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Third Circle 22

后来喻文州不远万里把曾经受尽他们折磨的那位设计师请到了他们定居的城市。

黄少天热情表达了自己对他的设计风格和工作的严谨态度的欣赏。可惜设计师在他长达一个小时的夸赞中没有get到任何重点,在几次阻止黄少天继续发言失败之后,向喻文州求助才终于解救了自己的耳朵。

他们已经物色好了新房,就像喻文州之前构想的那样,结构完整,功能齐备。当然,不管是结构还是功能,都需要装修结束之后才能彻底就位。

当梦想中的房子已经变成现实,黄少天的脑海里自然涌现出了无数的诉求,如果用他的文字量来概括,恐怕要写满十几册高阶词典。所以设计师放弃了与黄少天交流,改由喻文州去听他的所有诉求,整理简化之后转告给设计师。

如果...

Third Circle 21

回到国境线以内,黄少天就彻底放松下来。照片交出,他们最后的任务完成,彻底无事一身轻的两个人并着肩离开那幢戒备森严的建筑,登上门口已经准备好的私家车,前往下一个地点。

那是一座地处南方、有河流穿城而过的城市,空气湿润环境整洁,交通便利人口众多。

黄少天说,很像他的家,他很喜欢。

喻文州轻轻搂着自从进入市区就亢奋起来,不停看着街道两旁的Omega,吻了他的耳廓。

他们被引领着在市区下车,塞进一个为期两天的市内小型旅行团游览了大半座城市。然后由年轻的导游开车送到一处公寓,拿到了他们接下来几天暂住的套房的门牌号码和钥匙。在客厅里,他们见到了这一次漫长行程中的最后一位工作人员。

一位……房屋中...

Third Circle 20

黄少天的脸色一直阴沉到他们登上飞机。

商务舱的空间足够大也足够私密,喻文州放好行李,坐下来想吻吻他的Omega却被躲开。他笑笑,倚在座位扶手上。

“还生气?真的不喜欢我就删了它,之后不会再拍了。”他说。

黄少天瞪他,结果被他看得脸颊一阵泛红,又转头看向窗外。

“告诉我:你是为了保险,预防安检翻照片才拍的。一会儿就把它们删掉。”

喻文州又往前凑了凑,声音就贴到黄少天耳边:“虽然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我真的很喜欢,要删掉会有点舍不得。我想留作纪念,之后不会再让别人看到。”

黄少天愤愤转回头来,“这重点不对,你拍的时候都没告诉我,靠,被拍了那种照片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对不起...

Third Circle 19

洗过澡,黄少天趴在床上翻看最近两天收到的各种画室宣传单。风景不错的地方总是少不了这样的私人教育机构,占的是风景秀丽的地利之便。每一张都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先说自己的地理位置多么优越,然后陈述自己的师资力量多么强大,最后罗列一堆学生们曾经获得的奖项。至于作品么,倒是很少有放出来的,能够印在广告上的画作也是大同小异,看起来完全没有去学画的冲动。

把它们都翻过一遍,喻文州还没有回来,黄少天翻下床开了窗子透气。

窗子很矮,让他可以把整个上半身都探出窗口遥望夜空。

这天是上弦月,没有什么云。以风景著称、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小镇此刻已经睡熟,鸦黑色丝绒一样的夜空中只有月亮清冷微黄的光,伴着习习夜风,静谧...

Third Circle 18

与在市区的时候一样,黄少天急着去完成任务,喻文州则负责拖慢他的脚步。不同的是,黄少天的状况似乎好了一些,被喻文州拉着漫山遍野采风拍照也不会还心心念念想着他们未完成的任务。

他们都有一点素描基础,还是进入特勤之前基础培训课上学的,当初是为了绘制建筑图和简单人像,现在就被他们拿来随意画点花花草草之类。小镇的风景真的很美,草木茂盛,山地上几乎不见人影。黄少天动辄抱着画板在碧草如茵的地面上打滚,还会趁着喻文州给他拍照的时候偷偷在喻文州的画像头顶加一朵四不像的小花。

简直开心极了。

喻文州一度认为黄少天爱上了这个地方,提起回国之后找一个类似的村镇定居的事情。黄少天连连摇头拒绝:“这里好是好,但是太...

Third Circle 17

再醒来已经是下午。黄少天眨着眼看枕边多出来的那串钥匙,抓起来披件衬衫下床去寻找喻文州。

喻文州正在研究地图,对照着交通图上的公交线路寻找他们的目的地。地图上的字实在小得可怜,他不知从哪翻出了一把放大镜,正一行一行寻找他想要的公交站名。听到黄少天过来,就举起放大镜隔着镜片看他,“睡醒了?”

黄少天有点莫名的不好意思。

做爱当然不是什么大事,之前任务中他们也不是完全没做过,但那些都是因为发情期不得已而为之,像今天这样晨起激动就来一发……还是第一次。

他坐到喻文州身边去,拢着没有系好扣子的衬衫去看那份地图。

喻文州把放大镜给他,心情很好地帮他扣衬衫的扣子,顺便揩油。

“线路我看了一下,没...

Third Circle 16

回到安全屋,黄少天把自己口袋里的油泥都掏了出来,动作迅速地调好石膏翻模。嫌石膏干得太慢,还抽出几本过期杂志来扇风。喻文州则先去洗了个热水澡,准备好足够丰盛的食材来做他们的晚餐。安全屋的煤气灶大概很久没人用过了,点火的时候很费劲。喻文州把盛着水的汤锅放上灶头,走出厨房看黄少天满脸认真地给还在等固化的石膏扇风。

喻文州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拿下他手里的杂志放在一边。

“来帮帮我?”

黄少天转头,“什么事?”

喻文州吻一记他脸颊,拉着人起身去厨房,“民生大事。”

他们在特勤驻地基本吃食堂,任务中吃方便食品的时间比较多,方便的日子也会外食,远离城市乡村的时候则是就地取材足以果腹就行。不管是喻...

Third Circle 15

一个月后 T国某市

“哎哎,是这里吧?确实是还在装修,我们进去看看。”灿烂阳光下,黄少天推开别墅院子的门。院子里看起来还是装修工地,各种材料堆在没有清理过的地面上,被雨布盖住,形成高高低低的小山。他绕过那些小山,脚步不停往里面走:“你好你好,请问有人在吗?是房子主人介绍我们过来的……”

喻文州在他身后,将院门重新关好,跟着他走向大门敞开的建筑。

他们来寻访的是正主持这个装修工地的设计师。他与他们同国籍,在业界口碑甚佳,价格也还算公道,时常有人跨国邀请他来装修布置自己的房子。他们目前所在的别墅就是这样一处建筑。

工程正进行到一半,看上去是在原有的装修基础上进行修改和调整,一部分房间还维持...

Third Circle 14

Alpha对于他的Omega来说,远远不仅是生活伴侣那么单纯的存在。

他的健康、他的生活状态、他的一切都影响着Omega的生理和心理。

喻文州根本不敢去想,当黄少天意识到“是我弄丢了喻文州,导致他被人杀死”的时候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怕极了黄少天会精神崩溃,所以刻意藏得并不那么隐秘,留下让黄少天能够怀疑他没有死的线索,不顾一切地坚持在转移之前再见黄少天一次。

告诉他,我爱你,我愿意不择手段把你带回我的身边。

在蜡烛里面藏了字条,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蜡烛抛给黄少天。

那些日子,痛苦的不止是黄少天自己,喻文州也同样因为这样的分别,身心备受煎熬。

他们彼此需要,所以应该共同进退。

在收...

Third Circle 13

第一个故事(下):悠长假期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的房间门外。他敲敲门,“少天,去办手续了。”

“人不在!”黄少天在房间里面喊。

轻笑一下,喻文州拿出备用钥匙开锁。房门被他推开的那个瞬间,站在窗边的黄少天转回头来,神色既警觉又戒备,简直像被冒犯了领地的小野兽。喻文州迎着他仿佛夹枪带棍的视线走进去关好门,拖把椅子坐下,显然是有长谈的心理准备。

“还生气?”喻文州问。

那只警觉的小野兽抿紧嘴唇站立窗边,目光如炬盯着坐下来的Alpha,一言不发。

他的Alpha也望着他,同样沉默。

两厢沉默着,最后还是黄少天先忍不住,看了看时间开口提醒:“一会儿要午休,你来不及办手续了。”他们退役的流程...

Third Circle 12

这天喻文州被BOSS叫去谈话,在心理医生那里耗费了大半个上午的黄少天回到宿舍准备吃午饭。到了这个时间喻文州还没回来,大概又被BOSS留下。黄少天确认了喻文州确实不在,转身去抓徐景熙。

“吃饭吃饭。哎怎么只有你,他们呢?郑轩宋晓李远小卢,小卢不是说今天去换证件——”

“他们已经先去了。”被他抓住的徐景熙说。

喻文州让他留守,等着从心理医生那里回来的黄少天。这中间的理由稍作思考就能想到,黄少天没在这上面多纠缠,抓着他去投奔大部队。彼时饭菜已经上桌,李远和卢瀚文抄着筷子抢最后一块烧排骨,黄少天的筷子横空出世夺走战果,在一片斥责声中安安稳稳把排骨塞进嘴里,吃掉肉,吐出骨头。

“太缺乏警戒性了!...

Third Circle 11

军方安排了车辆送他们回驻地。车程很长,除了黄少天以外的人都在宽敞的大巴上睡得东倒西歪。喻文州打个盹醒过来看到黄少天仍旧锋刃一样笔直地坐着,模糊问了一句:“不睡一会儿?”

黄少天摇摇头,没出声。

“别维持一个姿势坐太久,车子晃得厉害,这样对脊椎不好。”喻文州又说。

黄少天总算转头看了他一眼,活动活动身体重新坐稳。

这样子……喻文州笑,简直像被周泽楷附体了,不过这种话这会儿可不能说出来。他看得出黄少天的状况不对,他作为Alpha没办法感同身受黄少天这段时间的遭遇,但他可以大概想象,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先后经历失去自己的Alpha、被自己的Alpha背叛,受到的伤害一定不轻。

他倾身过...

Third Circle 10

黄少天比他的小刀来得晚了一秒。

专门用来开槽放血的刀刃擦过被卢瀚文逼在墙角的男人的颈侧,钉进坚实的墙壁里。一秒之后,黄少天冲进来,掠过喻文州与卢瀚文身边,径直将冰雨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先回答我两个问题。”他冷冰冰地说,“Leader会失踪,是徐景熙在我们的饮食里动了手脚吧?Leader会跟你们合作,你们用了什么东西胁迫他,我吗?”

他的问题又明确又简短,被后面跟上来的徐景熙听在耳朵里,就像是被冰雨在心脏上狠狠捅了个窟窿。他僵立在门口,更晚一些到达的宋晓有些费解,他们的医生怎么突然之间变了木头人。

男人没有回答黄少天的问题,不过这不重要。黄少天的表情看上去并不是得到答案就会放过他的意...

Third Circle 09

李远坐在中控室里。所有人随身装备的摄像头的影像都回传到他面前的电脑上,他对着这些影像逐步细化建筑结构图,配合每个人的行动调配辅助的人手。他看见了黄少天遭遇的爆炸,却忽然联系不上郑轩,没办法提醒郑轩注意除他自己以外的狙击手。

不止一个,也不只在面向图书馆顶楼的位置。

黄少天一行已经顺利进入了实验室的辅楼,李远打开了另一张建筑结构图,却忽然发现卢瀚文直直地朝实验室的正门走过去了。

李远惊讶,连忙联系他:“小卢你要干什么?”

“完成任务呀!帮我打个掩护!”卢瀚文说。

他的“任务”是黄少天偷偷交待的,具体什么内容李远并不清楚,也不想偷偷打听。不过他们进行配合已经很熟练,听到卢瀚文的要求,李远...

Third Circle 08

实验室坐落在比较偏远的科教园区。这里是最早的大学城所在,只有一条公路连接市区。因为城市的重新规划,学校都在前几年迁去了更开阔的一片地域重建大学城,这里便空置下来。最近一段时间,几个比较冷僻的科研实验室才先后迁进学校的旧建筑中,但是这里实在交通不便,即使是科学家也不愿意花两个小时在路上。而旧的宿舍楼电路、水管等等都有老化,也没有煤气接入,很难迅速改造成住宅,于是搬迁的工作始终断断续续的,搬迁完成的实验室也进入了漫长的休假期。除了两个看守大门的值班人员,整幢建筑都是空的。

黄少天铺开园区的地图,将几个地点首先标记出来:“他们在这个位置,这栋楼的四层是实验室的临时仓库。以他们还在实验室停留的情况看...

Third Circle 06

 他们回到之前中伏的地方——只有黄少天一个人,郑轩选了个足够合适的地方远远地通过步枪瞄准镜盯着他,如果他遭遇任何危险,可以在第一时间给予他火力上的支援。这可比刚刚一窝蜂的自投罗网明智多了。

郑轩习惯性地有点走神,眼睛偶尔会瞄瞄不远处飞过的雀鸟。

等他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在依旧安静的黄少天身上时,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黄少天谨慎地打量着一扇门,提防可能会出现的突然袭击。而喻文州就站在门里,静静等着黄少天推门进去。

郑轩和黄少天都不知道喻文州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他看上去好极了,面色红润,没有病痛没有受伤,连衣服都是换过的新衬衫和长裤。黄少天推开门看到他的时候与郑轩一样震惊,但很快恢...

Third Circle 05

这一去却险些全军覆没。

原本其他人都不太相信黄少天突如其来的“直觉”,担心他是被喻文州的死讯影响贸然行动,才全都跟出来。结果到了地方居然真的人去屋空,仍旧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喻文州已死,他们连椅子扶手上轻浅的字迹都不会有了。黄少天不肯再次死心,有点莫名执着地跟邻居挖掘起这一套房屋住户的去向,一路追进。这看上去是很正常的情况,万万没想到他们接近最终目的地时,等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设好的陷阱。

子弹飞过来时黄少天有一瞬间的走神,还是郑轩撞开他救了他的小命。紧接着,情况就让所有人都手忙脚乱起来。这个陷阱仿佛是针对他们每一个人设下的,明明并不重的火力却打压得他们每一个人都难受的不得了。当然,这是...

Third Circle 04

血迹的源头是一只塑料桶,看样子是原本盛放在桶里的血因为桶被人踢翻而泼洒出来。桶盖翻倒在一边,也粘着粘稠的血。血腥味浓得让人恶心。徐景熙提醒了所有人先注意不要污染血迹,确认过安全之后到血迹的各个角落取样。他目测着这一滩血迹的面积和凝固情况。血液还很新鲜,边缘位置还在向前缓慢推进。以面积判断,血量超过八百毫升,以还没有凝固的情况判断,或许接近一千毫升。

这些血很有可能是喻文州的。

这样大量失血而墙壁没有喷溅的痕迹,可以判断对方想“干净利落”地解决掉失血的这个人。他们最后却没有将血液处理掉,反而任由它从那个作为容器的塑料桶中倾洒出来……

“走得真够急。”检查了房子其他部分的宋晓说,“很多东西都...

Third Circle 03

前情走:Third Circle 01 Third Circle 02


“黄少!黄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卢瀚文的叫喊声把黄少天从深沉的睡梦中拉了出来。

他本就睡眠不足,这一下被吵醒更是难受的不得了。上一秒还沉浸在喻文州遇险的噩梦里,下一秒已经被迫回归现实。眼皮沉重喉咙发紧胸口也闷,太阳穴的血管一下一下像跳在他的神经上,整个脑子都胀得不行。忍着种种不适随便揉了把脸,黄少天跳下铁架床揪住卢瀚文。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睡眠不足又遇到自己的Alpha被人绑架的黄少天看上去格外可怕,卢瀚文也就没扯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废话,痛快汇报:“我们找到了监控被人动手脚的地方,...

Third Circle 第二个故事:第三者

修罗期焦躁放个黄,密码……是我的域名啊QAQ

悄悄走这里,告诉警察叔叔的不要

满地打滚


深渊等我从修罗期解放了继续贴……

Third Circle 02

前情走:Third Circle 01


郑轩回到驻地才从BOSS那里知道国境线附近发生的事情,交接完手上的任务又马不停蹄赶回中转站。徐景熙比他到的晚一些,下飞机的时候连参加会议的名牌都还挂在胸前没有来得及摘。徐景熙顺便带来了黄少天的抑制剂——喻文州突然失踪,他的Omega在发情期的状况根本不可预料。

在他们到达的同时,之前因为资源没有到位而没能正式铺开的搜索也迅速进行了起来。周边戒严,街道上时常有全副武装的军警巡视,各个路口也设立关卡二十四小时盘查,原本还算平宁的边境小镇一时间变得气氛凝滞,令人紧张惊惶。

中转站里的情况则更糟糕一些。

蓝雨一行人没有排查出嫌犯,也没有找到任何切实的...

Third Circle 0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庆祝一下我抢到了裙子——

好吧实际上只是因为今天我摸鱼了总算偷空来贴个更新,讲好的十二月开始贴嘛,暖阳和荆棘的理想主义等我忙完这一轮发货继续

来,你好!十二月!

PS:TC真的有点长,去掉之前贴过的圣诞番外也还有三篇,让我慢慢贴不要捉急……

==============================================


让我来加个备注:

本文为《原点》喻黄番外……

第一个故事(上):深渊


喻文州慢慢张开眼睛。

周遭一片漆黑。

他似乎是在密闭的室内,没有风。空气中充满沉积已久的灰尘味,呼吸几次就让人喉咙不舒服。万幸他的身体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