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和(・ω・)哉

txt掉落请走企鹅群:345554242
敲门砖为我的ID/lofter名/微博名

如果的事 70

神之领域地图的某处山地尽头连接着一片浮空的巨石。这些巨石组成的云中阶梯由悬崖向外延伸着,距离悬崖最远也最大的一块石头横截面被设计成浪漫的心形。虽然策划并没给这个细小的设计取一个足够浪漫的名字,但因为它的造型确实过于浪漫非常适合拍结婚照,被玩家定名为“情人崖”。

索克萨尔把夜雨声烦带到了这里。

巨石组成的云中阶梯需要跳跃很多次才能到达情人崖上,在今天这个公会大战不会有人跑来拍照的日子,云中阶梯上只有那么三两个正在练习跳过去的玩家而已。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就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快速跳过——这种操作普通玩家可能还需要练练,对于喻文州和黄少天来说就只是调整一下行进和跳跃的节奏而已,完全不需要停下来确认跳跃点。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立刻又有人喊了起来。

“他俩跑过来干什么?练跳天梯?”

“人家不用练,嗖嗖嗖就过去了。”

“来拍结婚照?”

“那至少带个妹子吧。”

围观群众不断讨论着。然后,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了——情人崖上有烟花的光影效果升起,快速蹿升到半空炸开,被程序设定好的那些光斑像贴着天幕滑过,渐渐扩散,然后坠落到情人崖下的一片漆黑中。

情人崖,确实是个放烟花的好地方。

“队长怎么知道有这么好的地方?”黄少天问着,夜雨声烦已经开始放第二颗烟花。他还有十几个,以特效消失的速度,他们至少要在这里待半个小时左右才能把他的库存都消耗掉。

喻文州干脆让索克萨尔坐了下来,就从屏幕里看着天空中逐个升起又消散的烟花的影子。“刚刚开始神之领域的时候被人拖着参加过一次婚礼,来过一次。”否则这种没有任务又没有练级怪的地方,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来。

“有人过来了。”夜雨声烦转了一下视角,有几个玩家正沿着云中阶梯跳过来。

索克萨尔站了起来,卡着玩家们刚刚进入他攻击范围的时间,随便挥一个技能。

根本还没站稳的玩家立刻被推下悬崖。

“队长你今天太霸气了。”黄少天感叹,“这也算在他们明天骂你欺负普通玩家的份里面吗?搞不好等下就会被人刷世界,世界喊话有CD啊让公会的人帮你刷回来。我觉得大春人蛮好的你提这个要求他一定能够满足。”

喻文州打落了第一批的玩家,让索克萨尔坐回最合适的观景地点继续看烟花,“没有必要刷回去吧,我只是想跟你单独呆一会儿。”

黄少天转头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

空旷的训练室里,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像空旷的情人崖上一样。

夜雨声烦放出了不知第几颗烟花。

那些散落的光断断续续地包裹着浮在半空的情人崖,吸引了附近无数玩家的注意。

不停有玩家试图跳过来,于是不停有人被索克萨尔打下悬崖。没过多久,世界频道上果然刷起了消息,光明正大爆出他们的坐标。在刷到情人崖三个字的时候下面又跟着一片意义不明的嚎叫。

山崖边开始有人聚集。

“过去!过去截图!”有人喊起来。

“那边不好过去,谁会跳?”

“跳也没有用……”这次是妹子的声音,带点哭腔,“刚我老公帮我跳过去两次,还没到能截清楚的距离就被打下悬崖摔死了。”在那边的俩人里夜雨声烦虽然是近战,但索克萨尔是远程啊!虽然喻文州的手速在职业比赛上切别人略显苦逼,但是切玩家肯定一切一个准啊!

一大帮玩家在云中阶梯的尽头堆积起来,远远望着情人崖上那两个根本要看不见了的影子。

大神,给个面子好不好嘛……

“最后一个了。”黄少天说,夜雨声烦已经开始放出最后一颗烟花,“放完我们去睡吧。”

喻文州没有回答。

黄少天转头看着他像是在出神的侧脸,“队长?文州?”

直到那颗烟花的光影效果完全消失,喻文州才很留恋地慢慢把视线从屏幕上转开。

他说:“少天,我们结婚好不好?”

评论 ( 9 )
热度 ( 122 )