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It's a cat 5(end)

黄小烦走了,喻文州的生活恢复正常。
这样说或许不太准确,毕竟那只叫黄小烦的猫还在,只是那个小小身体里的灵魂不一样了。
黄小烦身体的原配主人毫不认生,除去醒来的第一秒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惊诧,接下来就被猫食盆里的罐头和猫粮收买,死也不肯离开这个家半步。喻文州叫它黄小烦,它也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等一块猫零食或者冻干鸡胸肉。
它的体重很快直线上升到了十二斤。
至于从前生活在这个小小身体里的灵魂,除了喻文州手背上的几道抓痕,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在他的世界里出现过。
他压根不知道那个黄小烦的身体在什么地方,或许他们远隔重洋,当初为什么就相信了他说会回来呢?
他终于恢复正常,郑轩恨不能广而告之,几乎每周都呼朋引伴拉他出...

It's a cat 4

问题得慢慢解决,生活也还要继续。喻小烦和猫文州维持着他们交换身份的生活方式。喻小烦很聪明,一个星期就几乎上手了所有喻文州的基础工作,虽然中间也剑走偏锋地险些闯祸,但有猫文州作为坚实后盾,总算还是有惊无险地度过难关。郑轩帮喻文州向亲人和朋友们做着遮掩工作,因为喻文州从前为人太过温和稳妥,根本没人怀疑郑轩所说的“他工作忙”是个烂到家的借口。王杰希也发来了很多国内外灵异爱好者和研究人员提供的相关资料,不过暂时还没有理出头绪,也就没有什么实质进展。
相比之下,只能努力学习跟猫沟通的猫文州就显得毫无进步可言。
它也能发出猫的叫声,但它完全不懂其他猫咪在表达什么,也无法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给那些猫……
它忍不住问喻...

It's a cat 3

“所以……”郑轩的手指指向了猫,“你是喻文州。”

文静得令人感动的黄猫舔了舔爪子,点点头。

郑轩又指向猫身边坐着的那个应该是喻文州的人,“你才是黄小烦。”

“你才黄小烦!你们全家黄小烦!”那人叫道。

饶是郑轩这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也稍微消化了几秒钟才又问:“你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又怎么平安到的我店里?”

他可不怎么相信离家出走都会跑丢的黄小烦有在人类社会正确认识地图的本事。

没想到他这两个问题一下打开了潘多拉的话匣子。变成了喻文州的黄小烦——方便起见,我们叫他喻小烦——开始喋喋不休向郑轩讲述他醒来的时候如何惊恐地看到另一只猫,如何看着那只猫弓起背微微炸毛,又如何看着那只猫跌跌撞撞...

It's a cat 2

黄小烦不喜欢它的名字,非常不喜欢。它还很小,喻文州白天上班又总是不在,它就格外喜欢粘着喻文州。只要喻文州招呼它,叫“那只小猫”、叫“小不点”或者干脆只喊“过来”,它都会屁颠屁颠地出现在喻文州脚边,继而跳到他的大腿上眯着眼睛等待抚摸。只有在听到“黄小烦”三个字的时候,这只小猫才会丝毫不为所动,情愿呼噜呼噜地歪在地毯上舔毛也绝对不靠近喻文州一步。

“你究竟有多讨厌我给你取的名字啊。”喻文州戳着它毛茸茸的小脑袋。

黄小烦被他戳得原地打了个滚,翻过身来一把抱住喻文州戳它得那根手指,用它细细的牙啃起来。

它力气不大,可是牙齿很尖,咬人还挺疼。喻文州弹了弹它的鼻尖把自己的手指抢救出来,揭开已经冷却到...

It's a cat 1

突发摸鱼应该不长,搞完大概CP也搞个小料

哎,觉得喵天超萌的……

我也是太久没有搞黄喻,连tag栏里都找不到这两个字了

=====================================================

喻文州在一个春夜捡到那只猫。

G市的春天潮湿极了,连续几天都雾蒙蒙的让人全身难受,洗的衣服晾不干,墙壁地面随手一摸就能摸到一层水。木门在这样的天气里有些膨胀,卡在门框里难以开关。喻文州转动着钥匙想,如果这种天气再持续几天,他说不定就会在某个早晨或者晚上被这扇门关在里面或者外面,导致没有办法去上班或者彻夜无家可归。

门卡得很紧,他不得不退了半步留出空间来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