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About Memories 11(END)

不算很久以后·最北方的那个H市

“冷冷冷冷冷……”黄少天缩成一团念个不停,但还是努力往前走。街面上的雪已经扫干净了,都堆在道路两旁,可他偏不走干净的路上,坚持穿着长靴子在高高堆起的雪里面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移动。喻文州没办法,走在他右边同样清扫出来的盲道上,小心伸手扯着他的袖子,免得他某一脚没站稳跌进雪堆里去。

今天是他们北方半月游的第五天,风和日丽天空一片湛蓝,如果能忽略化雪的日子低得惨绝人寰的气温,大概算得上是个完美的天气。

这么美好的日子里,黄少天并不想回忆前面几天的狼狈,拉着喻文州漫无目的地走。喻文州跟着他,由他踩雪踩个够本,偶尔提醒一句“靴子湿了会更冷”。

初到...

About Memories 10

手术时间比预想中长了点,喻家父母在手术室外面等得脸色发白,黄少天也难得的安静,坐在父母身边乖巧极了。倒是他的几个朋友跑来跑去,给他们拿吃的拿水拿纸巾。

据说是打开之后发现有根血管不太好,移除肿块突然减压说不定要大出血,之前各种检查都没能检查出来。后续又进去几个医生,其中一个听介绍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国内脑血管方面最有名的老专家。院长让他们放心,说一定尽力保证喻文州的生命安全和大脑功能。

他话音才落喻母就开始抹眼泪,黄少天去劝了几句,不但没有用处还搞得自己眼圈通红。两位父亲也毫无办法,各自占踞走廊一角。最后还是黄母站出来,把儿子挤到一边去,也不唇枪舌剑了,小小声劝着。劝到最后,多年相看两生厌的...

About Memories 09

喻文州虽然恢复记忆,黄少天却不肯放弃医生给他的特权,仍旧赖在病房里。他谨慎,又不乱跑,也还算听医生的话,医生护士索性就不管他。两个人的父母也被他们的朋友从机场接到医院。原本是计划手术前他们过来,在黄少天需要陪护的时候帮他琐事顺便照顾喻文州,现在一切都被迫提前了,事情安排上多少有点手忙脚乱,他们又同时出现,黄少天就自觉崩溃,一天要用眼神跟喻文州诉一百次苦。

二人世界的可贵,难以言喻。

第二天一早,给喻文州的手术主刀的老教授就到了,跟主治医生一起来跟他们分析病情,交待很多注意事项。

肿块虽然还在进一步增生压迫大脑引起水肿,但是可以判断它有一层包膜,不但没与脑组织黏连,还游离着在喻文州的颅腔内...

About Memories 08

医院的灯光冰冷,黄少天就在洒满冷光、人来人往的走廊里走来走去转圈圈。大医院的急诊每天都这么吵吵嚷嚷的,面店的老板把他们送来医院之后没有多做停留,硬塞给黄少天一叠钞票就离开了。喻文州还在抢救室里,据说并没有生命危险,黄少天却没办法因为护士这样一句话就真的冷静下来。

他昏倒的时候简直毫无预警,几秒之前还让黄少天自己吃冰不要侵占他留给午饭的胃容量,几秒之后就忽然垮下肩膀从高脚椅上一头栽下去。如果不是黄少天手快去拉他,他们身后又刚好有人经过帮忙扶了一把,他恐怕要摔个头破血流。幸好是在大学城里,热心的年轻人特别多,很快七手八脚把喻文州送出狭小的冷饮店。对门面店老板听到消息也立刻发动了车子,把他们往喻文...

About Memories 07

再过一个周末喻文州就要住进医院去做术前准备。黄少天提前通知了所有朋友,周末的聚餐取消,他要跟喻文州单独过这两个休息日。

虽然喻文州已经又记不得骨汤面究竟是个什么梗,但是对黄少天口中的无上美味还是很有兴趣,更何况黄少天对他说,大学城那家面店对他们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是他们初识的地方,是他们之间的一切开始的地方。

“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恍如隔日!不过我也有段时间没去过大学城那边了,最近好像考试月应该不会特别多人吧?我记得大学时候临近考试,图书馆关门宿舍又按时断电,我就抱着书跑到店里偷偷开后厨的灯复习,饿了可以开火吃白水煮面搭老干妈,还被你抓过现行。简直是从那个时候起就决定苦练厨艺,满脸辛酸...

About Memories 06

填上坑啦!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_(:з」∠)_

如果大家觉得不好一定要告诉我,如果大家都不喜欢我就从本子里删掉这一节啦

忐忑……

================================================

你醒过来但是不认识我的那一天,我哭了。

在那之前你偶尔也会遗忘些东西,桌面上很多便签,甚至不记得自己上班的路。我一遍又一遍提醒你,所有你可能不记得的大事或者琐事。买书和好看的电影回来,让你辞职在家的生活过得没有那么无聊。准备转soho以免你独自在家的时间太久会感觉被冷落。我几乎想到了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唯一没想过的,是你会忘记我。

那天我醒来走出房间,听到沙发...

About Memories 05

连摸鱼都爆字数这世界已不会好……

==============================================

午后回到家里,喻文州睡下,黄少天就窝在客厅沙发上给心理医生打电话。

这心理医生原本是他帮喻文州准备的。那时候喻文州的主治医生说他的情况持续下去可能会造成精神问题,但是因为喻文州的记忆每天一格盘,咨询的当天心理医生就表示这样很难建立信任关系,并不能起到很好的调节作用,倒是黄少天肩负这么重的责任,更需要注意自己的精神状态。于是他变成了黄少天的心理医生,黄少天在需要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随便聊聊——计时收费。

黄少天的朋友们曾经吐槽,这医生肯定后悔没有按字数收费。

“...

About Memories 04

“你躺下先,听我慢慢讲。”

黄少天洗漱完毕哄喻文州上床。两个人都换了睡衣,软绵绵的情侣款。喻文州被他半强制着躺下,黄少天抓个大靠枕倚在床头,显然是要长篇大论的架势。

床品是早晨新换的,贴近了就有洗衣液淡淡的清香。喻文州侧卧在枕头上,等黄少天即将开始的讲述。他感兴趣时候的眼神又温柔又执着,看得黄少天脸颊发烫。而黄少天不可能阻止他的执着,就微微红着脸开腔。

“刚刚跟你说过的,我们大学同校同级但是不同学院。其实差一点就不同级了,我生日在八月,那个小学打算把我拖到下一个学年再让我入学,幸好家里有长辈认识校长的老婆才把我塞进去。不过没什么太大影响我们本来也不是因为同学情谊才在一起,就是毕业租房子的...

About Memories 03

周末的时候朋友会带上食材之类来看看他们,黄少天也给自己放假。朋友们最初怕一个技术宅一个病人没把自己饿死也饿成营养不良,结果发现黄少天居然真的负责做饭,并且随着技能熟练正逐渐向大厨靠拢,每周一次的例行探望就变成了聚众改善伙食。黄少天掌勺,喻文州陪聊——跟他聊天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但喻文州就是有跟陌生人顺畅交流的本事。

聊到中途听黄少天在厨房高喊一声:“渣渣们来端菜!”众人就一拥而起涌进厨房去,把大盘小碗摆满桌面。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拿到自己的碗筷。

紧接着世界至少安静了二十分钟,所有人都埋头苦吃顾不得说话。明明分量足够,却每个人都好像动作慢就要吃亏似的消灭着桌上的饭菜。二十分钟过去,宋晓才...

About Memories 02

今天上午黄少天是有点忙的,有一批补丁要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封包提交,又有新的单子正在接洽期,偏偏甲方的负责人根本听不懂人话。他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简直没有时间去看沙发上的喻文州,但还是不停跟他说话,从喻文州在做什么说到那台电子相册的来龙去脉。

被要求了不能看百年孤独的喻文州最后捧起随意丢在沙发上的电子相册翻看。里面存了不少照片,有黄少天自己的,也有两个人的合影。看着照片就大致能梳理出他们的关系进展——最初是混在一群朋友中间的两个人,慢慢从多人行动变成了双人行动,一起吃饭、旅行、庆祝……到同居,亲密无间。最新那张应该是喻文州拍的,黄少天在他腿上睡得连睡衣都皱起来,喻文州的脸没有出镜,只伸出右手在黄少天...

About Memories 01

小摸一条鱼……

它是个无差我就两个tag都打了,不要嫌我烦啊……

=======================================

“你是……我们……?”

黄少天还没睁开眼,就听到喻文州刚睡醒时候有点黏糯的声音在发问。他立刻爬起来,揉了两把脸变成精神抖擞活力四射的样子说:“早上好,我叫黄少天,你叫喻文州。你看这么巧睡在同一张床上,我们先交个朋友好吗?”

喻文州看了看他身上与自己同款的睡衣,有点困惑地笑起来:“我可以叫你少天吗?我……怎么了?”


About Memories


“其实你是月亮王国走失的王子,之前曾经跟我跨越茫茫宇宙相爱,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