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荼蘼 08(完)

第九赛季总决赛,霸图惜败轮回。

赛后张佳乐挺平静的,他们为什么会输、出了什么问题、应该怎么补救都已经有一系列的对应案。这个结果虽然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比起从前的几次,他的心理压力要小得多,也更加能坦然面对。连他自己都不太说得清是因为成熟了还是因为对这支队伍全心全意的信任。

尘埃落定之后孙哲平来了电话。他们都还在S市,霸图第二天才会返回Q市,孙哲平则已经开始休假,可以随意自由活动。

“体力不行了。”孙哲平开门见山。

张佳乐有点不服气,“我还能打!”

“明年继续?”

“当然。”

“加油。”

“一定!”

听他这么精神,孙哲平就笑,“见一面?”

张佳乐立刻蹿高,“你过来?”

“见...

荼蘼 07

总算有了网……明天最后一更

今天半夜大概放荆棘,荆棘之冠还是荆棘的理想主义我没想好……

荆棘的理想主义因为我要做工艺又窗了【熊吉脸

欢迎来妖都O围观我跳小苹果……

===========================================

“爸,”吹干头发,张佳乐搬了把椅子到父亲跟前坐下,“有点事想跟你说。”

曾经因为张佳乐突然出走被老婆骂了一个多月的张父有点惊讶。他工作忙,与家人不亲近。儿子主动单独跟他交谈的时候很少,这么严肃的就更加没有先例。

张佳乐深呼吸了一次,声音很低,“我是同性恋。”

张父震惊,“什么?”

张佳乐没再重复一次,只说:“我有意中人,过阵子可...

荼蘼 06

两尊大神突然同时来到训练营,正参训的准选手们都是一阵兴奋。不过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也就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进张佳乐所在的电脑房。

训练营里的小弹药专家正跟张佳乐打着。

他本来不想再摸荣耀,可是架不住小孩子一直磨。这个据说今年新进训练营的孩子又特别古灵精怪,张佳乐一直拒绝的时候她就开着游戏操作角色胡说八道,惹得张佳乐忍不住连连帮她纠错,最后终于被拖进竞技场。

韩文清和张新杰另外开了电脑观战。张佳乐赢得很快,又换了另一个小弹药专家来挑战,几乎也是被秒杀。韩文清摸着下巴没说话,张新杰说:“叫秦牧云过来。”

“你们把我当陪练啊?”张佳乐抗议,“刚才那小弹药是你嫡传吧心那么脏!”

张新杰正色:...

荼蘼 05

今天霸图O超开心!可是被快递坑了荼蘼没有到场_(:з」∠)_

让我先更一章然后吃宵夜去O(∩_∩)O

================================================

在宿舍呆到天亮开始办公,找经理说完自己的意思,张佳乐表示连记者会也不太想参加,计划新赛季开始之前就离开K市。可能出去散散心,也可能干脆换个城市做其他工作。

这通知来得太突然也太不负责任,他又是队长,连交接的时间都不留实在有点过分。好在俱乐部和老板都是念旧情的人,发觉根本没有挽留他的可能之后尽量满足了张佳乐的要求。之后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交待大概去向,揣着自己这几年的积蓄带着留在俱乐部的简单行...

荼蘼 04

第五赛季开始一切如常。两个新人跟战队磨合得不错,所有人都卯足了力气要冲击冠军。可没过多久张佳乐就看出孙哲平状态不对,失误频发,连平时训练的成绩都在下滑。

“你左手是不是还不行?停赛几场休息一下?”张佳乐问。

“都休息一夏天了。”孙哲平说,“不差这几天,没事。”

“别逞强。”

“我又不是你。”

那段时间百花的队内指导赛特别多,上至经理下到板凳队员都看出他们的队长卯足了狂剑士卖血的力气想拿这个冠军,士气大盛,一路打得顺风顺水。张佳乐私下又劝过孙哲平几次,把一大半指导赛都揽下来打,只让孙哲平复盘分析。可是根本拦不住,孙哲平也实在不是个顺顺当当就能听话的人。只能由着他用力过度。

后来他手的...

荼蘼 03

大孙保佑我

============================================

那天之后他们的关系产生微妙变化,暂时没有第三者知道。张佳乐还没胆子跟家里说,觉得八字刚画了半撇的孙哲平也就没通知亲友。俩人照常训练、比赛,开会时候对着拍桌子,偶尔来一炮。

张佳乐说这得熟能生巧,跟游戏一样要多练习。孙哲平没稀罕理会他这歪理邪说,有需求就上,谁也不是清纯处男还扭捏这个没意义。

既然他都放得开,张佳乐就变本加厉了。

“队长,快递。”事情从这句话开始。

孙哲平想着自己最近没买东西,接过那个箱子准备拆封。这时张佳乐乘着椅子从自己电脑前滑过来,一把按住他的手,“别拆!”

“...

荼蘼 02

如果不幸被和谐,请大家记得给我烧纸

========================================

其时荣耀相关的赛事还不成体系,一天到晚都是各种名目零零碎碎的线上比赛。固定能用来训练的时间不多,偶尔的线下比赛又因为名额和时间问题常把战队打散。战队刚刚成立的那一年,经常是选手们分成几组各自去比赛,然后由战队和俱乐部出面讨要他们赢得的奖金。百花的老板不算有钱,做不到像霸图微草皇风似的财大气粗,刚刚开门就准备好全套账号卡和装备交由选手使用,但也没像嘉世似的整体来看还是个大号网吧,老板带着选手到处赶场讨账。

冲着这一点,孙哲平就省了不少功夫,能挪出时间借比赛或者其他事情的空隙...

荼蘼 01

桌上都是家常菜色,红润光亮辣得香气扑鼻。张佳乐拨开菜叶找了块肉丢进嘴里,然后埋头扒饭,筷子在瓷碗上敲得当当响。

张父突然问:“你回俱乐部的时间定了吗?”

张佳乐僵硬一下,抬手抹嘴,“还没,不着急。”

“你身为队长整整一个夏天不露面合适吗?他们把这个位置交给你是信任你……”

张母看不下去,在桌下踢了丈夫两脚。

“吃饭,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张佳乐埋头扒饭,筷子敲着瓷碗,叮叮当当。

过了午夜,一直在房间不知道鼓捣什么的张佳乐背着个单肩包从房间出来,换鞋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向来浅眠的张母。

她有点担心。

“半夜三更你去哪儿?不能天亮再去吗?”

张佳乐动动嘴唇,把背包甩在肩膀上,“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