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荆棘之冠 14(End)

我的剑客,生日快乐^^

============================================

御马行走在王都街头的东方骑士们目不斜视,穿过一条条街巷径直进入了集合兵士的圆形广场。Alpha战士们正在Beta们的控制下隐隐骚动,他们大多是被Beta们从家庭送出来的可怜人,正为了喻文州的那些发言惶惶不安着。

他们空有性别天赋赐予的力量和勇气,却从来没有用它们做过任何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也听说北方的战场上有来自敌国的Alpha,却从没想过与他们刀兵相向。

他们像王庭里那些身居高位的Beta,习惯了被人捆束在家庭中无所事事,根本不去考虑他们可以为自己的家庭做些什么。每个人...

荆棘之冠 13

“哈哈哈哈真想让你看看那些权臣僵硬的脸……陛下一直健康,没有必要这样过分小心,应该早些把这个好消息公之于众。”徐景熙学那年迈的Beta老臣学得惟妙惟肖,“哦可能会影响食欲,你最近还是需要多吃一点。接下来他需要更多养分。你的咒术练习也可以暂且停下了,咒术中用到的许多材料都可能对胎儿造成伤害。并且他还有些不稳定,需要他的Alpha父亲陪伴在旁。黄少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喻文州揉着太阳穴,他最近嗜睡得厉害,但凡有空闲就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

喻文州说:“他见到郑轩,大概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想他会再晚一些回来。在我需要他的时候。”

“容我再强调一遍,”徐景熙正色,“你现在就很需要他。”

喻文州...

荆棘之冠 12

便是不懂到底为什么!这章到底有什么呀……

荆棘之冠 10

这样还不行嘛>_<

荆棘之冠 11

黄少天第十次回到王庭。

索克萨尔许他永远自由,这样的特权让他拥有其他Alpha艳羡的一切:自由佩剑出入王庭,喻文州不在发情期的时候他可以驰马回去东方,随时能够到育子房看望自己的孩子,并且不必担心这个Omega对他失去兴趣进而丢掉性命。

喻文州对他的爱恋漫长得可怕,细水长流又波涛汹涌。

每次在东方说起这个奇妙的Omega,黄少天自己都会忍不住用上惊叹的语气。他温柔又执着,看上去柔软得要命却几乎从不退让,简直融合了Omega能够拥有的所有优点,被黄少天概括起来堪称完美。

“夜雨,你是真的喜欢上他了。”有前辈打趣他。

黄少天耸肩,“我又没说过不喜欢他。我觉得有这样一个Omega真好,比什么...

荆棘之冠 09

“……怜惜广阔的羽翼。愿以索克萨尔之名许你永世自由,不为家庭拘束,不受官员屈辱,持剑御马出入王庭,直至我生命消逝的那一天。”

敕令咒术。

直到喻文州念出最后一个字,在场的所有人才意识到这不算很长的句子中藏着赐予黄少天的敕令咒术。咒术抹消了王庭的禁咒对黄少天的束缚,让他变成了一个可以自由来去王庭的特殊存在。这咒术原本应该有一段很长很长的咒语吟诵,如今却只在几句话的时间里就施展结束了?

喻文州将灭神的诅咒从黄少天额前移开,微微有些喘。

这或许是灭神的诅咒在喻文州手上经历过的最简短也最深刻的敕令咒术。

Beta们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他们的王为这个无需吟唱的敕令咒术练习了不知多久,怎么会留...

荆棘之冠 08

骑士团的其他人在第二天清早由郑轩护送着启程返回东方。黄少天决定暂时留下来,就与喻文州一同为他们送行。

“我会回去的。”黄少天强调。

前辈们都揶揄看着年轻的Alpha,调笑几句“暂时不回来也没关系”。然后说:“我们等你。”

夜雨声烦独自留在了王庭里,这可把Beta重臣们气得要死。尽管他们确实有些急着让喻文州选一位Alpha尽快孕育亲生子,把东方的骑士们召入王庭也是为了这样的目的,可是目前他们的王选择的这一位绝对不符合他们的欲求。他们气愤得简直想把王和他选中的年轻Alpha一起扔出王庭去。

直面这种压力的徐景熙觉得自己每天都苍老好几岁。

偏偏罪魁祸首看上去并不着急,时常约见黄少天,每日的...

荆棘之冠 07

“新的名单已经拟好,敕令明早就发。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想看你放弃黄少天?你的六星光牢咒语还没念完吗?我第一次觉得身为一个咒术师,吟唱咒语速度太慢是件罪大恶极的事。”徐景熙说。

喻文州侧目,“我都还不知道他们又拟了新的名单。蓝雨有这么多未婚适龄Alpha?”

他以为至少要再等上一两年。

“据说他们已经把手伸向了邻国,反正他们的亲眷已经全部失去希望了,能留在你身边的Alpha当然是越远离权力中心越好。他们又不在乎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承担‘挑三拣四、空虚饥渴得整个蓝雨都满足不了他’的污名。”徐景熙提醒他:“能够帮你正名的那个Alpha明天一早就要离开王庭,我用一百颗蓝晶石与你打赌,他这次走了绝对再也...

荆棘之冠 06

一直都是喻文州通过侍人来邀请Alpha们到王庭的某处会面,黄少天想要主动见到蓝雨之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Beta们从来不喜欢他根本不希望他与喻文州多见面,于是一大早传给侍人的口信变成王上的邀请送回Alpha们住处时已经是日暮时分。

饶是黄少天耐心过人也有些烦躁了。

但黄少天主动找上门来,喻文州自然是高兴的,还到某一条长廊亲自迎接了这位Alpha。

他刚刚从漫长的廷议中离开,隐约还有些头晕脑胀,就拉着黄少天在庭院中散步。这季节盛放的花朵不多,点缀在茂密浓绿的枝叶中间像是上天散落的惊喜。

黄少天说:“我只是来说一声,如果昨天拒绝你的时候语气不好让你受到伤害,对不起我很抱歉。不过并没打算...

荆棘之冠 05

“五天后,我会让郑轩送你们返回东方。”晚餐时分,喻文州对用餐中的Alpha们说道。

Alpha们都愣住,黄少天也不例外。他可是清楚记得白天时候居于高位的Omega刚与他表白过,虽然现在回忆起来那更像是没头没尾的一个玩笑——喻文州那时候的眼神可不像玩笑。

黄少天转头去看驻守厅堂中的郑轩。

郑轩显然也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一脸茫然回望着他。

喻文州继续说道:“如果有人还想留在王庭小住,可以告诉身边的侍官。一道赦令将你们从遥远的东方邀请来此,招待不周,还是希望诸位可以玩得尽兴才好。”

这就显然是场面话了,Alpha们不由也客套起来,有些惴惴地用完这一餐。

谁都看得出他们的王对黄少天青眼有加...

荆棘之冠 04

据说黄少天有点强势地直白表达了自己并不打算留在王庭的想法,对王座上那个Omega也没有半点兴趣。这并不奇怪,他在骑士团的评价中也是个喜欢“直抒胸臆”的人,令徐景熙费解的是喻文州似乎对这件事情有点无动于衷。

隐隐还有点赞扬黄少天这番论调的意思。

他说王庭里的生活像Alpha的生命,看似闲适灿烂,实则短暂而凄凉。只能在王庭度日的Alpha更是可怜虫中的可怜虫——永世失去自由,还不如索性去死。

Beta侍官们说这都是Alpha应尽的职责和义务,他们的世界就像由一个个缀在花树从中的蜂巢构成,雄蜂不事劳作坐享其成,就应该奉献出自由为蜂后恪尽职守。

“从来没有哪个蜂巢的工蜂会将雄蜂杀死,也不会把他...

荆棘之冠 03

少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同一年进入王庭,作为王位继承人的备选。虽然表面是这样说,可从没有人把黄少天当成真正的备选——他是魏琛亲自带入王庭的孩子,聪明英俊剑术超群,太阳似的光彩熠熠,连眼神都炙热逼人。魏琛每天把他带在身边,与重臣、近侍切磋玩耍,宠溺得简直令人心生嫉妒。

因为这样的特别对待,有传言说这个孩子注定会成为Alpha,注定会成为魏琛第一个亲生子的父亲。

可直到最后魏琛弃位出走蓝雨,黄少天都没能来得及把这些流言付诸实际。

虽然他确实成为了一个Alpha。

他对喻文州也确实没有什么印象。在王庭内众多的候选人中,喻文州实在算不上一个亮眼醒目的存在,他的骑术、剑术都令人担忧,虽然在巫术上有所...

荆棘之冠 02

在蓝雨的东方活动着一支英武的力量,狂战士、剑客、弓箭手、枪兵集合在那里,清一色的Alpha。从索克萨尔之名还属于魏琛的时候开始,这些Alpha就被特殊的命令保护着,只要不离开划归他们的土地,不论Omega还是Beta都无权对他们进行处置。

即使他们终此一生都不进入家庭。

唯一的例外是他们必须接受蓝雨之王的传召进入王庭,被王选中的人将终生滞留王庭,与王结为婚姻、交合,繁育后代然后安静老去。

这对于大部分的Alpha来说或许是件好事,既没有性命的忧虑,也不必终日奔波劳作谋求生路,生活优渥而且清闲。但这样的标准并不适用于东方的骑士们,比起华美王庭,他们更钟爱东方的这片山林草地,没有人愿意离开。...

荆棘之冠 01

又一批Alpha被送出了王庭。

说是“一批”,其实也不过两三个人,垂着头往外走。王庭外劳作着的Beta们毫不客气地笑起来:几天之前,同样的几个人可是趾高气昂地讥讽过他们永远不能踏进王庭一步呢,而现在,看看他们的样子,锦衣华服映衬着灰头土脸滑稽得要命。

但是……

也有人不由担忧,“已经是第四次Alpha被送出王庭了,这样下去不行,就没有讨王喜欢的Alpha吗?”

“谁知道呢,之前还曾经传言王上根本是喜欢Omega的,蓝雨第一代的王,那可是我们最伟大的王……”

“闭嘴!收起你们七窍玲珑的小心肝,是谁允许你们议论王上?让那些麻绳捆束起你们的手脚吧,再不安静,我就让你们去见见距离你们最近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