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断章 06(END)

今天有点忙,先更了……

无料走这里,做的不多先到先得

《断章》

==============================================

到家蛋糕刚好送上楼,但是菜没到。张佳乐打了两个电话催,说是车给堵在三环还得一阵子才行,俩人就摊床上翻那堆家装资料,手瘾起来就去打游戏。中间孙哲平接了个电话,楼冠宁打来的,说新赛季开门红要摆桌席,说复训时间,说下个赛季的大体安排,说新装备。眼看要听到战队机密了,张佳乐就抱着两本宣传册去厕所。再出来时候孙哲平还在讲电话,看张佳乐又要回避就打手势,是家里电话。

叫他们俩明天还是到老爷子那报到,给孙哲平过生日。

要早起,照例还得陪老爷...

断章 05

凭良心说,那个生日过得有点狼狈。

他们从K市出发,租车去爬玉龙雪山,选人最少的路线,下索道才发现穿少了衣服冻得猴子一样满地找游商租羽绒服冲锋衣。穿戴整齐时候人已经多了,各种颜色的皮肤和头发,还有挺专业的登山装备。

张佳乐缩着脖子挤在人群里看导游图找方向,他说:“我们去看雪。”

八月,看雪。

也就他会单纯为这个目的上一次玉龙雪山。

张佳乐骨子里烙着浪漫两个字,亢奋起来也不觉得冷了,兴高采烈往雪线走。孙哲平在他身边跟着,看他扬那么高的嘴角忍不住也笑,抬胳膊拉住他的手。

雪线上空气稀薄,两个人又是一路不停走上来,难免有点喘。张佳乐弓着背两手撑在膝上勉强站住,给孙哲平展示他们前方仿佛永远也...

断章 04

挺长时间没亲热过,两个人都疯得厉害,最后相互半拖半拽着才爬回床上。张佳乐靠在床头龇牙咧嘴摸自己脖子,那里有好大一块淤痧,“帮我看看是不是紫了?有点疼。”

孙哲平转头,一口咬在那片红紫上。

“靠!孙哲平你妹——”张佳乐被咬得嗷嗷叫,死命挣扎,好不容易才挣脱他的狼嘴奔去卫生间照镜子。可回来看见孙哲平没比他好多少的惨烈状况忍不住就笑出来,“噌”地又扑上床,“睡?明天还早起。”

老爷子的早饭时间不等人,困死他们也不能饿坏老爷子。

孙哲平瞟他一眼,扯被子合眼。

“睡。”

可闭眼没多久就觉得身边人不老实起来,凑近了又亲又摸。

孙哲平躲着他热烘烘的嘴唇和手掌,皱眉,“张佳乐你作妖是不是?”...

断章 03

孙哲平自己在三环边上有套房。还是当初他刚到百花拿齐了第一年薪水时候买的,不便宜。本来买了只当存钱,父母也说可以等拆迁。结果这几年房价还涨,他买房的钱如果留到这会儿只够买个厕所。从他回到B市,大部分时间就是自己住在这边。

算算年份,是该报废的老房子了,举架矮,楼板薄,地基也下沉,水泥裂得细碎。白天四周吵闹不觉得,夜里隔三差五能听见楼上租户小夫妻演现场,外面过去一辆捷达以上吨位级的车就整幢楼都跟着颤动。

地震似的。

张佳乐进了稍嫌逼仄的屋子开始扒衣服,剩条内裤的时候满屋子找空调遥控器,开个二十度冲进卫生间洗澡。出来时候外面大概过一货车,楼板抖得像四级地震。张佳乐也跟着一哆嗦,转脸看孙哲平:“...

断章 02

到B市第一站雷打不动是孙哲平的爷爷家。虽然没什么要紧事,但毕竟没有比赛又不远千里来一次,不过去点个卯就是没有礼貌。更何况老爷子一年也见不到他们俩几回,从张佳乐定下要来B市就盼着了,辜负他的期盼当真罪大恶极。

孙哲平停好车去叫后面睡成一坨的张佳乐。孙哲平体温高,车里空调打得有点凉,睡得迷迷糊糊的张佳乐觉得冷就把自己往煨暖了的座椅上贴,缩手缩脚,变种蠕虫似的。

“冷?”孙哲平问。

“没事,你不是热么。”张佳乐摆手。飞机上冷气足,他穿的并不算太少,跟孙哲平一起过夏天得多穿一件这种事他也习惯了。清醒两分钟张佳乐忽然醒悟已经到地方了,又赶紧窜到副驾上对着后视镜揉脸理头发衣领,把自己收拾得能见人才钻...

断章 01

先少丢点,好困我去睡觉……

大孙生快>_<

===========================

“……先生。先生醒醒,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可以下飞机了……先生?”

空乘叫了几次,睡死在座位上的张佳乐才突然醒来。他扒掉眼罩,顾不上问自己已经睡了多久,匆匆忙忙取了随身的背包就往飞机外面冲。边跑边开手机,那个本应该挺先进的电子玩意居然也在这个时候顿卡起来,一直到他冲出了接机的人群才有短信进来。

铃声是荣耀官方放出的,弹药专家的主题音乐。

跟音乐声一起响起来的还有孙哲平的叫声。

“张佳乐。”

“哎哎,”张佳乐立刻在人群里找到他,“抱歉我睡过了。”说着又打亮手机看短信,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