竟算是客人,不能把客人直接...

擦肩 02

卢瀚文还没睡,坐在客厅地板上打主机。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给他带了点宵夜。食物香气顺着刚刚推开的门缝袭击了正在跟怪物缠斗的卢瀚文,他猛地一按暂停,丢下手柄扑过去。

“烤翅!”

喻文州把餐盒放在了茶几上,转身去换衣服。他们刚刚在新房子里安置好自己简单的行李,他的家居服只有一套,扔在床上。卢瀚文在客厅里大口啃着鸡翅,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从卧室飘出来:“觉得新学校怎么样?”

“他们都是怪物!”卢瀚文舔着手指说,“心算的速度比我按计算器还快!”

喻文州愣了愣,扣着家居服的扣子走出来,“现在高中生也练速算?”

“没有,只是个随堂测验,有很多计算步骤。据说住校生晚上还有自习课,现在应该还没下课。...

擦肩 01

加班产物所以更新不定,微博进度快一点,随写随贴……

有少少少量【喻黄】内容不打tag了,介意的姑娘注意回避

啊,call me 勤奋的加班 girl……


========================================


喻文州梳洗完毕穿戴整齐了才到餐厅去吃早餐。商务酒店的自助早餐,虽然是VIP厅,菜色也并没多么离奇,最大的好处是厨子好沟通,按照他的要求煎了个流黄的蛋。他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借着阳光随便翻翻餐厅提供的金融晨报,给红茶里加一匙奶,开动。

黄少天就是在这个时候挪进餐厅的。

他还没睡醒,服务员跟他鞠躬打招呼也不理会,循着香味晃到取餐区,盯着厨子给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