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长途旅行 12~end

还有个短小的番外就本子里见吧[。


持卡上车,人人有责


点不开图片的稍等两天,不老歌的VIP忘记续费了在等站长重新帮我开权限……搞定了会更新那边


See you at prison break[。

长途旅行 11

请拿好车票,有序上车

为什么一趟车还要开三节,我再也不干这种三万字分好几百章的事了[崩溃

晚上大概能开到终点


长途旅行 10

这辆车就被冷酷无情的屏蔽了……


长途旅行 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随之断掉的还有黄少天的理智。

喻文州被他抓着肩膀拖到了床上,他们体格相当,喻文州略高那么一点,说不定也要重上几公斤,可黄少天一瞬或许是精虫上脑,拖拽他压倒在床垫里都毫不费劲。喻文州身上的衬衫被他扯崩了两颗扣子,一片缺乏日晒略显苍白的胸膛露出来。黄少天右手按着他心脏跳动的地方,欺上去吻住他。

黄少天的吻技是真的糟糕,特别在短时间内有前后强烈对比的情况下。喻文州被他啃得躲了几次,忍不住抬手去揉他的后颈,让他慢慢沉静下来,彼此细细密密地舔吻。

面对心上人情欲本就来得飞快,...

长途旅行 08

今天为什么会更新呢!因为昨晚失眠了一夜没睡……

我觉得又要进入漫长的断更期……

==================================

关于告白这件事,黄少天其实酝酿了挺久的。

他没有告白的经验,但好歹有被告白的经验,而且从来都认为他被告白得一点都不漂亮。不过看在人家是女孩子,将就着忍了,又软又萌的谁忍心拒绝对不对?男人可不一样,特别是像黄少天这样的男人,如果不在适当的时机告出点气势来,怎么能做到一击必杀呢?

所以,他一直等待着一个气氛良好的机会,出其不意打乱对方的套路,比如:我要整个珠三角都知道,你是我黄少天的男人!

但是这么被人壁咚着,让他怎么霸气得起来呢?

两...

长途旅行 07

不知不觉,他们居然在博物馆里耗了一整天。到五点半博物馆闭馆清场,喻文州才依依不舍地出来。特展的门票买的很值得,看到很多平常根本不展出的藏品。不过黄少天对这些的兴趣仍旧不是很大,一路都在玩手机。大概是郑轩他们回了黄少天的微信,后来就一直在聊。离开博物馆的时候喻文州拿出手机看了看,群记录里全是语音,索性留着之后慢慢听。

午饭在博物馆里吃的潦草,喻文州提议晚饭去吃点好的,他请客。

黄少天却说喻文州给他讲解了一天挺辛苦的,昨天还被拖了,应该他来请客。

这种事情争执起来没什么意义,喻文州就随他去。不过吃饭的地点还是由喻文州来指定,他昨晚就查好了饭店,距离酒店不远,门口还有闻上去就令人食指大动的电烤...

长途旅行 06

我都不好意思再打阿黄生贺的tag了……


================================================

次日黄少天的精神更差了,脸上挂着一对让人无法忽视的黑眼圈。早饭的时候跟喻文州聊天还能对答如流,到中午已经开始神情恍惚,连说话都不顺畅。喻文州拉着他提前结束了这天的行程,按计划乘车去邻市,直奔酒店办理入住。

黄少天很是不好意思,因为他自己的问题,居然耽搁了两个人旅行的时间,还拖累喻文州要照顾精神不济浑浑噩噩的自己,一路上都跟喻文州道着歉。

喻文州对此倒没什么不满的,就连长途车上黄少天睡得歪在他肩膀上也一笑置之。

“到酒店先好好休息吧,明天那个博物...

长途旅行 05

在结束浪回家的车上了,让我们继续更新……

阿黄这生日又要过一个月[不

==================================

旅程的第二天,黄少仍旧有些恍惚。

“跟喻文州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这个事实带给他的冲击比他想象中大得多。更别提一旦想到这件事他就忍不住回忆起喻文州睡眼惺忪的笑和沙哑暧昧的那一声“早”,还有棉被下面套着宽松柔软睡衣的身体,然后就会引发一系列的生理反应。他的腰看起来挺细,腿也长,端着相机拍照的时候看上去比例格外好。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追逐喻文州的身影和闪避喻文州的目光中度过的。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能弯得如此彻底,一个字就能让他对着一个男人硬得...

长途旅行 04

心上人就睡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并不好受,一点也不浪漫。

大概还是怕他介意,喻文州睡在靠近床边的位置,圆床的边缘没办法让一个大男人伸直腿,他就微微弓起身体,整个人也睡成圆弧的模样。喻文州的体温在棉被下的有限空间里蔓延,一直熨烫到黄少天的脊背上。黄少天维持着跟喻文州差不多的姿势,觉得自己快死了,完全体会不到跟心上人同床的浪漫和满足。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硬了。

从前跟女朋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都没这么——

黄少天又把脑袋缩进了被子里,让他焦躁不堪的热度从身体一直涌到脸上,蒸得他一阵阵眩晕。他胡乱想着,如果他们不睡一张床就好了,现在这样简直是有点风吹草动对方都能知道,要是被喻文州意识到黄少天居...

长途旅行 03

晴天霹雳接踵而至。

这家酒店根本没有多余的被子可以提供给他们。前台的态度一如既往的牛气冲天:“那么大的被不够你们睡?看着挺苗条两个人,你们要在床上干嘛?”

黄少天突然一阵脸红“啪”地挂断电话,转身拿起手机去搜索附近城镇的酒店空房,无果。接下来的整整一天,他都维持着忧郁的状态,连话也变少了。逛逛市区几处算作景点的建筑,食不知味吃过晚饭,回酒店的途中喻文州把他拉进一家大型超市。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没明白他跑进超市来究竟是要买什么。

他们的日用品齐备,去的又是比较成熟的景区,没有采购食物和水随身携带的必要。

“我再买条被子,方便一点。”喻文州说。

黄少天虽然没把这件事挂在嘴边,但是喻文州...

长途旅行 02

黄少天有点做贼心虚。在最后一个人告诉他“临时有事不能去了”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在RTX上敲了喻文州:“他们都说临时有事不能去了,我们还去吗?就我们两个人。”

如果是平时,喻文州大概会忙得无暇回复这种私人问题。不过那天他的交接已经基本完成,正靠在椅背里扫雷,看到窗口跳出来就很快回复:“难得的机会,还是去吧。”

火车在他们整理好行李的时候开始减速。临近进站的铁轨总是不那么平整,让整个车厢晃动了几次。黄少天让开门口,与他们同包厢的两名旅客带着自己的旅行箱和背包先走了出去。喻文州掀开窗帘看看外面的天色,提醒他把伞准备好。

外面雨下得不小,稍远处的建筑看上去一片模糊。

“下这么大雨估计很久都不会...

长途旅行 01

他们从G市出发,去北方的省市旅行。原定当然不是他们两个人单独成行,在最初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本应该是他们整个部门集体行动为喻文州践行,结果到最后,成行的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

而践行的原因是大概半个月前,他们得到消息,喻文州平职调去新部门就任总监。

他们从部门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在,同一年的实习生,算是竞争过留用转正的名额。后来,送走对他们有知遇之恩的魏琛方世镜,把项目搞得风生水起。如今,又到了该送别喻文州的时候。

对此,黄少天始料未及。

他总觉得他们好像刚刚才进入R集团,在不怎么像话的总监魏琛手下实习。但他忽然又想起那确实是很久以前,因为在他们还实习的时候,黄少天还是有女朋友的,从大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